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夫妻交姦日记

时间:2017-12-07
林正浩今年二十九岁,和妻子李玲婷已经结婚五年了,两人是在日本留学期间认识的,大学一毕业两人便留在了日本,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
李玲婷就面貌来说算不上是天使,但也十分俏皮可爱,大大的眼睛、爽朗的短髮、卵圆的脸蛋、白皙的肌肤。身材谈不上是魔鬼,但也可圈可点,一米六三的个子,苗条的双腿、平坦的小腹,C罩的双峰。
按照日本许多家庭的传统,都是由丈夫在外工作,妻子留在家中务事,这小俩口也就入乡随俗了。日本社会的竞争压力也很大,林正浩刚毕业,在外打拼十分辛苦,好在他有着中国人勤劳的个性,几年下来也有小成绩。
除了自己的努力之外,林正浩还有幸认识了一位同乡,不仅同是来自中国,还是来自同一个城市,如此两人同在异乡打拼,自然分外亲切。这位老乡名叫杨彦,今年三十四岁,因为年长于林正浩,又先几年来到日本,所以对林正浩十分照顾。两人认识也六年了,感情很深厚,几乎无话不谈。
这日下午,两人在杨彦的家中喝酒聊天,喝到微醺时两人都有些兴奋了,杨彦摇了摇酒杯,对林正浩说道:「老弟呀,我一直把你当作我的挚友,虽然我年长了你几岁,而且某种程度上这种友情胜过了亲情。」
林正浩说道:「是啊,我一直就把你当作是自己的哥哥一样。」
杨彦微微笑了笑,说道:「是吧,那就是因为这份兄弟情,所以我想向你说个事。」
林正浩也笑了笑,好奇地问道:「是什么事呢?」
杨彦泯了一口酒:「你觉得我家淑惠怎么样?」
听见杨彦突然这么问,林正浩有些不好意思了,但在酒精的刺激下他还是直接回答了这个问题:「怎么样呀?不怕老哥见怪,我觉得嫂子真是个不错的女人呢!」看见杨彦脸上露出的微笑,林正浩继续说道:「不仅如此,对,应该这么说,如果玲婷是太阳的话,那么淑惠姐就是月亮。」酒精进一步刺激着林正浩,使他更进一步地形容起来:「不是说不好的意思,应该说是有种令男人疯狂的感觉。」酒精作用暂时消减了一些,林正浩挠挠头说道:「哎,你都让我说什么,让我评论嫂子,刚才失言了,老哥别见怪。」
杨彦看了看酒杯里的酒,又摇了摇酒杯,若有所思地说道:「老哥怎么会怪你呢,淑惠就是个能让男人勃起的女人,和结婚之前就被人这么说了。这么说的男人中有几个手不定应该和淑惠……不,应该说绝对有这个可能性。」
林正浩听到杨彦这么说,不禁怔了一下,连忙说道:「老哥,你有些喝醉了吧?」杨彦立马说道:「不!我没醉,这么点酒我是不会醉的。」说着又喝了一口酒:「能让我醉的只有性爱的快乐而已。」杨彦突然将手中的酒杯放在身前的茶几上,语气有些激动地说道:「老弟呀,你有经常盯着淑惠看吧?」同时还投去饱含深意的眼神。
林正浩更惊讶了,但发觉自己一时竟没法开口去否认,因为他确是会经常不由自主地将目光聚集到杨彦的妻子彭淑惠身上,而且此时他也陷入了回忆之中。
由于林正浩和杨彦亲密的关係,两个家庭也会经常在一起活动,上个週末四个人就一同去了滨海沙滩。因为彼此都很熟识了,再说都是受过优良高等教育的人,思想比较开放。
两位夫人都是穿上了比基尼,李玲婷穿的一套是以青绿色为主调,上面还有斑斓的彩色花纹,使她更显可爱。彭淑惠则穿的一套是以紫色为主调,上面有白色条纹,更彰显了她成熟的丰腴。两位丈夫平时工作劳累,所以此时只想躺在沙滩躺椅上晒着太阳。而为妻子的则常呆在家中,碰到这么好出来透气的机会,两人便下水嬉戏。
林正浩戴着墨镜,不用担心会被杨彦发现,双眼一直盯着性感逼人的淑惠,虽然时不时便会见面,但是能看到她穿比基尼的机会并不是特别多。大概是已经对自己妻子玲婷的清新可爱产生了审美疲劳,使得淑惠的成熟娴雅更加吸引他。
彭淑惠今年三十二岁了,虽然也没有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但同样算得上是一个有魅力的女人。明媚的双眼、盘起的髮髻、锥细的脸庞、同样白皙的肌肤,还有一米六七的身高,丰满的大腿、翘立的双臀和E罩的双乳。在比基尼的衬托下,这一切都让人血脉贲张,林正浩当然也不例外,要不是自己妻子呼喊打断了他的意淫,恐怕林正浩下面就快要涨爆了。
「真是的,两个人都开始喝啤酒了。难得有机会,一起下来玩嘛!」玲婷不满地对林正浩和杨彦抱怨道。
一旁的淑惠看见玲婷这般可爱的模样,笑了笑说道:「小婷,我们也休息一下吧!」玲婷撒娇地嘟起小嘴:「好吧,淑惠姐都这么说了。」
淑惠温柔的笑容依旧没有退去:「我再去买些喝的来。」玲婷也露出了爽朗的笑容:「我跟你一起去,淑惠姐。」
如果说玲婷的声音是轻灵中含一种迸发力,那么淑惠的声音则是温柔中透着一股穿透力。
林正浩从回忆中挣脱出来,用尽了几乎全身的力气说道:「怎么会……」
「真的吗?」杨彦笑着走了过去:「你的脑子里刚才在想着关于淑惠的什么事吧?」
再次被杨彦看穿心思,林正浩望着杨彦有些不知所措,发现他的目光看着自己下身,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因为刚才的回忆,小弟弟已经硬了起来,尴尬万分。
杨彦见状又立马说道:「我会成全你的。」
林正浩也赶忙说道:「老哥,你怎么了?冷静点呀!」
杨彦背过身去,看着窗外,说道:「老弟呀,我已经好几年没让淑惠高潮过了。不止如此,我对你嫂子已经没什么慾望了。老弟呀,你应该也差不多吧?」
没想到杨彦如此了解自己的状况,林正浩的心理防线完全被杨彦攻陷了,他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杨彦知道此时应该让林正浩静一静,于是便坐在他身旁,双目闭上,什么也不说。
一会后林正浩缓了过来,便说道:「唉,我生理上确实也是对玲婷产生了勃起障碍。」
杨彦睁开闭着的双眼,微笑着说道:「那不如你代替我满足淑惠,我就代替你满足玲婷吧!」
林正浩知道杨彦一开始就这么计划,所以他没有再感到惊讶,而是有些犹豫道:「可是……她们会愿意吗?」
杨彦似乎早有準备:「不用她们同意,将她们逼入那种状态就行了。」林正浩看见杨彦似乎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听他接着说道:「我们需要可以让我们振作的刺激,这也是为了她们。不用耍什么手段,只要告诉她们想要她们的身体就行了。那样就可以点燃她们慾望了,女人就是这样。」
林正浩被杨彦说得双颊发热,想了想杨彦的话,说道:「我不敢相信玲婷是那样的女人。」
「那玲婷还爱你吗?」杨彦立马接道。
「当然还爱着我。」林正浩自信地回答道。
「那好,那我就强姦她吧!」
林正浩又被惊了一下,杨彦不紧不慢地接着说:「放心吧,因为她还爱你,所以即使是被强暴了也不会说出去的。」
「可是……」
「你下面好像因为想像玲婷被人强姦而硬起来了。」杨彦得意的笑道。
林正浩歎了口气:「就按老哥你说的做吧!」
杨彦举起酒杯:「祝我们成功吧!」两人一饮而尽。
就在下一个星期二的下午,杨彦要去外地出趟小差,他没有提前告诉自己的妻子,而是先通知了林正浩,可以趁这个机会进行计划。杨彦先献出了自己的老婆,毕竟他是计划的提出者,为了打消林正浩的顾虑。已经打了六年的交道,相互都已经太过了解和信任,他也充份相信林正浩不会在得了便宜后就反悔。
林正浩接到通知后,便提前和玲婷说了一声,说自己晚上加班会回得很晚,然后按照计划在下班后去杨彦家。两家隔得并不太远,这段路林正浩也走过千百遍了,这次他却觉得这段路异常漫长,不过最终他还是到了。
走到门口,林正浩深呼吸了一下,按了按门铃,「来了!是正浩吧?」淑惠的声音飞入了林正浩的耳朵里,林正浩感觉自己身上已经在发热,他努力地不去多想,怕有了生理反应,打草惊蛇。
门开了,淑惠微笑着请他进来:「你先坐一会吧,彦哥他还没有回来。你喝点什么?我给你拿。」淑惠一副成熟少妇的居家打扮,上身紫色的小外套,里面是一件打底的黑色背心,胸口处露出了一点点的乳沟,下面穿着黑色的长裙,温婉动人。
「葡萄酒吧!」
淑惠笑着点了点头,拿了一个杯子放,又拿了一瓶酒,就如高档餐厅的服务员一样给林正浩倒了小半杯。大概是看他一个人喝酒,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真不好意思,明明是他邀请你的,却还让你等。」
「没关係,我们都很忙嘛!」
见林正浩丝毫都没有介意,淑惠付之一个迷人的微笑。突然电话铃声响了,淑惠愣了一下:「哎呀,稍微等一下。」便走去接听。林正浩看着淑惠的背影,翘起的双臀比玲婷要丰满许多,还有那腰上多出的一点点丰腴也恰到好处,已经开始了联翩的浮想,因为他知道那个电话是杨彦的一个行动冲锋号。同时林正浩的手机也振动了一下,他打开一看,果然是杨彦发来的:「开始吧,老弟。」
旁边的淑惠对电话说道:「我知道了……好……是的。」
林浩已经按捺不住了,他站了起来,正好淑惠也已经挂了电话,迎面向他走了过来,挺着高耸的胸部,虽然微微有点下垂,不过那个大小比玲婷高了两个级别。淑惠对他说道:「真不好意思,我家那位似乎今晚回不来了。」
「也就是说,无论今晚发生什么事,彦哥他都不会知道吧?」
淑惠被林正浩说得一愣,她当然不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事,这句话自然很唐突,虽然淑惠有些不明所以,但没有表露出来,仍就是微微笑了笑。
突然林正浩冲过去把淑惠合抱住,一旁的桌子都被撞着耸动了几下。淑惠被这一抱惊呆了,本应该不知所措的她,却不知怎么把手也向林正浩的腰上放了过去,脸也瞬间泛出了红韵:「正浩……今天不是愚人节吧,你不要恶作剧了。」断断续续的声音显得有些无力。
淑惠见林正浩并没有要鬆开双手的意思,她準备说:「住手。」可刚说出一个「住」字,她的嘴巴却被林正浩的嘴巴堵住了。她竟无法控制自己一般地张开了双唇,使得两人的舌头搅在了一起。
林正浩见此大喜,他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没想到这么容易,便将嘴和舌头都收了回来,两人的唾液连成了一条细丝,同时双手也搭在了淑惠的两肩上。
「恶作剧?我是认真的,我想在就要和你做爱!」
听见林正浩这么说,淑惠含情脉脉地看着林正浩,缓缓回应道:「和我?」
林正浩露出温柔的微笑,点了点。
「你不是有个既年轻又漂亮的妻子吗?」淑惠有些激动地问道。对于眼前这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她却想跟这个男人的妻子作个比较,并当面发出质问。
「可是现在我满脑子想的都是你!」
淑惠没想到林正浩的回答这么果断,她有些被感动了,或许其中夹杂着战胜一个比自己年轻女人的喜悦,淑惠的双眼竟有些湿润了,哽咽地说着:「即使是开玩笑……说出这样的话……」
淑惠的内心还在挣扎,自己在一个相貌堂堂的年轻人心中高过了他的妻子,并且这个年轻人如此主动地想自己示「爱」,这当然是一种极大的幸福。但是自己是有丈夫的,这个年轻人还是自己丈夫的晚辈挚友……
淑惠突然微微笑了笑:「知道了,我们一定是在做梦。」淑惠给自己找了一个荒谬的藉口,好让道德和肉欲的矛盾得以暂时的解开。
「梦?」这样林正浩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对……到了明天醒来就会消失的梦。」
虽然林正浩不懂淑惠在说什么,但他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急急拉着淑惠走到沙发旁,然后自己坐了下来,对淑惠说道:「帮我口交吧!」
因为刚才的感动,淑惠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用自己的一切去回报眼前的这个男人。淑惠帮林正浩脱光了下身,跪在地上认真地替他口交了起来,林正浩发出爽快的呻吟,暗自感歎淑惠的口技不错,看来没少给杨彦口交过。
淑惠口交了一会感觉林正浩的阳具越来越硬了,便吐了出来,舌头又舔了一圈后,用手轻轻地捏弄着龟头。淑惠看着勃起的阳具,心里已经痒痒的了,但她还是羞于向林正浩提出要求。
林正浩见淑惠停止了口交,并没有想到她已经想要了,看着跪在地上的淑惠胸前沉甸甸的乳房,他提出了更多的要求:「可以用你的乳房来做吗?」
淑惠抬起头看着林正浩期待的双眼,她有些犹豫,因为连杨彦都没有被她这么服务过,可是这一刻淑惠要回报林正浩的想法战胜了一切,她「嗯」了一声便直起身来,脱掉了上衣,里面穿的是一件黑色蕾丝胸罩。除去胸罩,丰满的双乳被释放了出来。淑惠端起双乳夹住林正浩的阳具,开始了卖力的乳交。
林正浩看这一双梦寐以求的乳房,现在正为自己的小弟弟服务着,其中的快感难以形容。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淑惠的完全暴露的双峰,没想到淑惠的乳晕比玲婷大了这么多,一对小小的乳头已经因刺激而勃起了。
淑惠的卖力让林正浩也有些感动了:「玲婷从来没有为我这样做过。」淑惠听到这句停了下来,竟像个小女生一样有些翘气地说道:「所以才找我做吗?」
林正浩立马意识到刚才失言了,便补救道:「玲婷她不太懂性爱,就像青涩的果子一样,所以我被你吸引住了,尤其是你的身材,比她好太多。」
听到林正浩再次讚美自己甚于他的妻子,感动氾滥了开来,她立马又埋头苦干起来。淑惠因乳房受到的刺激越来越激烈,快感也越来越强,『明明是梦境,为什么这么真实?』淑惠心里暗自想道。
淑惠的动作越来越快,林正浩终于到极限了:「我要射了!」淑惠用嘴迎了上去,将龟头含在嘴里,林正浩的精液全部射在淑惠的嘴里。淑惠把嘴移了开,并没有把精液吐出来,而是张开嘴让林正浩看到她嘴里的精液,接着一口吞了下去,「比彦哥的还要黏稠,都粘在喉咙上了,溢出来了会髒地板的。」为了讨好林正浩,比他还要大几岁的淑惠竟像个小女孩似地向他嬉笑着。
林正浩见淑惠竟吞下了他的精液,也有些感动氾滥了,在这样的刺激下,林正浩很快又勃起了。他知道一直都是淑惠替他服务,也该让淑惠体会到真正快感了:「来吧,我要真正意义上的和你做一场爱。」
「在这里吗?」见林正浩没有要去房里的意思,淑惠便问道。
「嗯。小惠,赶紧脱掉你的裙子吧!」
「小惠」这样的称呼,又让淑惠高兴了一下,似乎自己又回到了思春的少女时代。淑惠拿了一个安全套给林正浩,接着拉下裙链、褪下长裙、拉下黑色蕾丝内裤,露出了茂盛的阴毛。看着淑惠这一些列动作,林正浩的阳具更大更硬了,「上来吧!」林正浩示意淑媛面对面坐到自己身上来。
淑惠先是站了上去,然后缓缓坐下来,手扶着林正浩的阳具放在自己的阴唇前,对準了位置,又将双手搂住林正浩的脖颈,进一步坐了下来。淑惠的阴道内已经满是淫水了,阳具顺利地整根没入,淑惠发出了一声销魂的呻吟。
林正浩感到淑惠的身体有微微的抽动,也用双手将她合抱住,压向自己的胸前,一双丰满的乳房紧紧的贴在上面,林正浩感觉舒服极了,甚至超过了阳具处带来的快感。
「不要动,小惠。」
「不要……」淑惠已经不自觉的动了起来。
「想动吧?那就动吧,没想到你是这么淫蕩的女人呀!」
「这是梦……因为是梦……所以我……」淑惠在快感的冲击下似乎有点胡言乱语了。
「如果是梦的话就不用害羞是吧?可以淫蕩地扭动了?」林正浩似乎有点明白淑惠之前的这些话了。
「啊……正浩的肉棒和彦哥的肉棒不一样,因为是新的,所以我的腰才动起来……因为是新的性爱,所以屁股才扭起来的。」
林正浩感觉到淑惠快要高潮了,于是将她往下压,好让自己更好的发力,同时他张开嘴咬在了淑惠的脖颈上,淑惠更加销魂的呻吟起来,随着一声有气无力的叫喊:「不可以做烙印……梦会醒不了的。」淑惠达到了高潮。
因为高潮的冲击,淑惠有些失去了意识,林正浩把她抱到了床上,在淑惠的额前吻了一下:「我要回去了。」淑惠点了点头,毕竟这个男人的妻子在家等着他。
林正浩见淑惠竟吞下了他的精液,也有些感动氾滥了,在这样的刺激下,林正浩很快又勃起了。他知道一直都是淑惠替他服务,也该让淑惠体会到真正快感了:「来吧,我要真正意义上的和你做一场爱。」
「在这里吗?」见林正浩没有要去房里的意思,淑惠便问道。
「嗯。小惠,赶紧脱掉你的裙子吧!」
「小惠」这样的称呼,又让淑惠高兴了一下,似乎自己又回到了思春的少女时代。淑惠拿了一个安全套给林正浩,接着拉下裙链、褪下长裙、拉下黑色蕾丝内裤,露出了茂盛的阴毛。看着淑惠这一些列动作,林正浩的阳具更大更硬了,「上来吧!」林正浩示意淑媛面对面坐到自己身上来。
淑惠先是站了上去,然后缓缓坐下来,手扶着林正浩的阳具放在自己的阴唇前,对準了位置,又将双手搂住林正浩的脖颈,进一步坐了下来。淑惠的阴道内已经满是淫水了,阳具顺利地整根没入,淑惠发出了一声销魂的呻吟。
林正浩感到淑惠的身体有微微的抽动,也用双手将她合抱住,压向自己的胸前,一双丰满的乳房紧紧的贴在上面,林正浩感觉舒服极了,甚至超过了阳具处带来的快感。
「不要动,小惠。」
「不要……」淑惠已经不自觉的动了起来。
「想动吧?那就动吧,没想到你是这么淫蕩的女人呀!」
「这是梦……因为是梦……所以我……」淑惠在快感的冲击下似乎有点胡言乱语了。
「如果是梦的话就不用害羞是吧?可以淫蕩地扭动了?」林正浩似乎有点明白淑惠之前的这些话了。
「啊……正浩的肉棒和彦哥的肉棒不一样,因为是新的,所以我的腰才动起来……因为是新的性爱,所以屁股才扭起来的。」
林正浩感觉到淑惠快要高潮了,于是将她往下压,好让自己更好的发力,同时他张开嘴咬在了淑惠的脖颈上,淑惠更加销魂的呻吟起来,随着一声有气无力的叫喊:「不可以做烙印……梦会醒不了的。」淑惠达到了高潮。
因为高潮的冲击,淑惠有些失去了意识,林正浩把她抱到了床上,在淑惠的额前吻了一下:「我要回去了。」淑惠点了点头,毕竟这个男人的妻子在家等着他。
林正浩在路上给杨彦发去了短信:「老哥,我成功了,祝你好运哟!」杨彦很快回覆了他:「哈哈,淑惠以后就交给你了。老哥,我会努力耕耘你们家玲婷的。」
回到家才是九点,玲婷还在等着他,见林正浩回来后赶紧问他吃饭了,是不是很辛苦?林正浩十分心虚地应付了妻子的关心。
晚上睡觉的时候,林正浩躺在床上久久难以入睡,他一想到刚才跟淑惠发生的一切,就油然而生出对一旁妻子的歉意。可是当他看到睡在一旁背对着自己的玲婷,又想到多少次他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挑逗玲婷,可是玲婷的反应都极其冷淡,自己只好悻悻睡去。『我这也是为了她好,很快她就能体会到杨彦给她带来的性爱的快乐。』想到这里,林正浩终于安心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林正浩有些恍惚,注意力总是难以集中,脑子里满是昨天和淑惠翻云覆雨的画面,想着想着下面就硬了。『这样下去可不行,工作会搞砸的。』于是林正浩下了一个决定。有了这个决定的支撑,他坚持了一个上午后给公司请了假。
林正浩中午随便吃了一点,并没有回家休息,而是径直奔杨彦家而去。淑惠看门看到是林正浩,心里有些惊讶,没想到林正浩会这个时候上门来,并且因为昨天的疯狂,淑惠在时候多少会有些羞耻感,但淑惠还是让林正浩进门来了。
淑惠今天穿着淡蓝色的T恤,米色的半长裙,看起来很温柔。林正浩进了门后,淑惠不知所措的坐在沙发上不发一语,目光也逃避着林正浩。
「你知道吗?我今天早上眼前闪现的都是你的身影,所以我才请假来的。」
「可是……昨天只是梦,现在天亮了,梦该醒了。」因为林正浩的话,淑惠脸上泛起了红韵。
「可是也有白日梦这么个说法呀!」林正浩激动地喊了起来。
「白日梦?」淑惠似乎被林正浩这么个巧妙的说法给打动了,终于向林正浩看了过去,陡然发现他下面撑起了小帐篷,双眼露出惊讶的神色,眼睛一时竟无法移开了。
林正浩察觉到了这点,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解开裤腰带,连同内裤一起脱了下来,阳具雄赳赳气昂昂的立在那里。淑惠仍旧没有移开目光,林正浩走了过去,将坐在沙发上的淑惠拉起并抱着强吻起来。一开始淑惠还紧闭嘴巴,故作挣扎地扭动着,发出「嗯……嗯……」声音,但很快嘴唇就失陷了,和林正浩纵情地舌吻了起来。
林正浩知道彭淑惠已经动性了,便将她的外衣拉起,试图脱掉,淑惠没有阻拦而是配合地抬起了双手,林正浩更是大喜,又解除了淑惠胸前紫色蕾丝胸罩:「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对乳房。」淑惠害羞得没有说话。
林正浩顺着淑惠的颈部吻到锁骨,又从锁骨吻到胸前,当他的舌头触到淑惠小小的乳头时,淑惠发出了销魂的呻吟。林正浩的手也没闲着,脱下了淑惠的裙子,里面是和内衣配套的蕾丝内裤。林正浩没有急于脱下淑惠的内裤,而是继续舔着淑惠的乳头,一直手玩弄着另一只乳房,另一只手则抚摸淑惠的大腿,阳具也顶着淑惠微有丰腴的小腹。
淑惠的慾望已经熊熊燃起了,哪里能经得起林正浩百般的挑逗,却久久不进入正戏。
「正浩……我……我要……」
「你要什么?」
「我……我……」
「你说出来我就给你。」
「你……好……好过份……」
林正浩没有说话,而是将抚摸淑惠大腿的那只手移向了她的阴部搓揉起来。
「我……我……我要你干我……干杨彦的老婆,彭淑惠!」
这句话深深地刺激了林正浩:「没错,我就是要搞彦哥的老婆,我的淑惠嫂子。」说着便抱起了淑惠,走向淑惠和杨彦的卧室,一把将淑惠扔到床上,扯下她的内裤,从他们窗前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安全套来给自己戴上,对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淑惠说道:「我们来背入式吧!」
淑惠轻轻「嗯」了一声,便转过身来,翘起屁股爬在床上。林正浩将淑惠拉到床沿边,双手扶着淑惠的臀部,将自己挺立的阳具顶进了淑惠的阴道里。因为刚才的前戏,阴道里已经有很多水了,「啊……」淑惠又是一声呻吟。
林正浩用九浅一深的频率和淑惠交合着,淑惠没有生过孩子,小穴还很紧,而且林正浩感觉里面肉乎乎的,插起来很爽。
淑惠一直呻吟着,当林正浩感觉这叫声越来越凌乱,并且身体有轻微抽搐的时候,知道淑惠的高潮快来了,而且感觉到自己的极限也将接近,于是猛烈地冲刺了起来,最后淑惠「啊……」的一声,两人同时达到了高潮。
林正浩射精后顺势趴在了床上,一直手将淑惠搂着,淑惠也抱着林正浩。大概是因为早上艰难的工作使得林正浩有些累了,再加上刚才酣畅淋漓的做爱,林正浩爬在床上睡着了。
当他起来的时候,发现淑惠已经不在身边了。林正浩走出卧室,看到淑惠原来在厨房里(杨彦家是开放式的厨房)。淑惠听到了林正浩的脚步,回头看了看他,发现他仍裸着:「哎呀,你怎么还不把衣服穿上呀?讨厌死了,快去把衣服穿上。我给你泡了点人参茶,补血益气的。」
林正浩没有回去穿衣服,而是走过去从后面将淑惠抱住,捏揉着她的乳房:「怕什么,这才四点,彦哥他是不会这么早回来的。」淑惠感觉到林正浩的阳具又硬了起来,顶在自己的屁股上,又惊又喜:「你……你怎么又硬了?」
林正浩没有回答她,而是把淑惠拉到餐桌旁并将她摁在上面,脱下裙子里的内裤,将阳具插了进去。淑惠一边扭动着屁股一边喊道:「啊……你干什么?怎么能不戴套就插进来……」林正浩仍不理会她,只是奋力地抽插着。
就这样林正浩和淑惠又做了一次,因为没有戴套,所以林正浩将精液射到了淑惠的裙子上,淑惠又是故作生气地抱怨了一下,但林正浩反而觉得她这假生气的样子更迷人。
林正浩喝了一杯淑惠泡的人参茶便回家去了,一路上想着:『我都干了嫂子三次了,怎么彦哥他还一点没动静?』想到这里不禁得意起来。可是他并没有得意多久,当他打开自家门的时候,发现地上多出了一双男人的鞋,林正浩当然认得出,那是杨彦的鞋子。
林正浩有些生气,杨彦怎么能都不通知自己一声呢,想着便翻开手机,看到了两个未接来电,是玲婷打来的,还有两个短信,是杨彦发来的。一条上说:「我準备动手了,就在今天下午。」另一条说:「你怎么不回信,那我只好擅自动手了,现在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看了看时间都是三点钟左右发来的,难怪自己没接到,那时候正和淑惠翻云覆雨呢,自己还怪上了杨彦,真不应该。
原来这天下午,杨彦也提早完成了工作,便想着这是个好机会,给林正浩发去短信。谁知道林正浩没有回覆,杨彦已经知道淑惠和林正浩做了,自己也就顾不了这么多了。于是买了一把鲜花,往林正浩家里去。
「叮咚」杨彦按了下门铃。
「是谁?」毕竟这个时候一般不会有人拜访。
「玲婷,是我呀。」
不一会玲婷开了门,笑吟吟地对着杨彦说:「大哥,你怎么来了?」
「正浩叫我晚上来你们家吃饭,听说你最近在学做饭。我工作提前完了,就提前来着坐坐,免得再跑回家一趟,挺麻烦。」说着将说中的鲜花递给玲婷,「送给你的。」
玲婷拿过鲜花闻了闻:「哇,好香。大哥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插花。」
杨彦笑了笑:「我就是知道呀!」
两人已经来到了客厅,玲婷看了看时间才三点:「大哥,这才三点,离吃饭还有一会,你喝点什么吗,我给你拿,家里还有些小点心。」
「点心随便,给我拿点红酒吧。」
「好的。」玲婷给杨彦倒了杯红酒,便拿了杨彦送给她花去插瓶了。杨彦一个人自斟自酌,看着玲婷的背影。玲婷穿着淡墨绿色的T恤,T恤有些紧身,纤细的腰暴漏无疑。下身是白色的短裙搭在嫩嫩的屁股上。杨彦看着看着已经有了反应,突然玲婷一回头,杨彦吓了一跳,条件反射似地拿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以做掩饰。
看见杨彦一个人在那喝,玲婷有些不好意思了,对他说道:「我去给正浩打个电话,让他今天早点回。」
「不用,不用,我等等没关係的。」杨彦本能地阻拦道,但其实想想,如果林正浩知道自己这么在来到他家,应该能洞明自己的用意。
玲婷连打了两个电话,都没打通:「哎呀,他不接电话,烦死了。」
「没事,我们都忙人,可能在开会吧。」
看到杨彦这么善解人意,玲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道:「让大哥一个人在这里喝酒,真不好意思。」
「玲婷呀,你会喝酒的吧,来陪大哥喝一点怎么呀。」
「我……只能喝一点。」玲婷由于了一下,「好吧……那我就陪大哥喝一点吧。」杨彦听到这句话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杨彦一边恭维着玲婷,说什么「她年轻,有活力,很可爱,不像淑惠就是个主妇,没情趣」之类的话,一边给她的灌酒,玲婷受了称讚也不好意思拒绝,而且越喝越有感觉,几杯下肚以后,玲婷已经有些晕乎乎地兴奋感了,也恭维起杨彦来,说什么「他成熟,稳重,体贴人,不像正浩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杨彦知道玲婷已经喝醉了,便要展开攻势。
「玲婷呀,有句话我做大哥的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我和正浩都把你当做自己亲人一样,有什么不能说的,大哥直管说。」
「听说,你和正浩的性生活不太和谐。」
因为喝酒,脸上已经是通红了,所以此刻泛起的红韵没有显示出来,玲婷心理想着:『老公真是的,这也跟人说。』可是当杨彦问及性事的时候,她却有一种莫名的快感,所以没拒绝这个话题:「哎,可能是他工作太累了吧。」
「据我所知,是因为你太冷淡了吧,你们结婚多少年了,做爱还要关灯吗?」
「不……不是啦,我总觉女人做爱太主动,就太淫蕩了,我怕正浩觉得我淫蕩就要我了。」玲婷仍低头玩着手中的酒杯。
「你这样的观念是不对的,把自己的给禁锢住了。因为你这样想,正浩得不到性爱的观感,他更有可能出轨,而你自己也有需求,这样不难受吗?」
「可是……」玲婷觉得杨彦说的有道理,想想每次看到正浩回来都很疲惫的样子,有时正浩要的时候,总是草草了事,然后一声不响地睡过去,「我该……怎么办,一时半会……真改不过来呀。」
「所以你需要一个有经验的人教导你。」
玲婷抬头看着杨彦,她知道杨彦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可是压抑已久的未能被满足的慾望,在酒精的作用下完全佔据了主导地位。
「可是……」
「没有可是……你不想让正浩去找别的女人吧。」说着杨彦一把拉起玲婷向卧室走去,玲婷没有抵抗,只是低着头,像是个即将要把贞操交给自己初恋的处女。
杨彦让玲婷坐在床沿边上,脱掉裙子,下面之穿着白色小可爱内裤,「这双腿果然比淑惠的好看多了。」玲婷仍就是低着头,但心里美滋滋的。
杨彦坐到了玲婷的身边,一只手搭在肩膀上,一只手伸进了玲婷的内裤里搓揉。玲婷「啊」了一声,但没有阻拦,只是把自己的一种手处于防御本能地握着杨彦那只伸进内裤的手。
毕竟是三十多岁的男人,杨彦的手技很不错,没一会玲婷就有些快感的呻吟起来了,但是嘴里还是说道:「啊……不要……求求你了……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做……已经……」
杨彦拿出了手,将手上玲婷分泌出的爱液展示给玲婷看:「玲婷你分泌爱液已经沾到我手指上了。」说罢将指头放到玲婷嘴边,玲婷不由自主的吸吮了起来。
带玲婷吸吮乾净后,杨彦站了起来,走到玲婷的面前,玲婷不解地看着他。接着杨彦解开了自己的裤口拉炼,将阳具释放了出来:「来吧,这次不是吸吮手 指,而是我的肉棒。」
玲婷看到杨彦雄起的粗壮肉棒很惊讶,但大概是由于酒精的作用有些消退了,玲婷低下头地说道:「我……做不到。」
杨彦冷冷地说道:「『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做』。」
这句话让玲婷想起了刚才,杨彦搓揉自己阴部时所产生的快感让自己很舒服,但是仍很犹豫:「……但是,这样的。」
杨彦嘲笑道:「玲婷,我感觉,其实你是很期待的呀。对,期待被我干。」
听到杨彦这么说,玲婷有些激动地喊道:「怎么可能,我才没有想!」
杨彦大笑道:「但是你的子宫腺体大量分泌着某些东西哟!」听到杨彦这么凌辱自己,玲婷将双手紧紧握在一起,露出不屑的神色。 
「想说我是很淫蕩,是吧?」杨彦见状说道,「但是下面都已经湿透了,你就不淫蕩吗?」
这句话深深刺动了玲婷,一时想不出什么词来辩驳。这是杨彦走了过去,强行将玲婷的头摁下向自己的下体。玲婷闭上了眼睛,但口却张了开,将杨彦的阳 具吸吮了起来。
杨彦双手扶着玲婷的头,做着活塞运动,开心的大笑道:「太弱了,太弱了,这抵抗太弱了。舌头都已经缠着我的肉棒了。正浩看到了会怎么想呀,哈哈哈。」
玲婷听到这话,摇晃了两下脑袋,但是仍无法挣脱,『要是让正浩看到了会怎么办。』想着这句话,同时有想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玲婷流下了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