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四章 发兵云阳

时间:2017-12-07
转瞬之间,一道粉色魅影转入厅下,那句酥媚的话语还在殿内迴荡。
  叶天龙转至祭坛法椅上坐下,望了一眼殿下之人。但见来人一袭精短的衣衫,既有劲装轻灵便宜之干练,又不乏精緻点缀的风情霓裳之妩媚,此般着装,既大胆显露婀娜妖冶的身姿,又摆明了是要活动一番。
  再看她一副相貌,虽不能称其为天香国色,却也娇艳妖媚,一副杏眼桃腮、流波玉颜,黛眉红唇泛着几缕桃花,任谁看了都不禁心神蕩漾。
  「哈哈,真没想到你竟也潜回帝都了。」叶天龙抬起一脚架在法椅扶手上,傲慢道。
  「咯咯……闻名果然不如见面,方才一番雄姿英发的气势着实令人歎为观止,更让人想不到堂堂的神殿圣女大祭司竟然也被你收拾的服服贴贴,想这神殿竟也是如此淫秽之地,看来本娘子选择在此了结你的性命也就顺理成章了,哈哈……」此女花枝乱颤地盈盈娇笑,一出声便连整个空气中都是一股淫靡气息,儘管话说得如此之狠,却丝毫感觉不到杀气。
  叶天龙心里也不禁微微一蕩,然而迅速凝神倒也没有落入对方的圈套,眼中大放精光道:「公孙三娘,想你公孙世家本为无争于世的大家,到了你们姐妹手里却弄成现在这幅模样,归根结底还是你的野心慾望使然,我本与你并无深仇,谁料想你竟然派人暗算于我,只可惜她们都还嫩了些,载了,而今,你竟然也胆大妄为,我的人正在南边追查你的下落,你却来帝都自投罗网,我可是想不收都不行了。」
  方纔在与左兰心合欢之际,叶天龙就已经运用「心灵之眼」和「观心术」将神殿里外查探了遍,在发现躲藏在穹顶斗拱之处的女人时,「观心术」通过她的内心活动,判断出了她就是目前正被玉珠、辛西雅和鲁图先在南方追查的公孙三娘,这也令他放心大胆地享受左兰心这个圣女大祭司的香泽,同时也想看看她到底耍什么花样。
  「咯咯……,何必如此认真呢!」公孙三娘依旧放浪地媚笑起来,声音蚀骨,空气似乎抖动了一下,一股奇异的香味幽幽票散开来,与此同时,空间也似乎被什么东西挠到了痒痒处,微微波浪般扭动着。
  「你还想使销魂蚀神功啊,我看还是省省吧!」叶天龙神色一凝,轻喝了一声。
  「她们两个不争气,今天让你尝尝正宗的销魂蚀神功加幻神酥骨散的威力!」公孙三娘声调依旧那般冶艳,估计一般人闻之酥痒,动弹不得。
  「柔情缚身,黯然化骨!」又是一声,只见公孙三娘不似先前刺杀叶天龙实施此法的香玫那样,利用气机锁住叶天龙的心神,而是突然双手上举,如兰似藕的柔夷在头顶缓慢地婉转,顿时空气便如波动的水流般泛起一圈圈的涟漪,向整个神殿蔓延。
  叶天龙一滞,他没想到如此时刻,这女人竟然还有心思为自己献上一曲媚舞,然而,转瞬之间,心神流转守住了神魄,他知道这才是公孙三娘真正高潮的销魂蚀神功了,当然,前面就已经飘香的气息应该就是她所谓的什么幻神酥骨散了,不过好在从一开始他就凝神静气,暗暗防护着。
  本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要施展到何种程度,然而进来这么久,想必在外面等候的于凤舞等人都已经焦急了,于是叶天龙紧盯着公孙三娘,喊了一声,「制住她,我没兴趣再欣赏她糟糕的舞姿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黑一白两道光影一闪而过,瞬时之间一道剑芒已至公孙三娘后颈两尺之处,来势之迅猛气吞天下,庞大的剑气大有将她完全罩于其下的态势,而与此同时,右侧一只银光闪闪的标枪也闪出半支枪头,爆裂的电芒带着「嗤嗤」的破空之声直奔她的右侧颈动脉,眼看着转瞬即到,即使她侥倖能够躲过一枪,却无论如何躲不过背后一剑,然而,就在叶天龙不忍目睹血迸肉绽而略一转睛之际,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公孙三娘舞动的双臂并未停顿半分,依旧如先前那般连贯流畅,只是当背后的剑芒与右侧的枪尖在近至身体三寸之时,突然从她双手之间流下一层光幕,看似薄薄的一层却生生将两柄凌厉的兵器隔绝在外,而随着她静下来的双手一抚,劲道十足的女神标枪与暗黑一族少女之剑竟然被弹了出去。
  此时,一身劲装的黑暗一族少女玉珠与女神战士头领辛西雅才在一丈之外现出身来。
  刚刚立定,二人便又对望一眼,飞身而起扑向还在舞动的公孙三娘,而此时空气中已经传来一种鬼魅的气息,空间的扭动也愈发厉害。
  玉珠仗剑瞬间一连斩出十八剑,剑剑劈空电闪,落在公孙三娘那层薄薄如轻纱的光幕之上,只是辟啪作响,爆裂的光电与炸响此起彼伏,而光幕之中的人却毫髮无损,甚至连防守的动作都未作一下。而光影翻飞,无数飞电标枪的利影在公孙三娘週身碰撞出持续炸响之后,最终竟也无果而返。
  两番攻击竟如石沉大海,很显然玉珠与辛西雅二人有些差异,从她们出道至今,又经历了千难万险,还未遇到今天这样的局面。就算是对阵王师、风月真君等人,她们的攻击也不可谓不凌厉,对方也要好生应付。今天这个公孙三娘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週身犹如一个坚实的结界般,再凌厉的攻击都石沉大海,无果而终。
  「九煞幻形,暗魂破……」
  「住口!」叶天龙大喝一声。
  久攻不下,玉珠已有些心急,既然方才公孙三娘说过她使用的依然是销魂蚀神功,虽然和上次有些不同,但是她还未完全展开之时利用曾经破解了它的上古奇术,说不定能够改变这种局面,蛋没想到自己刚喊出口,便被叶天龙打断了。
  「陛下……」玉珠望着叶天龙喊了一句,但被叶天龙「退开一边,让我来处理」的眼神制止住了。
  望着已经嗡嗡作响的神殿内所有活动摆件,叶天龙凝望着扭曲抖动的空间,长啸一声,顿时,神殿剧烈地摇晃起来,要不是用功稳住身形,玉珠与辛西雅都有些站立不稳了。而此刻已经闭上双眼,越来越快速舞动的公孙三娘似乎被这一声龙啸惊醒一般,猛的一张双目,不由地透出丝丝的震惊来。
  「天魔圣剑!」
  不等公孙三娘惊愕兼带恐惧的神情收回,叶天龙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已经发出,而一如昨天下午在花园中的姿势,他挺立当场,双手向天,一柄身体而发的黑色巨剑带着红色炽焰和黑色剑气沖天而起,极速升腾膨胀的暗黑气流伴着粗壮的闪电炸雷,横扫週遭一切,扭曲抖动的空间霎时停止,奇异的香味一扫而光,劲缕罡风呼啸而过,犹如世界末日一般,瞬间形成的场景着实骇人。
  「王道之极,唯我天龙至尊兮!」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叶天龙又是一声沉喝。倏忽间,一道光芒万丈的极百之光急不可耐的沖天而起,所到之处,暗黑的气焰迅速灭殆,转瞬之间透破神殿而出的白光已经普照四方,马上一股祥和的气息票散开来,犹如众神降临一般。
  这一瞬间,艾司尼亚的民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对他们而言,只是极短的时间内经历了乌云笼罩的末日之惶,已经祥光普照的静逸安详,众人在几天之后还在谈论,为何短短两天之内会出现如此怪异天象,难道真的是众天神莅临皇帝陛下的新年祭吗?
  风平浪静,神殿当中犹如经过洗礼一般,空气散发着一派和煦的气息。飞沙走石,海浪惊涛过后的神殿笼罩在如斯氛围当中,是那样宁静而安详。
  一切都似初进神殿一般,一排排精美的大型银灯,一尊尊活灵活现的诸神雕像,包括在祭坛最顶端跃动的圣火……除了神殿中央一位俯卧的女人之外,这里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叶天龙早已跃立在祭台之上,双目炯炯斜睨着神殿内的一切,要不是他一身华丽袍服昭示着他就是法斯特的皇帝,从神殿大厅望去,俨然与高大的战神雕像遥相呼应,只是当下对于这个男人而言,身上少了战神那股戾气,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身上犹如散发光芒的王道威严和一种不可抗拒的柔和张力。
  晕倒在祭台之上的左兰心已经悠悠转醒,星眼朦胧中见一天神般的男人伫立在旁边,好半天才看清是叶天龙,不禁嘤咛一声,唤了一句:「主人!」
  随着这句话在大殿响起,伫立在公孙三娘两侧的玉珠和辛西雅才似反应过来,一齐上前向叶天龙行礼道,「陛下,我们回来了。」
  叶天龙脸色骤变,立马不像方纔那个霸道王道之人,一脸笑嘻嘻地走上前来,左右一拥,搂着两位分别有时的美人纤腰,分别重重地吻了她们的小嘴,然后才意犹未尽地哈哈大笑道:「我的两位小亲亲可回来了,真让我想的好苦啊!」
  玉珠和辛西雅看了一眼全身赤裸的左兰心,娇羞地忸怩起来,而左兰心则赶紧拾起一旁散落的圣袍,默默地穿戴整齐。
  「陛下,她怎么办?」一阵花枝乱颤之后,玉珠一指俯卧地上的公孙三娘道。
  「带她回去,让我们的国务秘书好好调教吧!」叶天龙瞥了一眼好似晕倒的公孙三娘,眼神中掠过一丝複杂的神色回道。
  话音刚落,辛西雅和玉珠便从地上提起软作一团的公孙三娘,等候叶天龙进一步吩咐。
  「你还不走?」叶天龙扭头对面若桃花却夹带着惶恐的左兰心冷哼一句。
  大门开启,当叶天龙与圣女大祭司身边又多了三人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大家都不禁纷纷议论,大概是在猜测这是否与刚才那石破天惊的怪异天像有关。
  于凤舞等人早已从休息的屋宇出来,方纔那番惊天动地,她们自然清楚发生了什么,正在强掩担心的神态期待叶天龙出来,如今见到心爱的人安然无恙,并且看到跟在他身边的玉珠和辛西雅合托着一个女人,她们才彻底放下焦急的心情。
  没有再做停留,叶天龙一行便按计划摆驾回宫。
  一路上,自然是众女七嘴八舌询问在神殿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叶天龙并吧亲自回答,而是把目光投向了刚刚回归后宫大部队的玉珠和辛西雅,想必她们对于整件事情有着比他更详尽的了解。
  原来,当初鲁图先、玉珠和辛西雅三人留在南方负责肃清公孙世家势力的任务,起初进展都是十分顺利,鲁图先先利用天龙密谍基本将盘踞南方的公孙世家势力肃清,而一直却不见隐藏着的现任家主公孙三娘的蹤影。因为鲁图先还要继续带领天龙密谍在南方站稳脚跟,于是,具体追蹤公孙三娘的任务就落在了玉珠与辛西雅身上。
  不想这个公孙三娘倒也是个厉害角色,几次三番都躲过了玉珠和辛西雅的追拿。而接到叶天龙的使者通知她们回帝都的消息之时,刚好她们确切掌握了公孙三娘的行蹤。机会难得,所以她们并没有马上动身回艾司尼亚,心想待将这个胆敢派人刺杀叶天龙的贼婆娘抓住,一同押往帝都。
  起初,公孙三娘似乎故意逗二人玩一般,老是在南方诸州郡之间兜圈子。但在半个月前,竟突然失去她的蹤迹,在迅速查探无果之后,遍布南方各地的天龙密谍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汇报过来的情况显示,公孙三娘竟然直奔艾司尼亚而来。
  二人顿觉不妙,一定是这个贼婆娘想孤注一掷,打算甩开二人之后潜回帝都对叶天龙下手。于是,根据沿途天龙密谍的密报,一路循蹤追查至艾司尼亚。结果,今天凌晨她们才回到艾司尼亚,本想进宫相见,然而一打听今日白天叶天龙的活动,她们便判断出公孙三娘一定会在这个时间段内下手。
  于是,从无忧宫出来,玉珠和辛西雅就在暗中沿途保护。一直到了神殿也不见公孙三娘动手,她们便判定她一定想在神殿内伏击叶天龙,于是紧赶慢赶,终于在叶天龙进入神殿之前也隐藏在神殿暗处。果然发现公孙三娘早就藏匿其间,她们本想随即展开活动,但是恰巧叶天龙进入神殿之后暗暗告诉她们不要轻举妄动,结果随后才发生了神殿当中那一幕。
  听到玉珠说起叶天龙跟左兰心那一段,倩公主噘起小嘴说道:「玉珠,我要是你,当场就动手了!这家伙是想在神殿当中寻找刺激,那种情况还想那些!」
  一句话,惹得车中众女娇笑起来,不过于凤舞脸上还是闪过一丝不豫之色。
  回到无忧宫,众女聚在一起进行一些简单安排的新年活动,而倩公主与龙灵儿这两个不安分的家伙,自然是缠着玉珠和辛西雅询问一些南方的有趣见闻。于凤舞则要代表后宫,接受帝都各级官员的新年福庆,国务秘书月如和晨月则会同值班大臣处理政务。至于那个公孙三娘,叶天龙也抽空将她移交给月如,从此可以想见,这个曾经调教多少少女媚术的女人,也将体味被别人调教成为牝奴的悲惨滋味。
  作为皇帝,他今天跟于凤舞一样,也得接受许多官员的年敬和祝福。对叶天龙来说,这样的琐事进行了整整一个下午,要不是看在那些官员孝敬的贵重礼品的面子上,他可真不愿意跟这些人多说一句话。
  傍晚时分,艾司尼亚整个都被灯火装点起来,灿若白昼的不落之城处处灯火阑珊,已经有人开始燃放烟火,一时间此起彼伏,盛大隆重之势空前。
  漂亮的国务秘书已经两次差人来催,在艾司尼亚广场举行的七大歌舞名家联袂演出準备就绪,就等英武的皇帝陛下携众位美人出席了。叶天龙正在两位女神战士的伺候下沐浴更衣,而于凤舞众女则纷纷拿出华丽冠服,正式以后宫之仪出席晚会。
  晚间八时,当叶天龙在众美女与禁军的拱卫之下,缓缓步入预定席区,艾司尼亚广场黑压压的人群沸腾了。人人争相目睹皇帝陛下及盛大晚装出席的美女战神众女的别样风姿,尖叫声、呼喊声响成一片,其声势远远超过了七大歌舞名家联袂出演带给人们的期待。
  用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民众才在演出开始前逐渐平静了下来。
  首先出场的是来自楚越的「柔骨媚女」,一出场便赢得阵阵掌声。果然如人们所传的那样,她在舞台中央一座三尺凸起的圆台之上,若全身无骨般摆出惊艳造型。再看她的容貌,叶天龙大为当初胡乱猜测后悔,她可一点也不像来自云阳的嫣无双那般徐娘半老。只见她一张鹅蛋脸庞、两叶柳眉,波光粼粼的一双大眼如若深泓,尖俏挺拔的琼鼻,晶莹圆润似樱的小嘴,轻微含笑,薄如蝉翼的轻纱笼绕俏肩,无论是身体大半肌肤还是玲珑曼妙的身姿,都无不昭示着主人惊鸿之美。
  叶天龙是越看心越痒痒,自己的确不可以以偏概全,不能见了一个徐娘半老的嫣无双,就认为七大歌舞名家除却月如便再无颜色。毫不夸张地说,这个「柔骨媚女」的姿色,比起自己这几位天人共惊的美人一点也不逊色,这世上色艺双绝的女人还真不光是那个不老美女月如啊!
  不过,不管如何心痒难耐,身边有几位夫人陪着,又加之这样的公众场合,他总不至于现在就对台上曼舞的她採取行动吧!于是,也只能强压下绯色的心思,逐渐深入领略起她的技艺来。
  时间过得飞快,不觉演出已过半场,接连已经有四位歌舞名家登台献艺,而最让大家期待的月如小姐,却是排在最后出场的压轴演出。已经完全沉浸其中的叶天龙,此刻丝毫不觉一脸诡秘之色的计无咎迅速朝他这边行来。
  「陛下,请恕在下败兴之罪。」计无咎一躬身,对叶天龙说道。
  「嗯,你怎么来了?」叶天龙一楞,不过并没像计无咎想像的那样,因为他的打扰而生气的神色。
  「谢陛下恕臣无罪,我们此次一网捞获了不少鱼儿。」计无咎眼睛放光道。
  「是吗,价值有多大?」叶天龙仍然一副并不十分兴奋的样子,淡淡问道。
  「这么说吧,基本能来的势力,这次都派人出动了,我还未及细审,但相信能够从中挖出更多有价值的情报。」计无咎一五一十地答道,不时抬眼看一下叶天龙,他有点摸不透眼前的主上心里的想法。
  「那就理清楚了,再向我汇报吧!」叶天龙嘴里吩咐着,眼睛早已经在舞台上了。
  「陛下,还有一个情况。」计无咎知道自己该退下去了,不过这个情况他不得不呈报上去,所以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尤那亚派人送信来了。」
  「哦?说了些什么?」果然,这下叶天龙目露精光,来了精神。
  「来人说,新年了,尤那亚专程为倩公主送一件礼物,顺便带给陛下您一幅地图。」计无咎说着,将一个信封递给了叶天龙。
  拆开信封一看,果然是一幅帝都北边济州附近的地图,叶天龙扫过一眼便会心地笑了。上面尤那亚标出了他从庆山集撤军两百里的运行图,并在地图一角写上了一行小字—「诚君之役,不日令鹰扬军团合归」。
  「哈哈,倒也守信,我们可以解决云阳的事情了。」叶天龙大笑一声,「计无咎听令,传令驻扎北线的凤舞军团,收缩战线,撤回济州城!」
  「属下遵命!」计无咎抱拳朗声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