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 第十四章

时间:2017-11-12
我和施婕、小吴被一群慾火中烧的男人包围了,他们被那边淫虐大姐的场面烧得两眼通红,无数只大手在我们身上摸索、抠捏。
  包围我的男人最多,有十几个,我已经被几只大手抓着架了起来,几个男人面红耳赤地争吵着,要第一个姦淫我。我被震耳的吵闹声吓得浑身发抖,拚命夹紧大腿,因为已经有两只粗砺的大手伸到我的腿下,捏住了我的阴唇。
  忽然响起了郭子仪的声音:「各位……各位,别忙,袁小姐可是一朵鲜花,你们别把她搓弄坏了!」
  两个匪兵过来,把我架到郭子仪身边,面对着众人跪下,他扳起我的肩头朝众人说:「共军真搜罗了不少美人,既然落到我郭子仪手里了,我就要让乡亲们尽兴。大家放心,漂亮女人人人有份,只要有一个乡亲还没干够,我就不把她们带走!」
  看看人们的情绪稍稍平静了一点,他摸着我的脸问:「你们说袁小姐算不算个美人啊?」
  众人立刻七嘴八舌吵吵起来,有人大声说:「这么标緻的娘们我在长沙都没见过!」
  另一个人说:「除了姓肖的,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妞吶!」
  郭子仪捏一把我的脸蛋说:「妞儿,你看我们桃源的父老这么看得上你,你也作个样谢谢他们!」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不知他要干什么。他踢踢我的腿示意我把腿岔开,我知道自己身上任何一部份都要完全听凭他处置,也顾不上羞却,大张开腿,露出了下身,围在四周的男人都瞪大眼睛盯着我的胯下,原先在施婕和小吴那边的一些男人也凑了过来。
  郭子仪弯下腰,摸了一把我的阴户说:「怎么还是乾的,会流水的女人才招男人喜欢。你就学你们肖主任,弄点水出来给大家看看吧!」
  我一听脸都吓白了,在被土匪姦污时我确实有过几次被插得自己流出水来,当时那种酸胀、趐麻的感觉想起来就让人脸红心跳。可我从来不知道自己怎么能让下身流水,想起他们为让大姐下身流水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情景,我已经是魂飞魄散了。
  我抬起头,红着眼圈哀哀地看着郭子仪道:「我不会……让他们操我吧,我听话。」
  郭子仪嘿嘿一笑道:「不会没关係,好学!」说着给我解开了手铐,低头俯在我耳边小声说:「肉洞洞上边有个小肉疙瘩,一揉就流水了,自己抠吧!」
  我的脸腾地红到了耳根,我想起林洁受刑时冷铁心用烙铁烙她阴道中那个肉突,烫得她洩了一地的情景,现在让我当着这么多男人的面自己去抠下身,我真是猪狗不如了。
  我流着泪哀求郭子仪:「七爷,我真的不会,你就饶了我吧!让我干别的什么都行。」
  郭子仪脸一沉说:「你不干,好,这笔帐记下,拉下去操吧!」
  我一听急得大叫:「不……不啊!」
  我知道,他记下来的帐都是要加倍偿还的,我已经吃过苦头,如果他真的用寄照片给我家的办法惩罚我,我的髒身子就是八辈子也洗不清了。
  我用小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颤声哀求他:「别……我抠……我抠……」
  我「呜呜」地哭着把手垂至胯下,挂在手腕上的冰凉的手铐贴着柔软的小腹和三角区,我把颤抖着的食指缓缓地插进自己的阴道,那里面潮湿、温暖,四面的肌肉紧紧夹住手指,虽然这里已被无数男人的肉棒和手指插入过,但我自己的手指还是第一次进入。
  手指插进三分之二,我就摸到了肉凸,浑身一阵发麻,大腿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周围的男人都聚精会神,只能听到一片急促的呼吸声,我感到郭子仪严厉的目光射在我赤裸的身子上,我无路可走,垂下头,手指用力抠弄了起来。
  一阵阵趐麻的感觉传遍全身,我的大腿哆嗦起来,可我不能停,只能卖力地抠,胸脯都跟着剧烈地起伏。果然,不一会指尖就有了滑腻的感觉,我抠得气喘吁吁,眼泪和着汗水往下淌,周围一片静谧,只有大姐痛苦的呻吟声伴随着我。
  我阴道中的汁液越来越多,小小的食指尖已按不住肉凸,时不时滑掉,我只好把中指也插进阴道,两指并在一起连揉带抠,剧烈的动作累得我娇喘连连。
  一会儿,阴道里响起了「咕叽咕叽」的声音,汁液开始流出来,一阵阵强烈的酸胀感冲击着我的神经,我忍不住「哎……哎……」地呻吟起来。我看见好几个男人都在用手去按自己的胯下,所有围观男人的下身都鼓鼓囊囊的蠢蠢欲动。
  一个小茶杯放在我的胯下,我疯了一样不停地抠弄着自己的下身,我知道,在它盛满之前,我必须像一只发情的小狗一样一刻不停地折磨自己。
  我耳边开始响起男人的议论:「嘿,共军的女人真是够骚,难怪他们不到外面打野食!」
  「那当然,漂亮妞都让他们收去了,哪能看得上窑子里的姐儿……」
  我已经顾不得别人在说什么了,我必须在自己瘫倒之前把那个小小的茶杯灌满,否则我会比现在惨百倍。
  终于,郭子仪拿起了装得满满的茶杯,给大家看后与大姐的并排放在一起。
  我浑身酸软,满手都是黏乎乎的汁液,头一阵晕眩,几乎栽倒在地。
  两只大手架住了我,我迷迷瞪瞪地被架到一张檯子上仰身躺下,我还没弄清自己在什么地方,一根火热坚硬的肉棒已狠狠地插入了我湿得一塌糊涂的阴道。
  围在我身旁的男人纷纷转向施婕和小吴,我在被抽插的痛苦中听到有人叫起来:「这个大肚子好像是个娃娃么?」
  我知道那是小吴,从男人身体的缝隙中我看到小吴被几个男人提了起来,她拚命低着头用短髮遮住脸,几只大手在她身上任意摆弄着。她的两腿被分开,几个月前还是光秃秃的阴部已是一片茂密的芳草地,原先一条细细的肉缝已发育成熟,肥厚的阴唇像小嘴一样张开,比大姐的都毫不逊色。
  两只毛茸茸的大手在揉弄着她的胸脯,那里的变化更是惊人。刚刚被俘的时候,我记得她的胸脯还几乎是扁平的,根本看不出乳峰,几个月时间,她胸前已经耸起一对圆滚滚的乳房。
  她的乳房与我和施婕的不同,我们的虽然也很丰满,但是上尖下圆,像一对嫩笋;而小吴的乳房简直像两个打足气的皮球,圆圆的,一根小指般粗细的乳头直直地挺立在上面,走起路来一颤一颤的,比大姐的还要鼓胀。我知道,这是因为她从一开始就被匪徒强行挤奶,乳房不停地出奶造成的畸形发育。
  忽然有人发现了小吴乳房的秘密,大叫起来:「嗨,这妞儿有奶啊!」原来他一揉小吴的乳房,弄了一手乳汁。
  众人好奇地围过去揉捏小吴的乳房,有人张开嘴接着从她乳头里被挤出来的乳汁,一边咂嘴一边讚歎:「哈,真不错,这小娘们还没生就出奶了!」有人乾脆凑上去,叼住小吴的奶头吸了起来。
  小吴的脸憋得通红,被这群色鬼揉搓得快哭出声了。
  郭子仪在旁边说话了:「各位,你们说这娘们有多大了?」
  一个男人说:「肚子都这么大了,起码有十七、八了。」
  另一个男人拉起小吴深埋着的脸说:「我看不像,你瞧这张脸,分明是个小娃娃么!」
  先前那个人不服气地分辩:「娃娃怎么会怀上娃娃?你看她这毛、这奶,哪里像个娃娃?」
  郭子仪用手托住小吴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说:「吴文婷小姐,你自己告诉我们,你多大呀?」
  小吴怯生生地看他一眼,羞却得垂下了眼帘,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十五。」
  郭子仪厉声道:「我听不见,大声点!」
  小吴闭上眼,哭着大声说道:「我十五岁!」
  周围哄地一声乱了,众人不相信地争着摸小吴的鼓胀的乳房和滚圆的肚子。
  郭子仪得意地说:「各位出去给我郭老七传名,我这里有个15岁的大肚子女共军!」说着朝几个匪兵摆摆手,吩咐道:「让大伙都尝尝干大肚子女人的味道!」
  众人闪开一条路,小吴和施婕被架到与我并排的两张檯子上躺下,高高的肚子向上挺着,含着泪被两个男人的肉棒插了进去。肖大姐那边已经下来了三个男人,我身上也换过两个了。
  大姐被带到一边清洗下身,郭子仪踱过去伸手摸了摸她的阴户说:「这里已经鬆了,换个法干她怎么样?」
  大姐的脸「唰」地变了色,众人不解地问:「换什么法干?」
  郭子仪诡秘地一笑,将大姐拉起推到台边,命她俯身趴下,头仍露在檯子外面,腿也仍旧分开两边骑在檯子上。围观的男人们看着这奇怪的姿势不禁纳闷,纷纷挤过来看热闹。
  郭子仪叫过一个交了钱的男人站在大姐面前,强迫她含住那人的阳具吸吮,同时示意一个匪兵站到大姐后边,亮出了坚硬如铁的粗大肉棒。那匪兵分开大姐肥白的臀肉,露出她粉红色的肛门,将手指慢慢插了进去。
  围观的人们都看呆了,不知郭子仪又要玩什么把戏,大姐下意识地扭动了一下身子,马上有两个匪兵上来,按住了她被铐在背后的手。
  站在大姐身后的匪兵用肉棒顶住了大姐敞开了一个小口的肛门,围观的人都看傻了,连那个阳具插在大姐嘴里的男人都傻呆呆地不动了。匪兵腰一挺,粗硬的肉棒捅进了大姐的肛门,她痛得浑身一抖叫出声来,却被塞在嘴里的阳具堵了回来。
  匪兵毫不怜香惜玉地一桿子插到了底,然后大力抽插了起来;前面那个男人也受到了感洩,杵在大姐嘴里的阳具也快速抽插起来。大姐被插得全身乱抖,忍不住发出一连串「呜呜」的闷叫声。
  好一会儿以后,前后两根肉棒几乎同时吐出了白浆,大姐被呛得直翻白眼。
  好几个男人争着问那匪兵感觉如何,郭子仪淫笑着大声说:「共军的女人哪个眼儿都能插,大家来试试吧!」立刻就有人冲上来,交了钱后插进了大姐的肛门。
  郑天雄不知什么时候钻了出来,站在郭子仪身旁,指着小吴献媚地说:「这小娘们身材不一般,何不让她玩点花样给大家解闷?」
  小吴正挺着大肚子被一个粗壮的男人抽插得苦不堪言,听见郑天雄的话,痛苦地流下大滴眼泪。
  郭子仪来了兴趣,忙问:「老郑,你有什么高招?」
  郑天雄俯在郭子仪耳边耳语了几句,郭子仪笑的咧开大嘴连声叫好。待那个男人在小吴身体里射完精,郑天雄带着两个匪兵把她拉下了檯子。小吴下身淌着黏液,瞪着两只哀怨的大眼睛听天由命地望着天花板。
  他们把小吴翻过来,肚皮朝下,然后扳起她的两条腿向后弯过来,向她的头按下了去。小吴幼嫩的身子挺着大肚子本来已经非常吃力,腿这一弯,腰几乎成了对折,肚皮绷得紧紧的,痛苦地叫了起来:「啊……不行……我……」
  郑天雄不管这些,带着两个匪兵拚命压小吴的腿,巨大的力量压得她胸前的乳房都变了形,一股洁白的乳汁蜿蜒着流了出来。在小吴悲惨的哀嚎中,她的小腿竟真的挨上了后脑勺,大腿被绷得笔直,腿间的阴唇和肉缝都被扯得变了形。
  郑天雄拍拍小吴被反身对折的身体对惊讶的众人说:「这小妞儿是47军有名的柔若无骨,要不是肚子大着,朝前面窝下去,一面插着穴,流出来的水就可以直接喝到嘴里去了。」接着他指着小吴被绷成一条细缝的阴户说:「现在插下去一定别有味道。」
  立刻有两个男人抢着要试,其中一个交了双份的钱,转到前边,掏出肉棒,「噗嗤」一声插下去,一面抽插一面的叫:「真他妈痛快,比干黄花闺女还要有味儿!」小吴被压在底下几乎昏厥过去。
  待那人拔出肉棒,另一个男人又挤了上来,郑天雄拍拍他的肩膀,说:「别急,换个样给你干!」
  说着小吴又被翻成仰面朝天的姿势,两个匪兵把她的腿向两边拉开往下按,她的腿被拉成笔直的一字。那姿势很像舞蹈动作中的劈叉,这对小吴本来根本不在话下,但她现在有几个月的身孕,腿一拉直肚子就被绷得变了形。
  小吴实在忍不住,大声哭叫:「放开我……我受不了……饶了我吧……」
  可没人理会她的哭闹,早已等得不耐烦的男人把粗得像棒槌的肉棒狠狠地插进她扭曲着的阴道。小吴的惨叫声在屋里迴响起来,那男人却好像受到了鼓励,抽插得越来越有力,等他把滚烫的精液射入小吴的身体时,她几乎已经没有了知觉。
  另一边,大姐、我和施婕都在被男人不停地插入,最惨的是大姐,每次都有两个男人同时插入她的下身和嘴巴。大姐的嘴巴大概已经麻木,再也听不到「吱吱」的吸吮声了,抓住大姐头髮的男人一边用力地把肉棒往大姐嘴里捅,一边大声地骂着:「你他娘的给老子卖力啊!」
  见大姐只是有气无力地用舌头搅动,口水控制不住地从的嘴角流下来,他狠狠的抽了大姐一个耳光,大姐的脸上出现五个红红的指印,她含混不清地痛苦呻吟起来。
  那个男人抽插了半天也没能射出精液,悻悻地从大姐嘴里拔出肉棒,对着郭子仪大叫:「郭老七,这娘们怎么这么不经操啊?」
  郭子仪走过来,见大姐嘴里虽然已经没有了肉棒,但仍大张着无法合上,嘴角挂满了白色的浆液和口水,他眼珠一转说:「不妨,咱们给她换个花样,还是双管齐下。」
  这时正好另一个男人射完精,从大姐的肛门里拔出了肉棒,郭子仪向两个匪兵示意,把大姐拖了起来。
  他们把一根粗麻绳从房樑上穿过,把大姐吊了起来,然后将她的两腿用绳子拴住,固定在两边,岔开的腿下,阴道和肛门都露了出来。刚才那个在大姐嘴里没能尽兴的男人站在前面,又上来一个男人站在后面,两人同时将肉棒插入大姐的阴道和肛门,一前一后起劲地抽插起来。
  我曾这样被冷铁心和郑天雄淫虐过,知道那滋味有多难过,两条肉棒同时抽插,中间只隔了薄薄一层肉膜,那感觉比一根肉棒抽插难熬得多,简直像百爪挠心,记得我那次没被插几下就马上洩身了,更何况大姐刚刚生产,下身还没有完全恢复呢!
  大姐真是坚强,虽然很快就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下身也「呼呼」地淌水,但一直坚持着不叫出声来。
  施婕已经被好几个男人姦淫过了,下身一片狼藉,一个男人看着她黏乎乎的下身,把她拉了起来推到墙根的水缸边,命她撅起白白的屁股,一边用凉水沖,一边用手搓洗她的阴部。洗了一阵,他看看不见了龌龊的黏液,踢踢施婕的屁股命令躺回檯子上去。
  施婕反剪着手站起身,犹豫了一下,红着脸低声央求那男人:「让我去解个手吧!」
  男人脸上顿时涌起一脸的不耐烦,刚要发作,郭子仪闻声走了过来。他拍拍男人肩膀,托起施婕的脸问:「怎么,施小姐要解手?」
  施婕见到郭子仪,脸都白了,语无伦次地说:「是……不……」头又拚命地垂下去了。
  郭子仪故意大声地问:「屙屎啊还是撒尿啊?」
  施婕见躲不过去,用几乎无法听清的声音说:「我想小便。」
  郭子仪哈哈一笑:「那好办!」说着顺手搬过两张矮凳,放在相距一尺的地方,命令施婕:「蹲上去!」
  施婕脸色大变,垂着头低声说:「我没有……我不尿了。」
  郭子仪破口大骂:「娘的骚娘们,耍老子呀?你尿也得尿,不尿也得尿。快给我蹲上去!」
  施婕浑身哆嗦,「噗通」一声跪在郭子仪面前,苦苦地哀求:「求求你放过我吧,饶了我吧,我不敢了……我乖乖地让他们操……」
  郭子仪「哼」了一声说:「你是不是要人帮帮忙啊?」
  施婕浑身一颤,知道在劫难逃,流着眼泪乖乖站了起来,步履艰难地挪了过去,一脚踩上一个凳子,颤巍巍地蹲下身去。
  两支大号手电筒强烈的光柱聚焦在施婕的下身,照得她油黑的耻毛、通红的阴唇和粉红的肛门纤毫毕现。她吃力地蹲在两张分开的凳子上,阴部绷得紧紧的连阴唇都张开了,阴道口撑得老大,她羞辱得浑身发抖。
  郭子仪慢吞吞地说:「施小姐,抬起头来让大家看看你!」
  施婕啜泣着,艰难地抬起满是泪痕的脸,郭子仪轻轻地摸着她脸颊细嫩的皮肤,对围拢过来的人群说:「你们知道这位施小姐是什么人吗?」
  他有意顿了一下说:「施小姐可不是寻常女娃,她是北平来的大学生,大家闺秀。对不对呀?施小姐。」
  施婕无奈地点点头,周围一片此起彼伏的议论声。
  郭子仪接着说:「施小姐是大学生,有学问,能不能告诉我们女人撒尿用什么呀?」
  施婕的脸一下白得吓人,「呜呜」地哭着拚命摇头。
  郭子仪朝站在施婕身后的匪兵努努嘴说:「施小姐是文明人,不好意思说,那就指给我们这些老粗看一看吧!」
  匪兵打开了施婕的手铐,她的两只手还背在身后不肯放到前面,郭子仪上来抓住她的手拉到前面,恶狠狠地瞪着她,不动声色地说:「快点!施小姐,别让我们等急了!」
  施婕无奈,只好把手伸到自己胯下,两个手指剥开自己的阴唇露出阴道,低声说:「就是这儿。」
  郭子仪不满意地说:「那里好像是给男人操的地方嘛!到底是哪里撒尿,说清楚点!」
  施婕被羞辱得面色惨白、嘴唇发抖,但她不敢反抗,两手颤抖着大大地分开阴唇,一个手指插入自己的阴户摸索。
  手电筒的光柱把施婕被扒开的阴户照得雪亮,只见她的手指在里面摸索了好一阵才找準了位置,指着细细的尿道口颤声说:「就是这里。」
  郭子仪说:「那你尿出来让我们看看,到底是不是那里啊?」
  一个铜盆被摆在两张矮凳之间,施婕的冷汗淌下来了,她下意识地喊了一声「不」,但扒在阴户上的手没有敢鬆开。
  她可怜巴巴地哀求:「让我下来尿吧,这样我尿不出来……」
  郭子仪无动于衷地说:「你尿不出来就一直在那上面蹲着吧!」
  施婕被逼得走投无路,只好屈服:「好……我尿……」
  「叮咚」一声脆响,一滴尿液掉在铜盆里,紧接着「哗……」的一声,一股混黄的尿液从那细细的尿道口喷吐出来,施婕扒着阴唇不敢鬆手,任尿液喷涌而出,落入铜盆。铜盆被急急而下的尿液沖得「叮咚」作响,这声音好像敲在施婕心头,她羞得无地自容。
  一阵急风骤雨过去,施婕刚鬆了一口气,郭子仪忽然又问:「施小姐,你后面那个洞洞是干什么用的啊?」
  「不……」施婕绝望地叫了起来,但当她抬头看到郭子仪板着的面孔时,不由得垮了下来,低声答道:「大便。」
  郭子仪看着施婕难过的扭曲了的脸,满意地说:「哦,原来是屙屎用的。好了,今天不让你屙给大家看了,记着下次屙屎要报告七爷啊!去吧,到檯子上去等着挨操吧!」
  施婕像得了大赦令,浑身虚脱地被架回了檯子。我们三人并排躺着,肖大姐被吊在中央,又一轮残忍的轮姦开始了。
  我们每人身边都围了一大群男人,爬到我身上的男人好像无止无休。被俘四个多月来可能已被近千男人姦淫过了吧,但除了第一天被郭子仪夺去处女之身,今天被抽插的感觉最痛楚。我知道这是因为在这个地方,我们作为女人的最后一丝尊严都被剥夺了,我们是像牲口一样身不由己地供男人洩慾。
  忽然我的乳房被人捏得生痛,定睛一看,是郭子仪站在我的身边,他淫笑着说:「袁小姐好享受啊!被男人操是不是很舒服啊?」
  我正被插在下身的肉棒捅得像在地狱里挣扎,不知道该说什么,但见他鹰一样盯着我的眼神,我知道我必须回答他。
  我边承受着肉棒一阵阵强而有力的冲击,忍受着趐麻的感觉,边违心地小声回应他:「是,舒服。」
  谁知他并不放过我,紧逼着说:「舒服就叫出来,你知道该怎么叫!」
  我的心像被人捏住,不会跳动了。
  在十八拐我亲眼见过真正的妓女在和男人交欢时是怎样浪叫的,男人管那叫作「叫床」,那种淫浪的声音我想起来都脸红,他现在要我像个妓女一样叫床,我的心在战慄。可我没有力量、也没有勇气反抗他,实际上我的处境根本不如一个最淫贱的妓女,我必须表现得像一条听话的发情的小狗,否则,我将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其实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牙一咬、心一横,随着肉棒抽插的节奏叫了起来:「啊……好哥哥呀……你插死我了……我要……我要你的大鸡巴呀……我想死你了……求求你啊……你使劲插吧……你的大肉棒……别停啊……呜呜……操我吧……我受不了了……」
  随着叫声出口,我残存的最后一点尊严被全部打碎了。
  郭子仪听着我的叫床声,非常满意地踱到旁边去了。不一会儿,与我并排的施婕和小吴也高一声低一声地叫起床来,淫浪的声音此起彼伏,足以让任何男人动心。
  最后,连被夹在两个男人中间的肖大姐也叫了起来:「啊……啊……使劲插呀……快插我的小屁眼儿啊……我等不及了……亲哥哥……我不行了……求求你快插呀……干我吧……」
  我们在「桃花源」过了整整三天这种地狱一样的日子,没白天、没黑夜地被男人轮姦,还要作出各种不堪入目的媚态让郭子仪满意。到后来,我们四人的阴道、肛门和嘴都成了癫狂了的男人们发洩兽慾的工具,甚至每一次的排泄都有一大堆的男人甚至女人围着看热闹。
  三天以后,我们好像都失去了意识,只知道顺从地完成男人命令我们去做的任何哪怕是最屈辱的事情。全「桃花源」的男人不知到郭家大屋转了几个来回,我只是感觉有数不清的肉棒在我身子上不同的肉洞里不停地进进出出。
  初四一早,郭子仪带来的人把住了郭家大院的门,不再让任何人进院,一群匪兵把我们一一绑好,装进箱子里,匆匆地押回了匪巢。
  其实当时就是不绑,我们也绝无反抗和逃跑的可能,三天疯狂的折磨使我们每一个人都像脱了一层皮,浑身的骨头像散了一样,下身几乎失去了知觉,连坐都坐不住了。
  回到郭子仪的匪巢后,我们又跌入了日复一日供土匪们洩慾的悲惨境地,不同的是,经过「桃花源」的三天三夜,我们都彻底地匍匐在郭子仪这个恶魔的脚下。
  肖大姐果然根本就没来月经,直接就又怀了孕。阴险的郭子仪是早就计划好的,不但在一群认识她的老百姓面前粉碎了她最后的一丝尊严,而且使她和我们彻头彻尾地变成了他肉体和精神上的奴隶。
  山里下了场大雪,后来就渐渐地转暖,当我们开始感受到春天的气息时,同时也感到洞里的气氛越来越紧张、越来越恐慌。轮姦我们的匪徒不再有闲心调笑我们,只是一个劲地猛插,好像要把一辈子的兽慾一次发洩完。
  我们被越来越多地拉去慰劳将要下山的匪徒,可再也没有被用来安抚从山下回来的残兵败将,我明显感觉到土匪们越来越惶惶不可终日。我猜测,一定是我军的剿匪节节胜利,土匪感觉到覆灭的日子不远了。
  我一直暗暗地憧憬着一件事,那就是某一天早上,我军部队突然冲入匪巢,在与土匪的交火中,一颗流弹击中我的头,结束我短暂但痛苦的生命。最好是一枚手榴弹在牢房里爆炸,将我已经被玷污的身子彻底消灭,使袁静筠成为一个永远留在人们心底的青春少女的美丽记忆。
  我不敢奢望郭子仪在最后时刻结束我们的生命,如果他面临死亡,他一定会把我们活着留给最后击败他的军队,特别是大姐、施婕和小吴腹中的孽种。我们是他的战利品,不仅是肉体上的,而且是精神上的,是他对强大敌手的最后示威的工具。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山上的雪开始溶化的时候,匪巢里来了一个神秘的客人,他两次姦污了我,又一一把大姐、施婕和小吴拉去把玩。
  我开始对他并未在意,因为在我身体里进进出出的男人太多了,我无法一一记住他们的面孔。可当我第二次被押到他的床上时感觉到了他的不同,首先是,除了郭子仪和五虎之外,我极少在短时间内被连续两次送给同一个匪徒姦淫;其次,被别的匪兵姦淫,都是一群人在大山洞里整夜的轮姦,而他居然有一间自己的独室;最后,他不像洞里的匪兵只是一味地疯狂抽插,似乎对我的身体十分着迷,在细细地欣赏过我身子的每一部份后才兴致勃勃地进入。而且我发现,匪兵们、甚至郑天雄对他都十分客气,显然,他是郭子仪的客人。
  大姐她们也发现了他的异样,小吴说,她在他床上的时候,他甚至始终没有进入她的身体,只是把她仔仔细细地查看了几个遍。
  几天之后,这个陌生人又神秘地消失了,我们都感到奇怪,在所有匪徒都像末日将临的丧家犬一样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这个「悠闲」的神秘客究竟来干什么?
  在听过我们的议论后,大姐静静地思索了很长时间,最后她忧心忡忡地说:「这个人可能是冲我们来的!」大姐的话让我们每人心上都压上了一块大石头。
  当春天的温暖气息开始吹进阴暗潮湿的山洞时,那个神秘的男人又出现了。
  这次我们对他特别留心,终于弄清他姓牛,是郭子仪的桃源老乡。
  他这次来,几乎完全围着我们四个人转,不停地把我们轮流弄到他的独室,可又极少真正进入我们的身体。我们都越来越明显地感到,围绕着我们,正酝酿着什么阴谋。
  真相很快就大白了,真的是一个针对我们的天大的阴谋。
  先是施婕利用检查身子的机会,使尽浑身解数,从莲婶嘴里套出来,姓牛的竟是国民党122军牛军长的近支侄子。
  我知道,122军原是国民党湖南省主席程潜的旧部,官兵均是湖南人,后划归宋希濂兵团。程潜长沙起义时,122军正在湘西,受到中央军和桂系的挟持,与我军负隅顽抗,被我47军139师歼灭于大庸、保靖一线,只牛军长带着少数亲信逃脱,与国民党残军逃入滇桂大山,当时前线总指挥正是肖大姐的爱人李副军长。
  听莲婶说,牛军长也是桃源人氏,牛家是桃源大户,土改中房、地、财产全被分了,家里的人死的死、逃的逃,四散分离,只有少数人躲入「桃花源」。
  老牛过年时正在「桃花源」,他也参加了那三天的疯狂轮姦。后来,消息不知怎么传到牛军长耳朵里,他听说郭子仪手中居然有四个47军女兵,立刻派亲信找到老牛,派他来郭子仪的匪巢核实情况。
  他上次走后,到已逃到滇缅边境牛军长那里去了一趟,他这次是带着牛军长的使命而来的,我们的命运现在就掌握在这个人手里。
  谜底马上就揭开了。
  那是一个阴冷的夜晚,我被带到郭子仪房里。
  自打从「桃花源」回来后,我已经彻底屈从了郭子仪的任何羞辱。那天他要我给他舔阳具,当我正一口一口地把龟头上不断涌出的黏液舔进嘴里、嚥下肚去的时候,郭子仪的卫兵带着老牛进来了。
  这显然是一次等候已久的重要谈话,他见我在场,犹豫了一下,郭子仪将肉棒猛地捅进我的嘴里,命我用力吸吮,同时对老牛作了个「没关係」的手势,然后就闭目养神,享受我的口舌带给他的销魂感受。
  老牛瞟了我一眼后,对郭子仪说:「郭七爷,我三叔让我带话给您,国军已经全部退出了滇桂黔,进入缅北高山区养精畜锐。美国人在朝鲜和共军打了个平手,局面僵持不下,第三次世界大战一时看来打不起来。湘西孤悬敌后,完全在共军的包围之中,难以长期坚持。现在从西南退出的几支国军部队在滇缅边境山区已经扎下了根,这里共军不会过来,有台湾国府的直接支持,还有美军顾问常来视察。牛军长手里还有122军的上千弟兄,多数都是湘西子弟,建立了自己独立的基地,受白崇熹白总长直接指挥。他已报请国防部恢复了122军三个师的建制,粮饷、装备都拨了下来。三叔说了,请七爷去带弟兄们去共谋大事,他準备让七爷出任少将副军长兼346师师长。这个师全部由七爷的弟兄组成,完全由七爷指挥。」
  郭子仪正哼哼着在我嘴里出精,他「哦」了一声问:「条件呢?」
  老牛又扫了正一口口舔净郭子仪阳具上腥臭精液的我一眼说:「三叔的意思是,七爷带去的弟兄越多越好,所有粮饷都由国防部支应;再有嘛……三叔请七爷把这几个女共军带去,那边缺女人。」
  郭子仪嘿嘿一笑:「缺姓肖的漂亮女人吧?」老牛也心照不宣地跟着嘿嘿笑起来。
  我的心像沉到了冰窟之中,天啊,难得我们就注定要在地狱中煎熬一生吗?
  洞里的气氛越来越紧张,周围已能听到零星的枪声,两天之后,郭子仪把五虎全派了出去,收拢外面的土匪和埋藏的钱财。
  第四天下午,郭大虎带了十几个残兵败将回来了,向郭子仪报告,山里已发现了解放军的先头部队和民兵。郭子仪下令立即收拾行装,匪巢里乱成一片。
  当天夜里,郭子仪把我们四人全集中到他的房里,施婕和小吴被吊起来,大姐和我则被背对背地铐在一起,躺在他的床上。那天,他将大姐和我各姦淫了一次,他一夜都没睡,多数时间是在我们身上不停地摸索。
  天刚亮他就起来了,叫来老金和莲婶,把我们放下来,全身洗了一遍,然后五花大绑起来,随后又给我们带上手铐和特製的重镣,连有6、7个月身孕的施婕和小吴也没有放过。
  大姐看见莲婶,红着眼圈说要见她的宝宝,郭子仪想想说:「孩子一块儿带走!」
  莲婶把孩子抱来了,大姐急不可耐地给她餵奶,看着她慈爱的目光,我的心一阵阵发紧。
  五虎陆续回来了四个,只有去一个秘密地点取钱财的三虎一直没露面。郭子仪急得团团转,我心里真希望这个可恶的郭三虎回不来,被我军抓住千刀万剐,让郭子仪在这里等下去,等到我军部队到达。
  我心里一遍遍地幻想着:门突然被踢开,一排穿绿军装的战士端着美式汤姆枪闯进来,一阵急风暴雨般的扫射,我们与这罪恶的匪首一同灰飞烟灭。
  我想像的情景一直没有发生,四个大籐条箱被抬到了屋门口,老牛一再催促郭子仪赶紧上路,怕再晚就等不及了。郭子仪派出几拨人去打听消息,都是有去无回。
  郑天雄沉不住气了,他对郭子仪说:「司令,我看咱们先撤,留下几个人等三虎他们,让他们一到马上去追咱们。」
  郭子仪沉吟了一下,指着被捆的结结实实的我们说:「老郑,你和老金带这几个娘们先走,这是给牛军长的见面礼,别出什么闪失。你们驮子重,走得慢,我随后就去追你们。万一走散了,我们在稞子岭会合。」
  郑天雄和老牛得了郭子仪的令,急忙命人準备启程,他们把我们的嘴堵上扎牢,又来蒙眼。我听见大姐哀求他们把孩子和她放在一起,但他们没有答应,在凄惨的哀鸣声中她的声音被压了下去,变成了「呜呜」的闷响。
  我们被装进箱子里,驮上了牲口背。牲口起动的一瞬间,我的心淌着血在呼喊:命运啊,怎么对我们这么不公?在一切都将结束的瞬间,又把我们抛向另一个深渊。
  「踢踏踢踏……」的牲口蹄声无情地敲碎了我的心,我们离匪巢越来越远,也离毁灭的希望越来越远。
  队伍急急地走了一天,晚上打尖的时候郭子仪还没有赶上来,老金提出等一等,老牛和郑天雄坚决不同意,而且要连夜赶路。
  匪徒们吃过晚饭真的连夜启程,冒着初春的严寒急急地向前赶,我们的箱子里虽然有棉被,但光着身子仍冻得瑟瑟发抖。偶尔能听到孩子的哭声,这大概是对大姐最好的抚慰了吧!
  队伍几乎不停歇的赶了三天路,估计全都是在深山里行进,因为几乎听不到其他人声。
  第三天的晚上,我们被卸了下来,这里就是郭子仪说的稞子岭,牛军长派来接应的十几个人已经等在这里了。郭子仪还没有到,老金等人坚决要等他。
  等到第二天,郭四虎带了几个匪兵跌跌撞撞地追了上来。他们几个人都带着伤,见了老金放声大哭,顿足捶胸地嚎道:「全完了……全都完了!」
  老金和郑天雄劝了半天他才止住了悲声,红着眼说:「你们刚走,爹就派我带人去找三哥,并告诉我,找到三哥不必回洞,直接奔稞子岭会合。我们出来刚走了几里路,就听见家里方向枪响,而且越响越密。我一听不对,赶紧带着我的人往回赶,回去一看,共军大部队上来了,足有一个团,围着洞口往里攻。我这十几个人看着乾着急,只能在外面等机会接应。
  他们攻了两个时辰,终于攻了进去,一会儿,他们的人抬着尸首出来,我看见爹、大哥、二哥和五弟都去了,身上被枪打得像筛子眼似的。弟兄们也死了不少,活着被捉去的只有五、六十个,还有去年逮住的那几个女共军,爹最后还是把这个噁心留给了共军。
  后来又来了一股共军,抬着三哥的尸首,原来三哥回来的路上遭遇了共军,寡不敌众也没了。我急了,要跟他们拚命,弟兄们拉住了我,可我们撤出的时候被他们发现了,追了好一程,弟兄们都挂了花,多亏老奎他们拚死顶住,我们才逃了出来。不过我弄清楚了,这股共军是47军139师416团,领头的又是那个姓李的!」
  我的心不由得战慄起来,从他说的情况推算,我军主力包围匪巢就在我们离开后最多个把小时的时间,命运又跟我们开了一个残酷的大玩笑,让我们与机会失之交臂。
  我咬住牙「呜呜」地痛哭,蒙眼的布都像水洗过一样,我多么希望那被打成筛子眼的是我这被无数男人玷污过的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