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甜蜜调教4P

时间:2017-11-12
范罗律斯家族,一个支配着全世界的家族。
当时地球各国不断战争,内乱外战分裂不断……范罗律斯家族得到神谕,当时的家族的三位族长--蓝。洛尔文。爱华。范罗律斯和他的两位兄弟--闇和泠。
他们被神赐予不死不灭的生命,强大的力量和掌管人界的权柄。家族统一了地球的各国,制定了公约管治各国,世界步向稳定永恆的局面……佔领整个太平洋的是范罗律斯家族的宫殿。三人用力量把宫殿筑在海洋之上,瑰丽雄伟的建筑,由各国贡献的美人僕婢,丰富的海上资源,加上属于家族的各行事业的收益……交织出如童话一样的梦幻宫殿。
黑夜女神轻扬漆黑的裙摆,轻盈的在黑暗中起舞……--族长的卧室--「嗯唔……不……大殿下,求你……放开小人~求你……」低泣的哀求轻呜在豪华瑰丽的卧室响起。
「我的月,你又不乖了!~要叫蓝唷~如果不是的话……」「唔呜~~」
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被箝制在一张银製雕花的大圆床上。双手被粉蓝色的丝带紧绑在床柱仰卧在床上,身上的黑色长袍被拉自胸前……白皙胸膛上装饰着两颗红艳小巧的花蕾,因为众人的凝视而慢慢挺立起来轻喘低泣而上下起伏抖擞,不自觉的媚惑令三双瞳目更沈……满室的春意酝酿着……「哥,你可真是沈得着气!~我可受不了美食放在眼前却不能吃的痛苦,现在我要开动了~你们自己走着辨吧~」
有着黑目银髮的闇说罢便开始进攻可爱的小绯樱,俯下硕向右侧的花蕾轻吹一口热气,享受的感到身下人儿震了一下的低喘。手指轻轻的在周围画圈,忽然绕到凸起按压下去,跟着便整颗含入嘴里,抓紧扭动挣扎的身体,狂放的吸吮轻齿……
「闇,月儿可不只是你一个人的……月儿,乖~让我来疼爱你……」金髮碧目的泠把月儿的身子拉过一点,也佔有着另一侧的花蕾,薄唇略施力的挤压可怜的樱桃,把一小部份的红樱纳入嘴里,舌齿也跟着来舔咬。齿缘在乳首上来回磨擦,舌尖不容拒绝的挑逗着抖震的挺直……
「求……两位殿下放开……痛……不要~呜……」各位殿下,请放过月儿~我只是一个进贡的劳僕,没有资格侍候殿下的慾望……呜~不……「闍!~你有没有看过今年各国贡品的质数?」「哼~女人不就是脱光衣服躺在床上侍候男人,关上灯还是一个样子!~」「唷!~~我说闇皇兄啦~~不要这么无情嘛,须知道对象的质素是直接影响用家的」性「趣呀!~~」「……」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反正现在有空,不如召上贡品来看看吧!~--偏殿--「殿下~这些都是各国献上的美人……专门侍从各位的需要……」「啧!~~没有什么大不了嘛!~这个啦,是各国美人质素下降还是存心气弄我们?~~贡献使者因为泠似笑非笑的戏谑而冒汗不以,眼底闪过一群影子……这是?
「喂!~大胆!这里是你们这群贱僕能够进入的地方吗?」「抱……抱歉……他们是贡上的僕婢,小人……小人立刻把他们带走!~~你们还不快走?!~」「不,他是我的」
「跟着……我们决定共同拥有你!~你是我们的捧在手心的宝贝,不準你再称自己为僕,知道吗?」「殿下……不,呀呜~~」月儿才说一句不,两颗樱桃便被大力的咬了一口……「嗯,告诉我,你是谁?~~」「……是……月儿」「嗯~是我们的月儿,现在我们要看你可爱的小花芽……乖乖的不许动」
人儿发出羞人的悲呜,泠和闇却依然无情的拉开月儿的双腿……月光下,白哲的腿被大大拉开,小巧的玉芽躺在蓝的手上,楚楚可怜的抖震着羞人的暴露……「好可爱……」
花芽被握在修长的手上,轻轻的拉开守护的花皮,如石榴鲜红的玉芽暴露在冷空气中……不……「人儿的挣扎又怎敌得过三人的箝制,摇晃的身子映入充满慾望的眼里夜……还非常漫长……蓝轻握着手上的幼芽,低下头以唇舌描绘着纤弱的形状……吸吮,轻咬,磨擦,缠绕……人儿的爱吟令夜之女神也为之羞涩「呀……唔~~」白玉的身子不断的左右晃动,似要摆脱无尽的快感……身一弓,挺立的花芽抖射着激情的爱液
呀嗯……唔……洩慾后的人儿无力的窝在强壮的胸膛,樱唇轻张星眸微启的喘息着……「月儿,现在也应该轮到我们了吧?!~」
白哲的身子被铁臂环在闇的怀中正面的跨坐着,臀部被高高的拉起,粉红的菊穴羞涩的紧闭着……泠的指头轻轻的抹着小穴的门缝,企图令紧灸的小穴放鬆一点「放鬆!~」「呜……」
紧闭的门户依旧没有开启的意思,泠无奈的摇摇头,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精緻的水晶瓶子……修长的手指在瓶子里挖出一些透明带着花香的药膏,顺着液体的润滑挤入炙热的花穴里……「呜……痛……不要~~」「月儿乖,如果不润滑的话你待会儿会更痛」蓝的手像有魔力似的磨擦着月儿前面的芽,前后都受到冲击的人儿只好乖乖的趴在泠的怀里,承受一次比一次激烈的佔有……粉红色的花穴得到充分的润泽而变得柔软,花瓣一片片的打开露出深藏着的花蕾……娇艳的玫瑰被迫盛放,一吮一吸的诱人採摘……「小月儿,知道这是什么吗?~」
蓝手上缠着一条由各种罕见宝石组成的链子,晶莹的闪烁着银蓝的光辉……「这是我们范罗律斯家族的传统,当族长找到他的命定情人便会送一条定立了契约的晶石手链给他的情人,这也是族长夫人的信物,现在这一条链子是我送给你的……你永远属于我们三人……」「不……月儿不能要……」「哦,是吗?~上面的嘴总是爱拒绝,下面的小嘴可诚实多了~」
「呀呀呜~不要……痛……要坏了……不要~~」蓝把人儿的挣扎视若无睹,手上的宝石一颗颗的塞入小花穴里……湿润的甬道被迫吞入冰冷的宝石,抖震来不及吞下前一颗,紧接又一颗挤进去了……「乖,还剩下五颗!~」
「呜呜……已经不行了……」紧缩的花穴吃下差不多整串链子……每挤入一颗,内壁里的便推进了一截……宝石的坚硬冰冷磨擦着内壁的柔软炽热,被捆绑着的人儿无力的喘息着,与自己体内冰火交溶的巨浪对抗着……「不行也要行!给我全部吃下去!~」
温柔的嗓音含着严厉的霸道「唔呜……」屏息放鬆自己的甬道,让最后一颗也挤入自己的花穴……「看,这不就全部吃下去了吧!~」整串的宝石都塞入了小巧的花穴,满满的挤压着狭小的蜜腔……最后一颗的宝石的一半被露出来,沾上液体的石子闪耀着情色的光芒……「现在……把它们……吐出来吧!~」狭窄的花腔一吐一缩的把一颗颗石子排出来,粉红色的蜜壁盈满晶莹的清泪,暗暗的花香伴着情慾的气息飘逸在午夜的寝室……内壁因为吐出宝石而露出紫红色的媚肉……鲜嫩多汁的果肉一抖一抖映入眼帘,是夏娃手上的苹果,迷惑,坠落……却叫人不能抗拒……夜色……更深了……「呼呼……呃嗯……不要……救我……不……」
吐出所有的宝石,空虚的内壁被带有催情成份的润滑剂腐蚀……炙热的甬道痒热难受……好想要……轻喘低吟的求饶只会加深男人的兽性单纯的人儿还未知道自己已经燃起三人最后的自制力……「救你?!~可以的,月儿,我乐意为你服务~」沙哑的嗓音响起……「呀呀呀……呜呜……」
蓝的硕大炙热已经无法再等待了!~抓紧定着月儿的小屁屁,拉开软热的臀瓣,刚挺粗长的炙热猛然插入月儿的花穴……疯狂的抽插,快速的抽出再一鼓作气的埋入秘穴的最深处……夜幕低垂,人儿张开叫喊的嘴被无情的封闭着,蓝双手一使劲,白哲的腿被拉至极根……大张的花穴更含入硕大的凶刃,内腔的温热紧灸令肉刃猛然胀大一圈……狂乱的抽插顶入花腔尽头的蜜芯里……「呜唔~太大了~快挤……挤坏了~~」一记强烈的插入,蓝在月儿的花腔尽处洒上炽热的白液……手中的幼芽也在高潮中得到解放……「呀呼呼……嗯嗯……」
蓝在射出热液后慢慢的抽出埋在月儿体内的巨刃……全身疲乏的人儿软软的窝在男人的身上,可惜人儿还未能休息着唷……「怎么了,月儿?!~现在……可轮到我了~~」「呀唔唔!~不要……二殿下……求你……不」
「月儿不乖唷!~要叫我泠!~」「泠……求你……」「嗯~乖~~快要舒服的了~~」
泠抱起纤弱的身子,食指抹入了人儿的体内……插至深处的指头勾起抽出骚弄,把刚才蓝射入的热液挖取出来,白色的爱液因为受到挤压而后内壁和手指中间流出……晶莹的沾上粉嫩的外壁……长指搅动着盈满液汁的蜜腔,不时发出「啾……啾」的声音……「呀呀唔……不舒服……停……」「不舒服吗?~那月儿乖乖的把腿张开小屁屁擡高,我便让你更舒服!~」「不……」「不?!~我的月儿要反抗吗?~」
「呜唔唔……」羞怯的人儿把娇嫩的双腿张开,擡高的小股随即被闇捧住……双手一使劲,两边粉红色的花瓣被掰开……泠更加插一指入花穴,两指插入,勾起,抽出……忽然撑开两片肉瓣,甬道的深穴幽处被扯开……「好可爱的小穴唷!~看那一吸一吮的咬着我的指头……粉红色的蜜洞衬托晶莹的白液真的是绝配……抽出的时候还有透明的泡沫冒出呢~真是迷人!~~闇,再掰开一点吧!」
「呜……求你……不要……不要说~~」指而增至三根了,随着指头完全抽出后又快速的整根埋入,冷空气窜入炽热的蜜腔,人儿扭动的身体烦恼的拒绝着有如快感的痛苦……「嗯~也差不多乾净了~~现在让我好好的疼爱你吧!~」泠把人儿压趴在床上,粉蓝色的丝带再次捆紧藕手……眼看疲累的人儿快要睡着,软热甬道入口处却忽然触碰到一种冰冷刚硬东西……「不要睡觉唷!~我的礼物还没有送出唷!~」「呜……」
「这是我送给月儿的礼物--一根缀以五十八颗青晶钻石的凤令牌。我说月儿啦~你知道吗?这可是范罗律斯家族的兵权信物,龙杖在我的手上而凤杖则为我的伴侣所有,亦即是你啦~」
「唔~不……」「又不吗?~那……我问一问你下面可爱的小嘴要不要吧~」「呜呜……会痛……太大了……」
「我已经缩小了!~现在给我乖乖的含入去!」泠一手插入两根手指撑开肉壁,一手缓缓的把令牌探入……一节一节的插入炽热的花道,凸起的宝石雕饰磨擦搔挖着敏感的甬道……「呜呜唔……痛……太粗……不要了……」「粗?你待会儿还要含下更粗的东西唷!~来深呼吸!~」
人儿不自觉的跟随指令深吸一口气,花腔被冰冷的撑开……握着杖的手一把插入几个关节……慢慢的摇晃探入,整根令牌差不多抹入蜜腔……被使用了大半夜的狭道再次分泌出肠液润滑腔道,让冰冷的粗长更容易沈入体内……「呀呀唔~嗯嗯……」「小月儿,我是你的谁呢?~」「殿下……」「嗯?!~」食指插入花穴,整根杖被推至深处触动花芯……「呀呀呀……是泠……泠」「唔唔~不只是泠,是你永远的夫君。你的纤巧的身体,惑人的嗓音,敏感的心灵都是属于我的,而我的一切都是你的……知道吗?~~」「……知……道……」
「嗯~很好~~我想也差不多了~来,我的月儿,好好的感受我吧!~」泠把月儿反转脸贴床铺的趴压着,拉过一个柔软的枕头垫在不盈一握的纤腰上,用膝盖拨开人儿的腿猛然抽出长杖一挺腰便挤进幽穴里狂野的抽送律动着……「呀呼呼……噢呜~」手指还插在花腔里没有抽出,两指扯开紧窄的花瓣让不继胀大的男物更顺利的深入……趴在床上的人儿上面的樱嘴被薄唇封锁吮吸,前面的小巧被大掌包裹揉搓,后面的花腔被粗暴的贯穿……
身体的每一部份也被佔有着,羞人的情事令夜女神也为之掩面……「月儿,还不準睡着唷!~」「嗯……唔唔……」累得坦软身子在床上的人儿无意识的梦呓……「……」一条蓝色的丝带由根部把人儿的小巧紧紧捆着~「呀呀呜……不……会痛……」
「那乖乖的张开腿吧!~」「不……酸软……痛」「嗯?!~」丝带一把被拉紧~「呜……」月儿依言张开已经酸痛不堪的腿,被白液盈满的腔道一缩一吐的逸出晶莹的密汁,沾在外门的痕迹散发出情慾的气息……「呀呀呀~~」
还未得到满足的闇把月儿抱起大步走进主卧室内的大浴池中……白烟笼罩着的最淫乱妖艳的夜正展开……「呀唔唔~噢呜……」
不继交替的佔有着人儿的身体,人儿的小穴也被迫开发成真正的「入口」……哭喊并没有为人儿带来一刻的喘息机会,花穴不曾休息的含入男人的刚猛……三人不断的侵佔着身下的人儿,受不了无尽激情的人儿多次在抽插中醒来,哀求着男人不可能的宽恕停止……当激情告一段落的时候,天也开始亮了~一夜的狂乱终于在晨光下结束……晨光顽皮的扰乱床上人儿的清梦……「呃唔~~」讨厌……人家还要睡啦~嗯唔!~有一点冷……抱枕,暖暖的抱枕……怎么这些抱枕这么不安份的?!~「我的小月儿,如果你再抱下去我可不保证自己对你做些什么事的唷~当然啦!~我是不反对啦~~」
「是唷!~月儿你再抚下去我可不负责唷!~」唔嗯~抱枕在说什么啦?!~不……噢……不要……「小驼鸟,面对现实吧!~」「呜……殿下……」「嗯?!~」「呃……蓝,泠,闇……」
「嗯~这才对嘛!~我想你也饿了吧?!~现在先去吃早餐吧!~」「……嗯~~」全身软麻的月儿才动起双腿便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昨夜被狂暴抽插的小穴略为移动便流出白色的爱液……这里也好像裂开了一样痛楚,还残留着一种奇怪的异物感……坚持要站起来的后果便是在站起身一半的时候因为腿软而撞入男人的怀里……「我说过,你要负责自己燃起的火种唷!~」沙哑声音的主人再次把月儿压在床上,延续昨夜羞人激烈的情事……「呜……不……」
不要不要不要……我要吃早餐啦~~可口的人儿一清早便被当作早餐给吃干抹净了~~呀呀呀~~盼儿终于完成了这一篇文了~盼儿不怕困难,不畏辛苦……含辛茹苦,上天下海,上刀山下油锅,经历七七四十九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