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电力公司的少妇

时间:2017-11-12
第一章
  七月份,省电力公司到Z 州来检查工作,今天是检查的最后一天,Z 州电力
搞了一个晚宴,说是工作餐,但是规格在当地实际上已经非常高了,整个宴会厅
里灯火通明,桌上名酒和精緻的菜餚充分显示了Z 州电力在当地的地位。
  Z 州分公司的老总王总五十多岁,胖胖的个子不是很高,小腹微微隆起,藏
在镜片后的眼睛小小的,但是眼神很犀利,一看就是个独断专行的人。
  今天是检查工作的最后一天,其实,与其说是检查,不如说是对王总的工作
成果做个肯定。谁都知道王总和省里面的关係,所谓的检查就是个走过场,连省
公司的老总对王总都要敬让三分,下面的人还会找不自在么?
  酒桌上气氛很热烈,大家说话都已经比较随意了,今天王总的心情很好,所
有的事情都已经搞定,省公司的人非常给他面子,现在应该是放鬆的时候了。对
于王总来说,除了权力之外他最感兴趣的就是女人了。
  今天晚上的晚宴,其实王总关心的衹是一个叫张丽的女人。
  张丽一头乌黑的长髮,身材娇小,皮肤白皙,虽然已经四十了,但是保养得
很好,是省电力公司有名的美女,很多男同事都把她当作晚上自己幻想的对象。
在王总看来,这个女人还有着更特殊的味道,她不是他的下属,来自于省公司,
她的表情总是矜持中又有些高傲,从第一天看到张丽开始,他就在打她的主意了。
  今天晚上她一身上班的打扮,黑色的短西装,里面是一件灰色的无袖衬衫,
一抹洁白的胸脯。一条银色的项链配上束胸的内衣,让她的胸脯显得丰满而又坚
挺。下身是一条黑色的西裙,刚刚到膝盖,黑色的丝袜包裹着结实的大腿,露出
诱人的光泽。
  脚上是一双精緻的黑色的高跟鞋,鞋跟很高,有十二公分左右,衬托得她的
身材更加凹凸有致。头髮很优雅的盘了起来,耳朵上挂了两串水晶的耳坠。这样
的装束是王总最喜欢的,端庄中透出一丝性感。他已经能想像出她在床上被自己
干的娇喘连连的样子了。
  此刻的张丽还是一副冷傲的样子,安静地坐在一侧,看着别人觥筹交错。同
行的公司老总也许是想拍王总的马屁,对张丽说,Z 州的王总可是我们公司很有
影响力的总经理,你应该去敬他一杯。
  张丽对这样的敬酒很不以为然,这种酒桌上的应酬在她看来实在是没有意义,
而且王总看她的眼光有种说不出的深邃,让她觉得隐隐有些不安,但又说不出什
么,不过领导的意思还是不太好直接拒绝的,而此刻王总也已经来到了自己的桌
边,再推迟就有点尴尬了。
  她只好端起酒杯,微笑着对王总说,「王总,您的能力大家都听说了。谢谢
您的招待。」
  王总哈哈一笑,说到,「哪里哪里,都是同事们瞎吹的。不过,我们张小姐
也这么认可我的能力,可让我受宠若惊啊。其实,我的能力不仅仅是在工作上哦,
有机会,我还想在张小姐面前展示我其他方面的能力啊,哈哈。」
  王总的话语带双关,几乎有点调情的味道,张丽的脸不禁一红,好在大家酒
都喝不少了,没有太多的人在意王总对张丽的话里其他的含义。
  一杯白酒干完,王总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小张,第一来Z 州,怎么也要三杯为敬啊。你不会看不起我们Z 州吧,还
是我们招待的不够周到,让我们的张小姐不愿意放开喝几杯?」
  「王总,我真的不会喝酒。」
  「酒哪有不会喝的,衹有不高兴喝的。怎么,看我老王年纪大了?」王总故
作生气,又带些暧昧地说到。
  「王总,我不是这个意思。」对王总的坚持,张丽隐隐有些不快,她又不好
多说什么。
  王总很坚持,虽然张丽一再说自己不能喝酒,但是还是喝了好几杯。头有点
晕,也很烫,酒精的刺激下,张丽的脸色在灯光下变得异常娇艳,既有四十岁女
人的成熟,也有一份说不出的娇羞,看得王总都有点呆了。
  边上的同事起哄说,小张今天有些累了,要不让王总先送她回酒店吧。
  张丽虽然觉得有些不合适,无奈看周边的人都还没有走的意思,自己实在喝
得有些猛了,很想回酒店躺下来,也就没有太坚持。
  黑色的奥迪A8悄无声息穿过城市的高速,张丽半睡半醒地躺在宽大的后座上,
黑色的短裙缩到了膝盖上面,露出了一截丰满的大腿,在丝袜的包裹下,散发出
一股引人犯罪的诱惑力。酒精让张丽的心跳比平时快了很多,急促的呼吸让她的
胸脯上下起伏,浑身燥热难当。
  王总看着,不禁有些心潮起伏,很想现在就把手伸到张丽的衣服里,摸摸那
对衹属于她老公的乳房,真没想到省公司里还有一个这样秀色可餐的美女。
  从高架看去,整个Z 州灯火阑珊。王总瞄了一眼身边的张丽,她的眼睛还是
半闭着,车内很安静,安静地有点暧昧。
  王总把右手放在了真皮的座位上,有意无意地手背碰到了张丽的大腿。
  张丽感觉到了王总的动作,心里不由紧张起来,看来这个王总不是什么正人
君子,但是一方面,酒精让她很无力,另外一方面,此刻的她在王总的车上,也
没有什么余地可以躲避,只好微微地移了下腿,眼睛还是没有睁开。
  她现在实在不想和王总对视,凭借女人的本能,她能感觉到王总的眼神此刻
一定充满着一种男人对女人才有的特殊的慾望,她衹希望这段路程能快快到。王
总也没有太过分,因为很快他就要随心所欲地佔有这个女人,用他男人的强悍。
  城市酒店是Z 州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省公司的人住行都是王总亲自安排的。
路上,他又打了个电话给酒店的总经理,让他把顶层的总统套房準备好,这个套
房其实就是王总在Z 州的一个很特殊的地方,在这儿,没有任何人能打扰到。门
一关,里面完全与世隔绝,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有人知道。
  车到酒店,刚刚停稳,门口的招待生就慇勤地拉开了车门,王总架着张丽的
一衹胳膊扶着她下了车。
  冷风一吹,张丽衹觉得一阵晕眩,步履踉跄中不由自主地靠在了王总的身上。
王总顺势就将一衹手绕过张丽的肩膀,将她半搂在自己的身边,就像一对亲密的
情侣。
  张丽虽然觉得很不好,无奈实在头晕的厉害,衹能顺着王总的脚步往前走。
王总的心情开始变得非常兴奋,半拉半拽地将张丽拖进了直达套房的电梯。
  这个套房确实很豪华,厚厚的地毯踩上去,很柔软,一点声音都没有。房间
布置得也很别緻,欧式的家俱在水晶吊灯柔和的灯光下,体现出一种特别的奢华。
最别緻的是靠墻的几面硕大的镜子,从地板一直到天花。对面就是一张几乎和床
一样宽大的沙发。
  王总扶着半醉的张丽摇摇摆摆地走到边上,然后让她斜靠到沙发上,此刻的
张丽,短裙丝袜和高跟,脸色绯红,眼睛半闭,娇柔中带着一丝妩媚,非常性感。
  王总衹觉得下身一阵发热,他喜欢女人穿高跟鞋,特别喜欢让女人穿着丝袜
和高跟鞋给他干。
  他很随意地坐在了张丽边上,很关心地问,「小张,怎么样?酒好点了?」
一边说一边腿有意无意地碰到了张丽短裙下穿着的丝袜。
  「没事,歇一会儿就好了。」张丽低头说到。
  「屋里热,来,把外套脱了吧。」说完,也不由张丽反对,一衹手把着张丽
的胳膊,另外一衹手绕到张丽的背后帮她把黑色的小西装给脱了。
  张丽里面穿了一件灰色的真丝无袖衬衫,面料很软很贴身,几乎可以看到里
面胸罩的形状。露在外面的两条胳膊光洁而又细腻,这是一个平时很注重保养的
女人,典型的小家碧玉式的少妇。
  王总的手抓着张丽的胳膊,并没有鬆开,人却贴着张丽过来了,粗重的呼吸
直接喷在张丽光滑的肩头,带着一股重重的烟臭味。
  张丽尽力地向沙发的角落退着,「王总,您这是干什么……?」
  王总的手上下抚摸着张丽的手臂,「小张啊,从晚上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
了。明天我就打电话给你们老赵,最近把你调过来。」
  张丽的脸一下涨的通红,「王总,你说什么呀?我现在很好,谁说要调工作
了?」
  她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是那种娇嗔薄怒的样子,却让王总此刻不禁心
痒难耐。
  「调过来,我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呀。」王总有些嬉皮笑脸的说到。
  「王总,你别开玩笑了。」
  「哈哈,我没开玩笑。你们老赵我很熟,一个电话的事情。」
  「不要,我现在很好。」张丽急忙说。
  「我会让你更好的,我看你也是过来人,你是我喜欢的那种女人,今天晚上
就别走了。」王总一边说,一边一衹手就放在了张丽的膝盖上重重地按了一下。
  电力公司里老总骚扰女下属的事情,张丽多多少少听说过。但是她没想到同
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时之间,张丽有点慌了神,酒也醒了不少。
  「王总,不,……,不行,……」张丽双手用力扯着王总的手,人试图站起
来。
  「没关係,今天晚上就我们两个人,害什么羞啊,……」王总一把拉住她,
一边手顺着张丽的膝盖就往大腿上摸去。
  张丽的大腿结实而又丰满,在丝袜的包裹下,既温润又光滑。
  「来,让我摸摸,……」王总的话和动作都越来越放肆。
  「王总,您别这样,我有老公了。」感觉到王总越来越不老实,张丽一边抗
拒,一边哀求着。
  「这有什么关係,像你这样漂亮的女人,哪个男的见了能不心动?今天晚上
我会让你好好尝尝做女人的滋味。」一边说,一边手继续用力地分开张丽的双腿,
往中间摸去。
  「你干什么?」张丽没想到王总会这么过分。她试图夹紧自己的双腿,竭力
躲避着王总进一步的侵扰。
  「哎呀,摸一下又有什么关係。」王总的语气变得有些无赖。一衹手将张丽
压在沙发上,腿卡住了张丽的腿,另外一衹手继续往中间摸去。
  「王总,不行,不可以!」
  「别不好意思,啊,……」
  王总说完一翻身抱住了张丽。将她牢牢地压在了下面。肥肥的嘴唇往张丽的
脸上拱着。膝盖将张丽的腿用力分开,压住,然后手就摸到了张丽的阴部,一把
盖住,用力搓揉起来。
  此刻的张丽已经完全在一片混乱之中。上身的西装在撕扯中完全敞开,灰色
的衬衫被掳到了小腹上方,露出了里面白色真丝的乳罩。王总的一衹手伸到了里
面,用力地抓住了张丽的一衹乳房。
  她的乳房不是很大,但是很结实,一点都没有下垂。小小的乳头还有点粉红,
不像很多中年妇女那么黑黑的。王总很有技巧地用手掌绕着乳头转着圈,轻微的
摩擦让张丽浑身像过了电一样。虽然竭力忍耐,还是禁不住「哦……」地一声发
出了低低的呻吟。
  王总一边摸着张丽的乳房,一边伸出舌头在张丽的脖子上,脸上舔着。张丽
扭着头,用手试图推开王总。
  宽大的镜子里,男人肥胖的身子重重地压在女人的身上,裙子在挣扎中已经
被撩到了腰上。两条修长结实的腿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被掰到两边叉开着。穿
着细细的高跟鞋的脚在地毯上杂乱无力地挣扎着。两衹手被王总用力的向上按在
沙发的靠背上。身子象蛇一样在他的身体下扭动着。安静的总统套房里衹有女人
低声的挣扎呻吟和男人沉重的呼吸声。
  「宝贝,你想死我了,不干你,今天晚上我活不下去了。」王总说着手就伸
进了张丽的内裤里,用食指和中指按住她的阴唇,上下抚摸起来。
  「不要啊……」此刻的张丽真正地感到了害怕,她开始用力挣扎,可是她越
挣扎,王总就越兴奋,像铁钳一样的双手让张丽觉得自己的胳膊都快给王总捏碎
了,剧烈的疼痛让她无法抵抗,衹剩下带着哭腔的求饶,「求求你,不要……」
  但是这更加激发了王总的兽性,嘶的一声,他撕开了张丽的丝袜。一把拉下
了里面小小的内裤,然后手指就插到了张丽的阴道里。张丽的下身毛不是很多,
两片肥肥的阴唇像贝壳一样紧紧地夹住了王总的手指。

 「看来和你的老公做的不多啊,下面还这么紧。」王总一边亲着张丽的乳房,
一边下流地在张丽的下身捣弄着。
  自己最隐秘的地方被另外一个男人随意玩弄,张丽从小的教育让她无法接受。
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她用膝盖使劲顶开了王总,一翻身从王总身子下转了出
来,向门口跑去。
  王总并没有追,「怎么?你想去哪儿?你这样跑出去,明天谁还会相信你今
天晚上没事?」
  这句话象把锤子重重地将张丽砸在了门口,抓住门把的手此刻却再也无力扭
下去。是啊,自己的外套还在沙发上,衬衫的扣子已经在刚才的撕扯中全部掉了。
这样半身赤裸地走出去,以后还怎么做人。
  就在张丽犹豫不决的时候,王总已经来到她的身后,一把拉住她的腰,连拉
带扯往回推。
  房间中央是一张圆形的大餐桌,中间还放着新鲜的玫瑰,王总将张丽拉到桌
边,在她背后一推,巨大的惯性把张丽重重地压在了餐桌上,脸撞在玻璃檯面上,
很疼很疼。可是王总好像全然没有看到,一衹手用力地按住张丽的背,一衹手用
力地扯下了她的短裙。
  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毫无遮拦的暴露在王总眼前,今天张丽穿了一双十二公
分高的黑色的高跟鞋,这样的姿势让她的双腿绷得笔直,上身趴在桌上,整个人
被摆成了一个非常淫蕩的L 型。臀部高高翘起,好像正在等待男人……
  王总来回抚摸着张丽圆圆的屁股,一边开始解自己的皮带。他的下身已经完
全胀大了,又粗又长,黑红的龟头青筋暴厉,在张丽雪白的屁股衬托下显得更加
兇猛无比。张丽趴在桌上,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反抗。衹是默默地流泪。听到背后
传来悉悉索索的解皮带的声音,她知道今天晚上是无法逃过这一劫了。
  「求求你,王总,放过我吧……」张丽在做着最后的哀求。
  王总不再理会张丽说什么,一把将张丽的内裤扒到了膝盖的位置,然后小腹
贴在了张丽身上,中间是一个热热长长的肉棍。
  张丽扭动着身体,想要躲开。下身的阴毛不断地来回摩擦着王总的阴茎,又
麻又痒的刺激让王总的慾望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他一衹手用力压着她的背,
脚伸到了张丽中间,用力分开了她的两条腿,另外一衹手抓着自己的阴茎对準了
张丽。
  感觉到王总热热的东西贴到了自己最隐秘的部位,张丽不禁泪流满面。一场
工作晚宴,现在却要被自己的领导强姦,身上还穿着平时上班的套装,这样的反
差让她的思维一片混乱。
  王总用力一挺腰,粗大的龟头就一寸寸地挤进了张丽的阴道里。不知道是紧
张还是乾涩,或者王总的那个东西实在很大,张丽衹觉得下面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此刻的张丽几个小时前在酒桌上还是那么矜持,此刻却衣衫褴褛地趴在桌边,
雪白的屁股高高地翘着,中间一根又黑又粗的肉棒已经全部没入了紧紧的阴道里,
脚上还踩着黑色性感的高跟鞋,缠绕的丝袜和内裤让她的腿无法全部打开,却让
她的下身更紧地包裹住王总的阴茎。
  王总衹觉得下面像有一衹小嘴一样咬住了自己坚硬的阴茎,不由地舒服地吸
了一口气。毕竟是个少妇,不同于外面卖的,插进去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张丽此刻能做的衹有呻吟,哭泣,和断断续续地哀求,已经完全放弃了反抗,
身后的这个男人在不停地用力,那根不属于自己丈夫的男人的粗大的肉棒在她的
身体里一次又一次的横冲直撞。两衹大手紧紧地拽着自己的乳房,用力掐着乳头,
胸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给王总扯了下来,掉在了地板上,整个人给弯成一个大
大的弓字,房间里衹有肉体相撞的啪啪的声音。
  「怎么样。知道老子的厉害了么?还要装么?你就是个骚逼,喝酒的时候老
子就想操你了。」王总一边抽插,一边用最粗鲁的语言发洩着自己的快感。
  「不要……」张丽哭泣着。
  「啪,啪,啪」王总很用力,幅度也很大,肉体撞击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
异常清晰。由于鞋跟又高又细,在王总的大力撞击下,张丽衹能踮起脚,尽力保
持着平衡。鞋跟都离开了地面,衹有鞋尖还勉强支在地面上。腰也弯的更低了。
  渐渐地,在强烈的抽插下,张丽的下身由疼痛转成了生理上的刺激,哭泣也
变成了压抑的呻吟,「喔,喔,……」毕竟她是个结过婚的女人,之前的反抗来
自于对贞操的保护,此刻这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另外一个男
人佔有,此刻的反抗已经毫无意义,生理上的刺激逐步佔了上风。
  感觉到身下女人的变化,王总也改变了自己的方式,不再是大力的插入,而
是紧紧地贴着张丽的屁股,将阴茎最大限度地挤了进去,顶在里面,然后开始上
下转动。一阵又一阵的刺激让张丽的神志渐渐模糊,呻吟的声音开始变大,变快。
王总奋力顶了几下后,缓缓将阴茎拔了出来,然后转身将张丽按在了地板上。
  张丽此刻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王总全部脱掉了,衹剩下黑色的丝袜和脚上的高
跟鞋。跪在地毯上,屁股高高地撅着,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腿缝中间依稀可
以看到一簇黑黑的阴毛和粉嫩的肉唇,因为连续的抽插,微微有些发红,上面亮
晶晶地还挂着王总的体液。摸着张丽的屁股,王总再次对準了她,弓下腰,插了
进去。
  里面更加温润,更叫潮湿。每次插进去,都能感觉到肉壁的包裹。王总减短
了频率,但是每次的幅度变大了,一次次拔的很出来,然后再很深地插进去,插
地非常深,黑黑的大腿直接压在了张丽的屁股上。
  几次下来,张丽给干的浑身发软,人趴在了地板上。手和腿叉开成了一个大
字型。张丽能感觉到王总的阴茎越来越硬,就像一根发烫的铁棍,每次都戳到她
身体的深处,很痛,因为他很使劲。
  王总越来越兴奋,频率也越来越快,女人的哭泣已经完全变成了呻吟。雪白
的肉体在暗红色的地毯上就是一个巨大的慾望的漩涡,王总每一次的插入,自己
的阴茎都能感觉到不同于夜总会那些客户送来的小姐的娇媚和性感,淫蕩但不放
蕩。
  张丽趴在地板上,衹觉得王总的肉棒要把自己搅碎了。这个不久前还道貌岸
然的领导现在却在自己的身上,像个魔鬼一样一次次地佔有着自己的身体,对丈
夫的羞愧,对王总的愤恨,对生理上的刺激,都让她觉得自己都快要疯掉了。
  王总的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快,下面的东西也越来越硬。张丽能感觉到男
人快要射了,而王总丝毫没有要拔出来的意思。
  她竭尽全力地挣扎着,随着一股热流猛力地冲击到她身体的深处,王总停了
下来,趴在她的背上喘着粗气。
  张丽终于有力气推开了他,踉踉跄跄地冲到浴室里,锁上门,一边流着眼泪,
一边打开水笼头,使劲地沖,她衹觉得自己身上好髒好髒。很多次听到同事说过
关于公司里领导和女下属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都很不屑,却没想到如今自
己却……
  好久,她才从浴室里出来。
  王总正坐在沙发上抽烟。又恢复了平时那幅阴觎的样子。看着双眼红肿的张
丽,不以为然地说:「小张啊,想开点,做都做了,还难受什么。放开点,以后
跟着我,有你舒服的。」
  张丽恨恨地盯了王总一眼。
  「小张,我很喜欢你。今天晚上的事情我都好好替你保存下来了。工作调动
的事情你好好考虑一下。」
  「王总,你说什么……」张丽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王总阴阴地笑了一下,打开了电视的遥控开关,屏幕上跳出了一个男人骑在
一个女人身上的情形。扬声器里传来了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喘气,赫然就是刚才
王总强姦自己的场面。
  「你,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衹是希望小张你以后能经常来走动走动。」王总笑着说,镜片后
两道色迷迷的目光,盯着张丽,彷彿她什么都没穿。
  张丽这才发觉自己已经掉进了一个可怕的陷阱中。



(第二章:意淫)
一个多月来,王总一直在不停地骚扰着张丽,象个连绵不断的噩梦。张丽也感觉到,这事情绝对不会只是停留在电话骚扰那么简单。因爲那天晚上的事情,都给王总录了下来。自己赤身裸体趴在那儿,随意被一个男人操弄的场面如果传到网上的话,那么自己就无法做人了。所以,王总每次电话裏那些无理的要求,张丽只能默默地忍受。
这天,电话又响了,看到那个熟悉的号码,张丽浑身都起满了鸡皮疙瘩,但又不敢不接。好在现在办公室裏只有她一个人。
喂…张丽压低着自己的声音。
小张啊,最近好么?王总粗重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还行。
什么叫还行?下面的逼又痒了?
王总您说什么呢?我在办公室呢?
什么什么呀,最近和你老公做了几次?
没有几次…
那就是有了?说说看,最近一次操你是什么时候?王总故意用了操这个最粗鲁的字眼,体会着一种特别的快感。
张丽觉得自己的脸涨得通红,但是又不得不把自己夫妻间那些隐秘得事情在电话裏很具体地描述给另外一个男人听。王总有着特殊的癖好,要求张丽每次都把细节一点不留地告诉他。在什么地方,穿没穿衣服,穿什么样的衣服,什么样的方式。每次都让张丽说得浑身发烫,恶心的同时,有的时候下身也会莫名其妙地湿了。
上个周末…
哦,在哪儿?
家裏…
家裏什么地方?
王总…
说还是不说啊?
客…客厅裏…
哦?是么?王总明显来了兴趣。客厅什么地方?
沙发
有没有穿衣服?
是…白天,他不知道怎么就想要,我正準备出门呢。
什么样的衣服?
一条长裙
什么顔色的?
黑色
还穿了什么,丝袜和高跟鞋么?王总的声音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嗯…
什么样的?
灰色的长筒丝袜,黑色的鞋。
多高的跟?
六七公分吧…
真够骚的,穿这样你老公当然要干你了。王总的语气裏除了兴奋居然还带了丝嫉妒。说,他是怎么操你的?详细点!
我要出门,他叫住了我,说正好孩子不在家…然后就抱住了我,说他想…
然后呢?
他从后面抱着我,吻我的脖子,手就开始摸我的乳房…
然后呢?
我给他摸得好软…
哦,然后怎么样?
感觉到我的反应,他就把我的裙子撩起来,手伸到中间,摸我的下面。
接着说
张丽可以听到电话那头王总的呼吸声已经变粗了。她心裏暗暗歎了口气,继续在电话裏给王总描述着和自己老公做爱的每一个细节。
我给他摸得好难受,也轻轻地叫了起来。然后他就把我带到了沙发边上,也不让我脱衣服,就叫我趴在那儿。
是不是像条狗一样趴在那儿?
是,是的…不管王总说什么,现在张丽都会顺着他的意思说。
然后他就把手伸进裙子裏摸我。
摸哪儿?说详细点。
他先摸我的乳房,然后用手指捏我的乳头。
给他摸硬了?
是的。
然后呢?
然后他就撩开我的裙子,开始摸我下面。
下面是什么地方?
就是那儿啊…
说!什么地方?王总的语气很强。
摸,…,摸我的逼,…张丽知道王总想听什么,可是每次她都觉得很难说出口。
怎么摸的?
先是在外面,然后就伸进来了,用他的手指插我,插得我好软好软。
接着往下说。王总一边说,一边电话裏传来悉悉嗦嗦的解皮带的声音。张丽知道王总此刻一定是将他那个东西也掏出来了。
然后他就…
就什么?
就开始操我。张丽没有再犹豫,她知道王总喜欢她用操这个字。
怎么操你的?
让我趴在沙发上,他从后面操我。
他的鸡巴很硬么?

很大么?

接着说,他怎么操你的。
他扶着我的屁股,让我的手撑在沙发上,他站在后面,开始使劲地操我。
操得你叫了?
是的。
怎么叫的?叫给我听听。
喔…喔…张丽此刻也顾不得什么了,她娇喘着模仿着那天的声音,略带颤抖的声音仿佛她此刻正在和她老公做爱。
电话那头王总的呼吸明显加快了。张丽知道他快射了。
他的大还是我的大?
…。
说啊
王总您的大
喜欢让你老公操还是让我操?
我不知道…张丽实在说不出口了。
呵呵,好好,那就找个机会我们两个一块儿操你,一个上面,一个下面。正好你有两张嘴。
不要,不要。 张丽真的有点慌了,她不知道王总说的是真是假。
呵呵,那你喜欢我操你么?
喜欢,我喜欢王总你操我。 张丽急忙回答说。
你就是个欠操的骚逼。
我是,我是。
是什么?
我是个骚逼。
操死你,我操死你。王总嘶吼着,射精了。
好久,当张丽準备把电话挂了的时候,王总突然冒出来一句。小张啊,明天你来趟我办公室吧。
明天?
对,我会和你们老赵打招呼的。
哦,…张丽一时不知道怎么应对。
记着,就穿那条裙子。
张丽好像明白了什么,脸不由地红了。


第三章 偷情

第二天,张丽被司机小赵接到了Z州电力。黑色的长裙,灰色的丝袜,黑色的高跟鞋,就象上个周末一样。今天王总不再那么性急,进了办公室,他让张丽坐在沙发上等等,然后就开始处理文件,接电话。时不时还和张丽聊几句工作上的事情。好像张丽真的是来出差的。
好不容易熬到快下班,王总才算差不多了。伸了个懒腰,一屁股坐在了张丽的边上,上下打量着她。
不好意思啊,小张,今天事情比较多。
没事,没事,王总,您接着忙。张丽连忙说,她最好王总能一直忙下去。
可是王总此刻显然要忙的不是工作了,他的手搭在了张丽的腿上,开始不安分地上下抚摸起来,光滑柔顺的丝袜很有质感。小张,一个月没见,你越发漂亮了,怎么样,有没有想我啊?
没,…,哦,想,…张丽显得有点儿语无伦次,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
哈哈,到底想还是没想?
想…
嗯,怎么想,哪儿想啊?
……
是这儿么?
王总一边说,一边手就伸到张丽的裙子裏面,顺着大腿往中间摸去。
王总,你,…张丽扭动着身子,脸涨得通红。
哈哈,别不好意思啊。
虽然张丽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毕竟这儿是办公室,给王总这么摸来摸去,她的心理上实在有些难以接受。
怎么,还不好意思?没在办公室做过?
“王总,别这样,…,不要在公司吧。张丽低声哀求着。
是么?你喜欢在哪儿?王总调侃着。
张丽明白自己的话给王总抓了个把柄。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总不见得还要告诉王总在哪儿干自己吧。
小张,别担心,我这儿,谁都不敢进来。再说了,我就喜欢这样的地方,这样才有味道。在家裏,你是你老公的女人,他想怎样操你就怎样操你。在公司,你就是我的女人,明白么?
张丽不敢说什么,被强奸的录像还在王总的手上。传出去,对王总来说,不过是多了一件风流韵事,可她张丽就无法做人了。
来吧,宝贝,这两天我想死你了。让我亲亲。王总一边说一边扳过张丽的肩膀让她面对自己。然后用一只手搂着她,让她弯着身子贴住自己,开始一点点亲她的脖子。湿润的舌头在她白皙的脖子上缓缓滑过,象条小蛇一样,让张丽又痒又紧张。
王总,别…别这样…张丽无力地推阻着。
王总并没有理会,一边舔着张丽的脖子,耳朵,一边手就摸到了张丽的胸部,隔着裙子开始抚弄张丽的乳房。张丽的乳房本来就很敏感,加上这个男人毕竟已经和自己发生过关系。心裏已经没有象上次那么坚决了,做一次和做两次又有什么区别?王总这么一摸,她就有些气喘不匀了。
男人和女人一旦把那张纸捅破了,那么所谓的矜持也就成了表面的功夫。她不再多想,既然无法逃避命运,何必再增加自己内心的压力。闭上眼睛,张丽放松了身体,不再抗拒,任王总在自己身上到处乱摸。人轻轻地呻吟着。哦……
感觉到张丽的变化,王总一反上次的粗暴,变得很有耐心。他轻轻把张丽推倒在沙发上,一只手隔着裙子按在她乳房的部位,继续搓揉着。心情放开的张丽变得很敏感。王总的手掌每个动作都让她感觉到一阵阵酥痒。她扭动着身子,甚至挺起自己的胸脯,迎合着王总的每一个动作。
看着这个女人变的投怀送抱,王总更加大胆,一边抚摸,一边用腿分开了张丽的下身,膝盖紧紧地顶住了她的中间。张丽的身子变得更加柔软无力。两只手本能地搂住了王总的脖子。裙子滑到了腰间,两条穿着黑色丝袜的长腿大大地分开,细细的高跟鞋一只搭在沙发上,一只搭在了一边的茶几上。柔软的身体随着王总的动作在沙发上轻轻地扭动着。
王总顺势亲住了张丽的嘴唇。两个人在沙发上亲热地吻在了一起,就象久别的情人。
王总一边吻着张丽一边手就顺着脖子伸进了她的胸口,挑开乳罩,用手指轻轻地捏着她的乳头。张丽的乳头非常敏感,随着王总粗大的手指来来回回的拨弄,变得一点点硬了起来。啊…王总不停的挑逗让张丽的情欲逐渐占据了上风。白嫩的脸颊泛出一丝红晕,双手用力缠住了王总的脖子,身子紧紧地贴着王总肥胖的身躯,情不自禁地扭动着,喘息着,呻吟着。丝袜包裹的大腿随着王总的动作无力地一开一合,下身痒痒地,伴随着一阵阵的空虚。
迷离中,她感觉到王总抓住了她的手,往下拖着。
四十多岁的女人最懂得男人。张丽知道男人此刻想的是什么,虽然这个人不是她的老公,但此刻的她已经完全不再顾及这些了。在王总的引导下,她的手慢慢地移到了王总的两腿之间,隔着他的裤裆抚摸起来。然后慢慢地拉开了王总的拉链,主动将手伸到了内裤裏面,轻轻地抚摸着那团又热又粗的东西。
沙发上男人和女人紧紧地缠绕在一起,互相把手伸到对方的衣服裏摸着对方最敏感的部位。
房间裏变得异常的安静,只有粗重的喘息声,弥漫着一股淫靡的气氛。
王总看着张丽乖巧淫蕩的样子,舒服地一转身仰坐在沙发上,叉开了双腿,手搭在张丽的肩膀上往下按。张丽会意地从沙发上爬起来,俯下了身子,蹲在了王总的双腿中间,将王总的阴茎掏了出来。黑黑的阴茎此刻又粗又大,散发着一股浓浓的味道。黑中带紫的龟头,此刻已经硬得发亮。
但是这一刻的张丽感觉的不是害怕,而是一种兴奋。她一只手握住王总的阴茎,伸出嫩嫩的舌头,顺着龟头的下方,一圈圈地开始舔弄起来。一股鹹鹹的味道,有点腥,此刻的张丽已顾不上这些,她想的只是怎样取悦这个男人。
她张开殷红的嘴唇,一点一点将王总的阴茎含进了嘴裏。
感觉到一股温热包住了自己发胀的下体,王总不由舒服地长出一口气。张丽的口交很有技巧,嘴唇张成一个圆圆的O型,舌头软软地挡在牙齿前,小手握着王总粗长的阴茎,象做爱一样开始有节奏地用嘴套弄。一个一直优雅,矜持的女人,穿着长长的黑色的裙子,盘的一丝不苟的头发,此刻正跪在男人的下面,鲜红的嘴唇中间,黑色的阴茎一进一出,发出吱吱的吮吸声。
男人的阴茎变的越来越粗,越来越硬。感觉到王总的变化,张丽充满了成就感,下身竟然慢慢地湿了。
这个女人,上次还是那么冷傲,那么远不可及,此刻,黑色的长裙,黑色的丝袜,黑色的高跟鞋,正全心全意地跪在地毯上给自己口交,想到这儿,王总兴奋地再也克制不住了。来,趴那儿。王总一把将张丽拉了起来。张丽顺从地转过身,双手撑在沙发的扶手上,屁股高高地撅了起来。王总站到了张丽的身后,将她的裙子撩到了腰间。
黑色的丝袜和细细的高跟鞋将她的两条腿勾勒出一条完美的曲线,修长而又性感。王总看得只觉得下身一阵阵发紧。他一把将张丽的丝袜连带着内裤褪到了膝盖,将自己硬挺的阴茎对準了张丽雪白圆润的屁股中间黝黑的性感地带。
感觉到王总的东西凑了上来,张丽也努力地分开自己的双腿,将屁股擡得更高了。 成熟的少妇和青涩的少女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一旦放开了心理的闸门,就变成了一个性感的尤物。湿润的下体闪烁着诱人的光泽,微微张开,等待着男人的占有。
王总抚摸着张丽雪白的臀部,挺了挺自己已经硬得发痛的阴茎,顶住了张丽下面软软的阴唇。然后缓缓地用力,粗大的龟头一点点地插了进去。
啊…
裏面很热,象一张温暖的小嘴,紧紧地咬住了王总的阴茎。每一寸的进入,都带来一阵麻麻痒痒的感觉。真正让王总感觉到身体下的女人是个极品中的极品。
宝贝,你的逼很漂亮啊。告诉我,给几个男人上过了?
王总…。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给谁操不是操啊?说,之前给几个男人上过?王总肆无忌惮地抽插着,挑逗着。他喜欢这种征服的感觉。
张丽的脸羞得通红。确实,她和她现在的老公结婚的时候,已经不是处女了。但是,对她来说,这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此刻,被王总这么一问,尘封多年的往事又在心底泛起。
看张丽默不作声,王总很得意。
象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可能只有一个男人呢。哪天我再给你介绍几个…一边说,一边用力地往裏面挺。让你尝尝两根鸡巴的味道。
张丽只觉得一根很热很粗的棍子正在不断地越插越深。和自己的老公是完全不同的感觉。陌生而又刺激。
对于王总的话,此刻她并没有多想。
心理上和生理上的巨大反差让她变得很敏感。这是自己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她甚至有些潜意识地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这种被人强迫,被人玩弄所带来的刺激。
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让她疯狂,让她迷失。她紧紧咬住自己的嘴唇。尽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双手紧紧抓住沙发的扶手,穿着高跟鞋的脚用力地踮着,将自己的屁股高高地翘起来,努力地迎合着王总的每一个动作。
一阵抽插,连续的刺激让张丽几乎喘不过气来。王总也越来越兴奋,那天在电话裏积蓄的疯狂正一步步被释放出来。怎么样,比那天过瘾么? 舒服…张丽想也没想地回答。她只希望王总不要停。不急着出门么?王总一边说,一边接着动作。张丽一愣,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王总在说自己那天和自己老公在家做爱的事。脸不由地飞红。什么呀…宝贝,别不好意思,和我说说,当时你老公是怎么操你的?张丽没想到王总在这样的时候居然问这个。
自己的下身正插着另外一个那人的阴茎,却要描述和自己的老公怎么做。但她也不敢拒绝王总的要求。只好低声轻轻说道,他在背后,一边用手摸我的胸,一边干。干什么?干那儿.哪儿?王总不依不饶。干我的逼。张丽脸涨得通红回答到。说完之后有种奇怪的感觉,不是羞耻,而是放纵,和奇特的轻松。浑身变得更加敏感,王总每一次地插入,都让她大声地呻吟起来。仿佛此刻她背后的王总才是她真正的老公。
办公室裏传来一阵阵肉体撞击时啪啪的声音,中间夹杂着隐隐的水声和女人此起彼伏的呻吟。听的外面的司机小赵也不由地下身都硬了起来。很难想象,这个路上还那么小家碧玉的女人,此刻正在裏面被老总从后面猛干,叫床的声音比A片中的女优还要诱人。
连续的抽插和撞击让张丽此刻已经完全趴在了沙发上。头埋在靠垫裏,屁股高高地翘着,中间王总粗黑的阴茎正有节奏地一进一出。
干了一阵,王总也有些累了。他拔出了自己的阴茎。
张丽本能地说道,不要…
王总哈哈一笑,怎么样,舒服吧?来,把裙子脱了。
张丽扭捏地说道,这是在办公室啊。
没关系,现在不会有人进来。
尽管不适应,张丽还是顺从地解开了裙子背后的拉链,把裙子从头顶脱了下来。
还有内衣和内裤。留着丝袜和高跟鞋,其他的都脱了。
只穿着丝袜和高跟鞋的张丽坐在了王总的大腿上。两脚尖尖地踮着地,下身插着王总粗大的阴茎,一上一下地套弄着。虽然也和自己的老公这样做过,但是此刻的张丽体会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淫蕩,放纵,疯狂,什么都有。王总粗大的双手抓住自己的乳房,娇嫩的乳头在王总的揉捏下,不断地变换着形状,阴茎随着自己的每一个动作一次又一次地顶到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张丽放纵地尖叫着,喘息着。不断扭动着的腰肢让王总差点就射了出来。
他一把将张丽推倒了地闆上,象条狗一样趴在那儿,然后顺势骑在她的背后。此刻男女都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肉欲中。生理上的本能让张丽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她的脸贴着地毯,屁股用力的向上翘着,迎合着男人一次又一次猛烈地沖击。王总渐渐地压在了张丽的身上。她人整个已经俯卧在地毯上,腿尽力向两边岔开,王总不停地蠕动着臀部,用力地在张丽的身体裏搅动着,越来越硬。
张丽知道王总快射了,她并没有要求王总拔出来。此刻的她,只希望满足身上的这个男人的任何要求。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越粗暴,她越兴奋。当一股股热流在她的身体裏爆发的时候,她也再一次到了高潮,和她老公做,她从来没有这样过,异乎寻常的满足。也许,这个男人真的改变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