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三章 公孙降伏

时间:2018-01-13
寂静的凌晨,细碎而轻灵的脚步声在叶天龙的耳朵里不断的响起,应该说,当这个声音在长廊的那一头响起之时,叶天龙就已经适时的醒来。
  虽然经过了昨夜连场的欢娱大战,但是叶天龙却没有丝毫的倦怠和疲劳感,相反的,现在的他浑身充满了舒畅空灵的感觉,整个人感到神清气爽。可以说,现在的叶天龙,如果有几天不和女人欢娱的话,他的内心就会充满了烦闷和暴躁,甚至会产生嗜血的冲动。
  他略一低头,便看到了在自己的怀中,暗黑一族的少女那张白皙娇嫩的粉脸正紧紧的贴在他的胸口,小巧的鼻中舒缓地喷出淡淡的幽香气体,喷得他胸前皮肤温温的麻麻的。
  在叶天龙的左右两边,是辛西雅和另外一个女神战士,她们微微昂着头,嘴角一丝微笑若隐若现,脸庞那一抹曲线在微弱的光线下,闪着淡淡的光晕,金色的长髮散乱的铺满了床头。
  三人在叶天龙醒来之时就已经惊醒。清澈动人的明眸之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满足感,娇颜之中充满了动人的风情和迷人的柔情,如果说有哪一个男人在这样三双明眸注视下不感到自豪和满足的话,那他一定就是石人了。
  叶天龙不是石人,他比起一般的男人更加喜欢看到女人的这种表情,因此,他心中的满足和自豪简直难以言状。
  似乎是能够感觉到叶天龙心中的想法,玉珠等三女眼中的柔情更炽,如水的眼波更是要滴出水来。她们的双手,也开始在叶天龙赤裸的身躯上温柔的抚摸起来。
  脚步声在门口停下来,接着传来了轻轻的叩门声。
  「尊敬的陛下,鲁图先大人有急事求见。」
  从依依不捨的玉珠和辛西雅等三女身边离开,叶天龙花费了极大的气力。
  步出房门,叶天龙一眼就看到了,在长长的走廊上站立着八个女神战士,正是有她们在这里守卫,所以玉珠和辛西雅她们才会放下一切的警惕心,和他在房间里面整夜都胡天胡地,尽情欢娱。
  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虽然叶天龙有些不喜欢鲁图先在这个时候来打扰自己,但是想来如果没有发生特别紧急的事件,冰血鬼族的男人是绝对不会来这里煞风景的。
  凌晨五时,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守卫了一夜的警卫人员开始鬆懈下来,而準备接班的人员则刚刚从睡梦之中醒转,正处在一个从昏聩到清醒的过程之中。
  在两个女神战士的陪伴之下,叶天龙来到了前厅。早已等待在此的鲁图先见到叶天龙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马上上前向他施礼。
  见礼完毕,叶天龙不待落坐,便出声询问道:「出什么事情了吗?」
  「陛下,公孙家来人了。」鲁图先一张嘴,就是让叶天龙猛的一愣,「她们要投降。」
  「你说什么啊?」叶天龙的屁股还距离椅面五寸,便硬生生的停住了。
  「公孙家的使者来了,她们要向我们投降。」鲁图先倒是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讶之色,依然用十分平静的语气回答道。虽则在刚刚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冰血鬼族男人的内心也曾经被大大的震惊了一下。
  「这个变化也太快了一点吧?」叶天龙的屁股重重的落到椅子上,坚实的梨花木大圈椅发出了一阵抗议的叫嚣,不过,当事人却没有丝毫的感觉,他紧紧盯住眼前冰血鬼族男人那张缺乏表情和血色的脸庞。
  「我们刚刚议定要对付她们,没有想到她们就马上投降了,这可真是计划跟不上形势变化了。」叶天龙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鼻子,发出一阵苦笑。不过,一向有着超常自我好感的男人,很快便陶醉于自我的成就之中,「这应该是公孙世家看到我们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决定重新寻找一个强有力的靠山了。现在这个时候,在法斯特的南方混,如果没有我们的允许,公孙世家的很多堂口就要完蛋了。」
  「陛下,这倒说不準,小心其中有诈。」鲁图先提醒道:「公孙家的转变也未免太快了一点,她们可是和吉里曼斯的关係密切,而且一个世家的改换门庭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的,不要说别的,光是世家之中的那些长老们也不是一下子说变就变的。」
  「那么,她们也许很早就应该有这样的打算吧!」
  话虽如此,但是叶天龙的语气之中也不太肯定,毕竟像鲁图先所说的,一个在大陆上屹立不倒的大世家,不可能这么容易屈服的,何况叶天龙和公孙世家好像还没有真正接触过,也没有出现任何形式的明里交手,公孙世家为什么无缘无故就来投降呢?
  「吉里曼斯刚刚被击败,公孙世家就来投降,这也实在太奇怪了。而且就在我们要对她们动手的前一刻,她们也算得太準了一点吧!」
  听到叶天龙的自言自语,鲁图先的脸上闪过一丝愧色,「陛下,实在是卑职的无能,没有想到公孙世家还有这样的一手……」
  叶天龙挥挥手,打断了冰血鬼族男人的自责,对于他来说,如果有些事情一时想不通的话,就乾脆不去思考,只要有一个明确的结果,而且这个结果也符合他的口味,那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望着鲁图先,叶天龙含笑道:「这样不是更好吗?如果公孙世家就这样投降我们了,我们也可以省下很多的力气。」
  鲁图先应了一声之后,对叶天龙说道:「现在公孙世家的人就在门外,陛下要见她们吗?」
  「这些事情你们处理了就是,不需要在这个时候打扰我的好梦嘛!」叶天龙从椅子上站起来,伸手拍了拍鲁图先的肩头,对他说道。
  这一次,冰血鬼族的男人倒是没有什么不安的表现,而是急忙对叶天龙说道:「陛下,公孙世家的人带来了她们的礼物,她们将现任的家主公孙三娘缚来,当作吉里曼斯的亲信党羽献给我们。」
  「什么,有这样的事情?」叶天龙顿时又是一愣,「这倒是有趣了,难道公孙世家的人可以造她们家主的反吗?那个什么公孙三娘做家主好像也做得太失败了一点吧!」
  十分意外的,冰血鬼族的男人笑了一下,确切的说,应该是鲁图先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而已。
  「公孙世家的代表还想和陛下您谈谈,因为她们希望从陛下的口中得到明确的承诺,保证她们公孙世家以后的安全以及在帝国继续生活的权利。」
  「有意思,实在是有意思。」叶天龙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去看看公孙世家的代表吧!」
  ※ ※ ※
  随着门外的卫士一声传令,一名美艳的少妇当头款款步入大厅,只见她身着大红短袄,一袭同色的百褶长裙,一张鹅蛋脸庞,两弯柳眉,双泓大眼,一管小巧鼻樑,圆润小嘴,未语先笑,嘴角现出两个浅浅酒窝,胸前双乳高耸挺立,窈窕腰肢盈手可握,形貌娇媚,风姿款款,竟是连整个大厅都像亮了许多。也许论姿色,她比起站在叶天龙身后的两个女神战士还要差上一品,但是她的风情和冶艳却是大大超过了她们。
  随后是两名士兵押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女人,这个女子低着螓首,满头的青丝低垂,看不清她的相貌到底如何,但是光看她的身材,就是不得了的。尤其是在黑色绳索缠身的情况下,胸前的双丸因上下两道绳索的捆绑,变得硕大耸挺,在紧紧包裹的白纱裙之下不住颤抖跌蕩,似乎要裂衣而出,映衬得其下的蛇腰更显纤细,彷彿绳索再紧一点就会断掉一般。
  四个人走到叶天龙的跟前,两名负责押送的士兵行礼后退下,只剩下两个女人跪在大厅的当中。
  望了一眼鲁图先,叶天龙从冰血鬼族的男人眼中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便出声询问道:「你就是公孙世家在此地的堂主香玫吗?是你抓住了家主公孙三娘?」
  靠近叶天龙的那个美艳少妇低头恭敬的应声道:「是的,陛下。在奴婢身边的这个人,就是公孙三娘。」
  「好,你先起身吧!」叶天龙说罢,便转而对公孙三娘喝道:「抬起头来。」
  香玫恭敬的应声之后,从地上爬了起来,站在公孙三娘的旁边。此时,原本低头不语的公孙三娘也慢慢的抬起了头。
  这是一张称得上国色天香的脸庞,杏眼桃腮,玉颜流波,唇红眉黛,妩媚妖艳照人,但是叶天龙从她的双眸之中,看到了一丝别样的味道存在。这是一种略带虚幻的不真实感,飘忽不定的眼神,反映出她此刻内心深处的一种心情。
  瞬间,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叶天龙的心中升起,对面公孙三娘内心情绪的波动,十分清晰的传到了他的心中,至此,叶天龙才真正肯定,自己对于「龙之心经」的领悟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这也要拜于凤舞和龙灵儿她们的协助,使得叶天龙现在对于心理和精神波动的把握有了相当的自信。
  「你真的就是公孙三娘吗?」
  听到叶天龙含笑提出这样一个问题,非但是香玫和公孙三娘的神情猛的一变,就是站在叶天龙旁边的鲁图先也是微微一楞。
  「陛下,她真的就是我们的家主公孙三娘……」最快反应过来的香玫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向叶天龙膝行了两步,抬起头惶急的说道。
  「该死的贱人,还敢胡说八道,她真的就是公孙三娘吗?」叶天龙厉声喝道,同时用手一指跪伏在地上的公孙三娘。
  「陛下饶命,奴婢真的不敢有丝毫的欺骗之心,她就是当家的家主……」香玫不住的向叶天龙叩首,惶急的分辩道,那种哀求之相,令人不得不相信她话语的真实性。
  「哼,说的好听,你们这么一点彫虫小技,还能够隐瞒得过我的眼睛吗?」叶天龙嘿嘿一笑,「她根本就不是公孙三娘……」
  话音未落,变故猝生。
  手脚一伸,原本紧紧缚在公孙三娘身上的黑色绳索一下子寸断,每一段均化为致命武器,呼啸着朝叶天龙飞去。
  同时,公孙三娘的整个身躯飞扑向叶天龙,在空中手脚齐出,纤纤十指张开如利爪,丝丝锐利的劲气破空,高速涌动的气流和空气产生摩擦发出刺耳的厉声,空气之中甚至可以闻到淡淡的焦烟味。
  「烈火魔焰爪。」
  月之神殿的十大绝技之一,只有月之神殿的长老级人物可以学习,竟然会出现在眼前这个公孙三娘的身上,这一下,即便是叶天龙也不敢掉以轻心。
  站在叶天龙身后的两个女神战士,早在公孙三娘跃起之际便抢身冲出,两把飞电标枪在空中交错,吐出了道道炽热的闪电。
  鲁图先身影幻灭,再现,已经到了公孙三娘的身侧,他同样也是十指成爪,尽出全身的力量,在他的爪前,甚至可以用肉眼看到白色的冰柱。
  「凝血鬼爪」对上「魔焰爪」,两种魔法属性完全相反的爪功在封闭的空间之中硬捍,这绝对就是力大者胜,谁的功力深厚,谁就是胜家。
  所有的事情都是发生在一瞬间,甚至可以说是电光石火之间,早有防备的叶天龙也才刚刚伸手运功在自己的身前布下严密的防御网,眼前的四个人已经猛烈的接触上了。
  红白两色的光芒在大厅上空猛烈的纠缠着,冷热的气流相交,发出嗤嗤的异响。
  烟气蒸腾,阵阵白烟不断从四个人接触的地方冒出来,几乎在一瞬间便瀰漫了整个大厅。
  三声娇叱几乎是同时发生的,人影的激烈纠缠很快就结束了。而原本让叶天龙一直在暗中防备的香玫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好像完全被眼前的变故吓呆了,只是跪在地上,确切的说,应该是浑身软在地上,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鲁图先的双手和公孙三娘的双手紧紧相扣,十指交错,扣得非常牢,但是显然鲁图先的功力比公孙三娘要高上一筹,公孙三娘的双手以及手腕的可见部位,已经变成了一种骇人的苍白颜色。
  但是对于公孙三娘来说,更可怕的还是两个女神战士的飞电标枪,一左一右,交叉着从腋下穿过,将公孙三娘架在半空之中,而她们另外空出来的一手,则分别压在了公孙三娘的两边肩头上。
  原本守卫在大门外的卫士听到里面的动静,早已手持武器,大步冲入大厅,口中更是大喊大叫,人人奋勇救驾,但是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却是如此一面倒的场面,心想也只有接下来打扫战场的份了。
  神色凌厉的望了一眼软在地上目瞪口呆的香玫,叶天龙冷哼了一声,道:「你们还真是有一手啊!居然想到藉机行刺。」
  「陛下饶命啊!奴婢实在是被迫的。」香玫这时好像才从惊吓之中清醒过来,连忙向叶天龙求饶道:「她是月之神殿的月舞宫主,在给奴婢下了禁制之后,就逼着奴婢来这里了,这一切都是她计划的。」
  盯着香玫看了半天,叶天龙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罢才对有些不知所措的香玫说道:「到现在你还想着欺骗我,她一个月之神殿的宫主怎么可能拿到你们公孙世家的信物,不要告诉我,你们公孙世家的信物都是放在外面,随便给别人拿的。」
  瞬时,整个大厅的气氛又是一紧,非但是假冒的公孙三娘,就连鲁图先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不过,前者和后者动容的原因却是截然不同的。那个月舞宫主是惊讶于叶天龙居然早已知道是一个阴谋,还敢让她们继续演变下去,她甚至怀疑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发疯了,还是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相信,才敢如此托大的面对她们。
  而冰血鬼族的男人则是惊讶于叶天龙的心思居然转的这么快,连他也是刚刚想到这个问题的,难道说自己的主君早已知道这件事吗?可是,这样一来,主君的胆子也太大一点,幸好自己仔细检查过香玫的全身,也确定她的武功非常浅薄,所以就算这时不制住她,她也没有什么大浪可以掀起。
  「没有办法了,居然连这一点也让陛下您想到了,真是彻底的失败了。」
  长长的歎息了一声,原本跪坐在地上的香玫缓缓从地上站起来,神色也恢复了妖艳如初,虽然没有见到她怎么展开动人的媚笑,但是举手投足之间那种入骨的冶艳和风骚却是实在勾魂,大厅之中那些个卫士即使没有看到她的正面,仅仅看到她的背影和肢体动作,竟然也无不露出了心驰神往的失魂状。
  「你的销魂蚀神功的确是高深可怕,可以说比任何的利器都要厉害百倍,难怪你敢孤身犯险,因为实在没有多少人面对像你这样的尤物可以痛下杀手。」
  话虽如此,但叶天龙的眼中并没有出现魂与色授的光芒,相反的,他此刻的眼神之中多了一份冷冽的杀气。
  随着他的话语,叶天龙举步向香玫行去,眼神紧紧吸住对方的视线,口中缓缓说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你是何方的神圣了吗?」
  苦笑着缓缓摇头,香玫出人意料的将自己的双手向叶天龙伸出,欺霜赛雪的皓腕、修长曼妙的玉指、软弱温婉的玉掌,看不出有丝毫的武功。但是双手紧扣月舞宫主的冰血鬼族男人突然间感到一阵心悸,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神情一收,叶天龙的威态一敛,刚刚想说话,蓦然,站在他面前的香玫那双兰花玉手如水波般的轻柔拂动,周边的空间一下子急剧变化,好像变成了一团粘稠的泥潭,让人不禁生出一种有力无处使,身不由己的无力感。
  「柔情缚身,黯然化骨。」
  敏锐的感觉到气流的异常,见多识广的冰血鬼族男人忍不住惊叫出声。也难怪他会如此动容,因为这八个字代表着一种上古奇术,一种已经近千年都没有在大陆上出现过的奇术。
  发觉到不对的叶天龙已经先一步运劲护身,但是即便是他提足了十成的功力,却也无法在对方的压迫下出手。可以说,他的全身都因为绕身旋舞的气流而变得暖洋洋的,一种奇特的软绵绵的感觉从心底升起,有如春日的倦意,让人骨酥肉软。
  原来在一开始,叶天龙的心神便被慢慢的侵入了,因为面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绝世妖姬型的艳丽女子,根本没有一个人会想到她会有如此的奇术,可以在不知不觉之中入侵对手的心神,一旦心神失守,纵使你有绝世的武技,也没有办法使用了。
  这正是「柔情缚身,黯然化骨」的精髓所在,它的实施者不需要具备丝毫的武功基础,所以很难让人对其产生十足的防备之心,而且它最可怕的还是后手。在它施展之后,如果外力贸然加入,将会导致整个空间的能量大爆炸,殃及所有在场的人。
  也正是这样的原因,所以鲁图先和女神战士也只有站在那里着急的份,没有一个人敢轻举妄动。
  要是单单牺牲一个人倒没有什么关係,他们所担心的是,空间能量大爆炸首当其冲的对象,就是「柔情缚身,黯然化骨」的实施者和受者,到时候叶天龙就成为最大的受害者了。但是站在那边,看着叶天龙被慢慢的迷惑失神,他们又实在是难以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