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暴露妻子的刺激

时间:2018-01-14
週日,父母想孙子,把儿子接到了他们家,就剩下我和妻子两人在家。最近看网路的暴露文,看得自己虚火上升,每次不管是和妻子做爱还是自己意淫的时候,总是幻想着暴露妻子的画面,心中想带妻子外出体验暴露刺激的欲望无可遏制的滋长着,撩拨得我口乾舌燥,只是一直苦无机会,今天看着就剩下我们夫妻两人在家,被暴露妻子欲望刺激得火烧火燎的我,终于决定今天带着妻子体验一下暴露的刺激来发洩郁结在心底的骚动。就调教妻子的过程来说,都是遵循着循序渐进的原则,而暴露也是这样,时间、地点、人物都契合了暴露的要求,这样夫妻双方才能体会到其中的三味。
否则,一方感觉不安全、不自然、不舒服的话,另外一方也就兴趣索然,这不但会造成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的结果,而且还会在夫妻双方心里留下不好的阴影,对夫妻情趣的作用产生怀疑,甚至影响夫妻感情。
我从接触并尝试淫妻这个範畴以来,始终都认为淫妻活动是为了避免夫妻双方因为时间所造成的审美疲劳而互相厌倦,进而影响夫妻感情,造成夫妻之间沟通的误会,影响家庭和谐,甚至造成家庭破裂。
淫妻如果运用得法,将会是调剂夫妻生活的良好催化剂。淫妻恰好可以让夫妻双方平淡的週而复始的夫妻生活,增添从未有过的激情与刺激,这不但因为淫妻表面上的冲破社会基本道德规範和自身道德底线时所带来的矛盾与激蕩、所带来的刺激,而且淫妻的字意,我的认为就是夫淫妻乐这个乐字,我认为在这里不光指妻子精神上的欢乐、心理上的轻鬆,还主要是指妻子肉体上的欢愉。
所以,淫妻活动要想顺利、安全、愉快的进行,并完满的结束,是需要夫妻双方在平时的日子里不断地互相探讨和共同尝试的,在这个过程里,无形地就加强了夫妻双方的交流机会,并促进了彼此的信任与依赖。我认为淫妻的过程里,让妻子感受过外面的男人,从而杜绝了产生第三者的可能。首先,这次暴露地点的选择,我选择的是位于离家不远位置的兆麟公园。之所以选择这里。
第一,我选择的暴露时间是在傍晚到夜间,这个时段公园里的照明很暗,但是公园围栏外的路灯却很明亮,微弱的光线使树丛里的环境更符合淫妻暧昧的基调,还不影响视线。
第二,由于不好掌握暴露结束的时间,所以结束暴露后回家的街道,为了安全考虑就不能太偏僻,而兆麟公园外正好都是繁华街路,半夜的时候也是行人不断,这也符合暴露里安全的考虑,尽管公园里偏僻幽静,但是如果有什么突发事件的话,隔着一道栅栏就是繁华的街道,便于保证我们夫妻的安全。
第三,由于这个公园离家近,所以我们也经常去散步和看广场舞,对公园里的环境十分熟悉,而且在妻子不知情的情况下提出去公园,也不显得尴尬。最主要的是,我和妻子有几次夜间为了赶近路穿过兆麟公园的时候,我注意到在公园阴暗的树丛下、绿色的木质长椅上,都坐着几个乘凉的男人,有几次我都感觉到他们看过往女士那绿色的眼光。其次,就是妻子穿着的选择,既不能太暴露也不能太保守。
穿着太露骨了,妻子会很尴尬,毕竟没有哪个家庭主妇会穿着情趣内衣出门,如果因为穿着让妻子神经紧张,那妻子会变得很敏感,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那暴露的情趣就要大打折扣了。但是也不能穿得太保守,如果妻子穿裤子和上衣出门的话,到有了暴露的时机,总不能要妻子立即解衣釦、摘腰带吧?那样不自然不说,也很少有妻子会主动配合。无意中暴露,妻子可以接受,主动宽衣解带,就另当别论了。
所以,在晚上妻子暴露的穿着上,我颇费了一番心思,最后我为妻子选择了一条橘红色的短连衣裙,黑色薄丝袜,超高跟鞋。这件连衣裙是不久前我陪妻子逛街时买的,这是一件橘红色的裸肩半长连衣裙,裙子的下襬刚到妻子丰满浑圆的大腿偏上的部位。之所以选择这件裙子,一个是这件裙子的长度适中,既不太过暴露,又能把妻子浑圆白嫩的性感美腿显露无遗。最主要的是,这件裙子的拉链在背后,从后领口的位置直到臀部上沿的部位,如果把拉链全部拉开,那整件纱质的连衣裙就会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完全脱离妻子丰满白嫩的躯体。
妻子的内衣,我选的是一套紫色的内衣套装,无肩带窄胸围和一条蕾丝的小三角内裤。内裤的前部是蕾丝镂空设计,妻子的阴毛在撩起裙子下襬之后尽显无遗,裆部的布条很窄小,妻子肥厚的大阴唇还有三分之一露在布条外面。丝袜我选了一双黑色的薄款长丝袜,高跟鞋我选的是一双黑色腕带超高跟鞋,这两样的组合配上妻子丰腴白嫩的美腿,我感觉最符合我心中淫妻的形象。而且在我心里还有一个想法:繫腕带的高跟鞋不但更凸显出成熟女性的性感,而且如果女人被操的话,无论什么体位都不会从脚上脱落。
那样的情景,妻子穿着丝袜的小腿被扛在男人的肩膀上,性感的玉足穿着黑色的腕带高跟鞋,随着男人的插入拔出节奏来回地晃动。一想到这样的画面,我就性慾亢奋。
而且鞋跟超高,有十六公分,更让老婆臀部后提翘高,让男人捅的更深入,更能插进子宫底部,达到喷精激射的快感。再有就是涉及到暴露所需要的一些物品的準备,随身物品就不详述了,主要有一样,是我特意出去到情趣用品商店买的,那就是女用外阴涂抹催情膏。
我考虑到,如果暴露的时机合适,这主要是帮助妻子冲破尴尬与羞涩的心理障碍用的。女人在插入前和插入后的心理是完全不同的,被男人干过与否,面对淫妻的态度也是大不相同的,淫妻最主要的就是开局,能否让妻子觉得自然并有所突破。据卖给我药膏的情趣店大姐向我介绍讲,这种药膏涂抹到女性外阴以后半个小时,女性就会感觉外阴有火热的烧灼感,并且伴随着骚痒的感觉,此刻如果没有阴茎插入的话,这种感觉是无法缓解的,只会越来越渴望鸡巴的插入。
一想到妻子由于阴部骚痒,努力地夹紧大腿,用力扭动的样子,我的心里好像燃起了一团火,对马上要到来的暴露更加期待了。最后我考虑到,要让妻子在暴露的过程中显示出自然风骚的一面,时机最好选在排卵的时期。如同动物发情,雌性对交配受精的渴望,用句AV术语来说,就叫慾求不满。所以,我决定在今天进行,刚好正值老婆生理週期第十四天,最兴奋的时刻。
出门暴露之前先好好的挑逗与撩拨妻子一番,最好弄得妻子在性的感觉方面处于不上不下的状态,然后再找机会把外用催情药给妻子抹在阴部,之后再带妻子去公园,开始进行暴露。由于家里只有两个人,所以晚饭準备得也很简单。「老婆,晚上儿子没在家,好几天没出去散步了,咱们一会去兆麟公园溜跶溜跶吧?」
一想到马上要出门暴露妻子丰腴白嫩的身体给陌生的男人欣赏视姦,妻子的阴道今晚还会被陌生的鸡巴插入、被别人的阳具玷汙,我的心情就激动不已。为了怕被妻子发现我的骚动,我努力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声音稍显颤抖的询问着正坐在我对面吃着晚饭的妻子。妻子回应着我的提议:「也好,正好那里有跳广场舞的,我也想去看看。只是老公,现在天黑得早,咱们待不了多久。」
我的心里嘿然一笑,心想,只怕是要天黑才好呀!不过我嘴上回应着:「没事,反正离家近,大不了溜跶一会就回来。」
「行,那一会饭后歇一会,咱们就走。」
听到妻子同意了我的提议,我的腿在桌下激动得直抖,匆匆吃了几口就先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表面看是饭后的休息,其实一方面是为了平复激动的心情,一方面是把关于暴露的所有细节再在脑海里过一遍。我一直认为,行成于思,毁于惰。这句话则适用于淫妻的範畴:爱妻子,想让她快乐,作为丈夫,脑袋里就必须想事。
五、六分钟后,我又把所有的步骤与细节都回想了一遍,觉得没什么问题,我把催情膏的小管塞进沙发坐垫的缝细里,预备一会出门前给妻子涂抹在阴蒂和整个阴部上。这时收拾完餐具的妻子从厨房里走进客厅,坐在沙发里。我伸手搂过妻子滑润的肩头,在妻子的头髮、额头、鼻樑、丰唇上进行着轻吻,鼻腔中充斥着熟女的体香,嘴里喃喃的说:「老婆你这么美,这么骚呢?我一见你就想操你……」
妻子被我突然的吻,吻得喘息连连,喃喃的回应着:「讨厌,尽说没用的,我有那么好吗?」
「我就喜欢操你的骚屄。老婆,好久没在沙发上操屄了,今天儿子不在,让我操你吧?」
「不要……坏老公,一天不想正事。天还没黑呢,丢死人了。」
我知道这是妻子女人的矜持,口是心非,这时我在妻子阴道里抠弄的手指间传来湿滑的触感,结婚十几年,对于妻子的性特徵我早已了熟于胸,我知道挑拨妻子情慾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于是深插一下后抽出湿漉漉的鸡巴,然后在手边拿起催情膏,趁着妻子还沈浸在性交的余韵里的时候,快速的把膏体挤在手上,把整个沾满膏体的手掌在妻子湿漉漉的阴部涂抹了一番,然后把药管塞回沙发的缝细里。
「老婆,我买了一种新的润滑液,一会试试操屄如何。呵呵!」
我涂抹完,找了个藉口和妻子解释着。看着涂抹上催情膏的骚屄,我心里当时的激动无以复加。「讨厌,弄得下面湿乎乎的。老公,晚上再操吧,咱们还要出去散步呢!」
嘿嘿,亲爱的妻子说出了我的心声,真是我的好老婆。「哎,那好吧,回来再收拾你。」
我故作不捨的从妻子的腿间起身,又体贴的说:「老婆你就别动了,我去给你拿衣服。」
说着我亲了一下妻子的乳头,在卧室的衣柜里给她拿来早已準备好、单放在衣柜一角的内衣、丝袜和连衣裙。「嗯,好的,老公。」
平时我也总帮妻子拿衣服,所以妻子也没在意,只有我拿着衣服走出卧室的时候,拿着连衣裙的手在裙子下面微微地颤抖。「老公,你真好。」
妻子半裸着起身吻了我一下,抱着我给她準备的衣服,赤着脚跑进洗漱间去换衣服了。我也起身,在卧室穿好体恤和长裤,準备好随身的手机跟避孕套。十几分钟以后,我和妻子挽着手走在去往公园的路上,妻子的头髮高挽盘在头顶,画着淡妆,穿着连衣裙。
我认为这条裙子除了穿脱方便以外,最大的亮点就是把妻子丰满的双腿淋漓尽致的展现在人们眼前,每一个与妻子擦身而过的男人都会本能的回头盯着妻子裙下的美腿,他们的目光告诉人们,他们是多么渴望把这双美腿抱在怀里揉捏把玩……虽然没去到公园,可是男人们视姦妻子腿肉的目光已经使我的鸡巴肿胀起来,不得不微微的弯着腰,挽着妻子滑嫩的玉臂向公园走去。
进入公园时看了一眼手机,已快近晚上七点了,这时正是初秋的季节,眼看着天色逐渐黯淡下来,微微的小风吹过,让人感觉到一丝凉意,但却舒爽无比。不经意我们看到草堆里有被丢弃的避孕套,妻子笑着说怎么那么没公德心,我接着说那我们不戴套直接干,就不会乱丢。妻子说不行啦,不小心射进去怀孕就糟了,回家戴套子再弄,不然就只能射外面喔。我们沿着公园的人工湖从南向北缓缓地散着步,间或聊着一些有趣的话题,我偶尔给妻子讲着一些在网上听来的暧昧的黄色笑话,弄得妻子娇笑不止。我虽然与妻子闲聊着,但眼角的余光却扫视着小路两侧树荫下的座椅,特别是阴暗树丛浓密的地方。
这时我们已经走过了半个公园,来到了北门,纪念碑的小广场前正有一个方阵的广场舞在表演,妻子兴趣盎然的去到观看的人流前,而我则和妻子约好了地点,然后走到纪念碑的围栏前,坐在围栏上面抽着烟,等待观看广场舞的妻子。
这时,我旁边不远的围栏上坐着抽烟的男人引起了我的注意,自从想要暴露妻子的想法产生后,我晚上也来过几次公园,对晚间自己溜跶的男人也特别注意过,眼前的这个男人我见过几次,有一次夜间和妻子横穿公园时,在南门的树丛长椅子上,当时这个男人自己独自坐在上面抽烟,他那看到裙装妻子的眼神,连我都感觉到慾火的灼热。这个男人体型瘦高,身高得有一米八十多,留着半长的中分,肤色黄黑,长鼻樑,厚嘴唇,手脚宽大,上身穿着一件白底蓝杠的半新体恤,下身一条藏蓝色西裤,赤脚,穿着一双褐色的塑料拖鞋。
之所以会注意到他,除了平时看到他总是很晚还一个人在公园里坐着,所选的地方还都是一些树荫茂密的阴暗处,而且还因为我看到他的目光总是在跳舞的女人的臀部和乳房上扫视,而且一手插在裤兜里,在他的裤裆部位有一个明显的凸起在快速的移动着,很明显,他在看着跳广场舞的女人手淫。综合了这些信息后,我决定把今晚暴露妻子的对象选择为这个猥琐的男人。
我起身,走到这个男人身旁:「大哥,有火吗?我出门忘记带了。」
我随意的找了一个大众的理由和他搭讪着,我心里想道:『机会我给你了,能不能把握就看你的了。』
这个男人一看我过去,马上把插在裤兜里的手抽了出来,藉着射灯的光线,我看到一只粗糙的手背,不用想手心里的茧子一定也很厚,但这双粗糙的手给我他的力量很大的感觉,一瞬间,我好像看见这只粗糙的、刚刚还在握着鸡巴手淫的大手,在握着妻子丰满柔软的乳房肆意的揉捏着……在我错神的工夫,男人憨厚的笑着起身:「没事没事,抽烟的人,这都是常事,来,给你。兄弟也是来看跳舞的?」
说着,还递给我一个「你明白的」
的眼神,接着还猥琐的笑了一下。「哦,大哥你总来看?」
边熟络着,我顺手从兜里掏出一盒黄鹤楼,递给他一支,然后自己也点上。就这样,我们就坐在一个围栏上随意的聊了起来。「呵呵,兄弟的烟不错啊!」
男人美美的吸了一口,由衷的讚歎道。要说男人之间的交往也简单,一支烟,一杯酒,就可以从陌生人变为无话不说的朋友,特别是我还有意地迎合着他的话题,刻意的接近着他,所以不一会的工夫,我就对他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这个男人姓齐,今年四十岁,哈市兰西县的人,老婆和孩子都在老家,他自己在哈市打工,在附近的一幢高层当保安。由于宿舍太热,所以一到晚上就来附近的公园凉快,由于老婆不在身边,所以也顺便来公园里看看城里女人的屁股和奶子,过过乾瘾。这个老齐的条件很符合我心里对淫弄妻子的单男要求,既没有什么背景,也没文化,身强力壮,又对女人的身子极度渴望,而且他身上憨厚与猥琐结合的气质很让我满意。「呵呵,大哥,我今天是陪着老婆来的,一会还要再玩会。你也转转,碰到再聊。」
同时我递给他一个颇有深意的眼神。听到我的话、看到我暧昧的眼神,老齐愣了一下,连声说:「好好好,大哥就在不远坐着,呵呵,你们要有空,咱们就聊聊。」
说完「嘿嘿」
的笑着,本就不大的眼睛瞇成了一条缝。我也笑着起身说:「大哥,那我去等老婆了,你忙着。」
老齐连忙起身要送我,我示意他不必,然后回到刚才的地方坐下,激动的抽着烟等候老婆回来。广场舞终于结束了,人流散去,公园里也陷入了黑暗幽静的氛围,不平静的只有我胸膛里那颗骚动的心。
妻子来到我身边,我斜眼一瞅,老齐在离我们八、九米处,楞愣的不错眼珠的瞅着妻子裸露出裙外的大白腿。我嘿然一笑,挽着妻子随意地聊着刚才的广场舞,顺着公园右侧的甬道从北向南往回家的方向走去。藉着点烟的机会,我看到老齐隔着八、九米跟在我们身后,他还装出随意的样子,不时地扭头四处看看,但眼光始终盯着妻子的大腿,手插在兜里,在裤裆里不时的上下移动着。
我之所以选择在这一侧往回走,是因为在离公园南门三百多米处有一片两米多高的丁香林,在夜色的笼罩下,显得丁香的叶片墨绿墨绿的,而且整片丁香林附近没有射灯,外人如果不走近,什么也看不到。在丁香林的中心有一块五、六平方米的空地,有一个一米方圆的石桌,石桌四週散落着五、六个石墩子供游人休息。已经快要走到丁香林了,我感到妻子走路的姿势很怪,夹着大腿,摆臀的幅度很大,一怔之后,心里了然,是催情膏起作用了。我在夜色中突然转身抱住茫然的妻子,双手紧贴着妻子丰满的臀瓣抚摸揉捏,嘴里与妻子深深的舌吻着。
「不要……老公,回家再玩好吗?会被看到的。」
妻子在我的怀里扭动着。我趁妻子哀求的时候,把妻子连衣裙的下襬撩起,夹在妻子内裤边缘的鬆紧带里。我擡头看到老齐,他已经拉开裤鍊,露出一根硕大的鸡巴,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看着妻子露出的屁股和大腿,正快速的用粗糙的大手撸着老二。我不顾妻子的反对与哀求,拉着裸露着下半身的妻子来到丁香林中间的空地上,老齐则蹲在不远处的空地处看着我们,手里抚摸着他裸露出来的鸡巴。我把妻子推倒在石桌上,然后沖着老齐招了招手,老齐立刻快速的来到石桌前。这时我对老齐说:「大哥,机会难得,把握好呀!我在边上歇会,裙子的拉链在后背。」
然后我就看到老齐也顾不上和我招呼,快速的扑到仰卧在石桌上的妻子身上,下身紧顶着妻子的腿间,一双大手和嘴巴揉捏、抚摸、啃咬、舔噬着所能接触到的每一寸香甜的美肉……妻子的惊叫和老齐「呼呼」
的喘气声,组成了今晚丁香林里诱人的淫靡乐章。妻子惊恐的与老齐撕扯着:「老公,救我!不要啊,你别摸那里!啊……不要……」
一番撕扯后,老齐放开了妻子,而妻子马上从石桌上坐了起来,捂着双乳,嘤嘤的抽泣着,丰满的身躯瑟瑟发抖。老齐来到我面前,说道:「兄弟,你劝劝弟妹,我怕硬来会弄伤她。」
我拍拍老齐的肩膀,走到石桌前搂着妻子的肩膀安慰着她:「老婆,老公只是想体会一下不同的刺激。你看,齐哥怕弄伤你,都停下了,他家在外地,玩过一次就拉倒。他太想女人了,每天坐在公园里自己撸,你就让他满足一次,反正也没人知道。好吗?老公太想看你被男人操了,算老公求求你了。」
贤慧善良的妻子马上跳到地上拽起我:「老公你别这样,我同意还不行吗?你让他过来吧!」
我深深的吻了一下妻子,然后拿出避孕套给老齐:「齐哥,你过去吧!」
老齐见妻子羞涩的站在石桌边,双手紧紧地揉搓着裙襬,丰满的肉体微微发抖,兴奋的几把扒光了身上的衣物,挺立着粗大的鸡巴走到妻子身后,用他的大手扯过妻子的嫩手,放在自己的鸡巴上下的套弄着。妻子羞得满面通红,头深深的低着,木然地套弄着老齐粗大火热的鸡巴。老齐突然用手拉开妻子身后的拉链,妻子「啊」
的一声惊叫,连衣裙瞬间滑落到妻子的脚裸。老齐抱起几乎半裸的妻子,把妻子横放在他的大腿上,顺着妻子的脚裸把连衣裙扯下,扔在旁边的一棵丁香树上。妻子始终低着头,为了平衡,紧搂着老齐的脖子。老齐扯掉妻子的胸围和内裤,然后把妻子的臀部放在石桌的边缘,随即蹲下身去,粗暴疯狂地舔吸着妻子的阴部,两只手臂上举,粗糙的大手揉捏着妻子白嫩的乳肉,妻子挺立起的乳头在老齐的指间若隐若现,丰满的乳房在老齐的大手间变换着各种不可思议的形状……妻子一开始还忍着,后来也配合着老齐的舔噬,诱人地淫叫起来,「嗯……啊……」
的呻吟声迴响在夜晚的丁香林内。几分钟以后,老齐站起身来,舌头满足的舔噬着厚厚的嘴唇,把妻子的双臂搂在他脖子上,双手抱住妻子的臀瓣,老齐看了我一眼,把避孕套往地下一丢,我回以默许的眼神,只见他下身用力一挺,粗大的鸡巴滑入了我的禁脔。「啊…你怎不戴套子…」
妻子被老齐的大鸡巴撑得阴道一痛,呻吟的叫出声,然后就看到老齐耸动着黝黑的屁股,快速的抽插起来。后来妻子被老齐操得浑身瘫软,仰面躺在石桌上,老齐把妻子的双腿扛在肩头,一手搂着妻子的腿,一手揉搓着妻子的乳房,下身快速的抽插,就这样姦淫着妻子。老齐操了妻子半个小时,快射精前问我一句「可以射进去吗?」
此时此刻我内心激动万分「全部射进去啊,通通射给她,让她怀孕…」
妻子听到后惊讶的想挣脱,但来不及了,他一声狂吼后插到底,在子宫最深处喷发积蓄许久的浓精,无数精虫正摆尾奋力着游向卵子。晚风吹动着树叶,在空地的石桌上,高潮后的妻子呈大字型全裸的躺着,脚上仍穿着高跟鞋,橘红色的连衣裙随意地挂在丁香树上,随着晚风轻轻的摆动,好似在诉说着经历过的淫乱……我走到妻子身边,掏出纸巾,细心的擦拭着淫乱的痕迹,然后扶起妻子,穿好衣物,走出树林,在公园保安怀疑的眼神里走出公园。「老公,看到我被男人体内射精,很刺激吗?你高兴了吧?」
「老婆,我……」
「老公,我今天高潮了好几次。被射的好满足,受孕也没关係!」
「老婆,那…如果真的怀孕…就生下来吧…用来见证这次的高潮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