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白领丽人 第十一章 男子汉屌丈夫

时间:2018-05-08
走向石美人工作的大办室之前,先要经过董事长办公室。
  这时的董事长办公室门紧闭,不知道下旨开除石美人的二龙头唐小姐是否在里面,我向门口贴近了些,里面声息全无,没有张班长所说「闹得凶」的感觉!我转头看向旁边大玻璃格间的秘书室。
  嘿!昨夜在接待室摸黑被我开了处女美穴的美人儿秘书周璐正坐在电脑前打字,她知道我在玻璃隔间外瞧她,娇嫩的脸蛋红馥馥的,盈盈凤眸怯怯含情没有勇气看我,专注的盯着电脑屏幕,使我这好老公能更加放肆大胆的打量她。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今天的她像是刚过了洞房花烛夜的新娘子,一头披肩的细柔青丝油光水亮,脸上薄施淡妆更添冶艳,眉稍含春,原本冷澈的凤眸水光盈然异采隐现,看到她胸前挺立的秀峰不禁使我想到昨夜她那鲜粉红乳晕上留下的齿痕,粉红短裙下那双浑圆修长的美腿在细薄的透明丝袜下流动着如玉般的晶莹,白嫩的玉指在键盘上熟练的跳动却因心不在下焉频频出错,匀称小腿下的纤足着的粉红色高跟鞋因为我的注视而不自在的在桌下的大理石地上无处置放的轻移,美人儿的手足无措大概就是这番光景了。
  呃~昨夜梅开二度时,她张开那双如玉美腿,挺起贲起的阴阜,忍着痛楚迎迓我粗壮大阳具插入的风情,挺动迎合我抽插的狂野,以一个刚开苞的处女能与我如此覆雨翻云的酣战,她该是第一人,想到她现在短裙下那双如玉美腿昨夜像铁箍般的紧缠在我的腰际,没出息的胯间又起了变化。
  色不迷人人自迷,站在秘书室大玻璃隔间外的我,早已经把石美人被开除的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若不是她那无瑕的小腿突然在地上重重的一蹬,那对晶亮迷人的凤眸对我闪射出羞愤的警告,将神游太虚的我拉回现实,只怕口水已经滴满地了。
  美人儿秘书身后的两位年轻貌美的助理正转头好奇的打量我。
  啊!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敢当,石美女还等着我去救呢!
  在我走入石美女上班的大办公室之时,本来像苍蝇寻屎的嗡嗡议论声突然静了下来。在细说八卦的众美女虽然不敢擅离座位,但无数的目光全部彙集到我身上,有好奇的,有诡异的,但以不屑的眼光居多。
  他妈的!你们这些娘儿们不屑啥?想尝老子大屌的功夫,慢慢儿排队吧!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可是以往从未被这么多美女像看外星人似的盯着瞧,全身气血好像突然变得不顺,血液像在倒流,头皮发麻。
  石美女不在自己的座位上,真够蠢的!刚才为什么不向张班长问清楚,所谓闹得凶,是在那儿闹?一时我站在石美女办公桌前盯着她的名牌发傻,那些彙集在我身上的目光,如芒在背,首次感觉自己像个待宰的可怜小羔羊。
  「你找石文静是吗?」
  一道悦耳却不失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是坐在石美女座位前面的美女,我记得她跟我同姓李,名字忘了。她这时向后半转身躯看着我微笑,嘿!所谓回眸一笑百媚生,大概就是眼前这个光景了。
  她那一头波浪大卷长髮曳过肩头往前垂挂胸际,像法拉头,由髮丝熨贴前胸凸起的弧线,秀峰必然可观。
  她有一张说不出有多么温柔清丽的脸孔,有句话这么说的,眉如春山弯带秀,眸如秋水深又清,让人一见即醉的妩媚动人,这是我今天首次专注看这位李什么小姐的第一眼印象。
  奇怪了,前几天怎么没有注意到她?也许在我观念里跟她跟我同姓李,有可能五百年前是一家,干了她的穴有五百分之一乱伦的可能,所以没注意她的长相。
  「哦……是……我找石小姐……她人呢?」
  大概是邪不胜正,我居然被她温柔的秋水明眸瞧得有点不知所措,说起话来犯结巴。
  「她在人事部陈经理办公室!」
  真是的!我怎么忘了那个笑起来百花齐放的陈蔼云是人事部经理。
  「李……李先生!如果你能帮石文静一把,我……我会谢谢你……」
  她刻意压低了声音要求我帮石美女,看样子她与石美女交情不薄。这位明媚动人的美女说完之后,鹅蛋脸泛起一阵红晕,微微低头不敢与我正视,我猜她心里想到我跟石美女在唐小姐桌上翻云覆雨那档子事了。
  美女呢喃低语的要求,不由激起了我的英雄气概。
  「李小姐!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负责到底,石文静如果因为我真的被开除,我也不会留在公司!」
  才慷慨激昂拍胸部说完这句话,我立刻就后悔了,人不自私,天诛地灭,如果我跟着石美女同进退,万一真的跟她一起走人,往后只有石美女的穴可戳,放着公司的如云美女不干,这损失可大了。
  「谢谢你……我知道你是好人……」
  她微红着脸说完,有点匆忙的转头专注于她的工作,那种欲语还休的娇媚,使我砰然心动,暗自发誓拚了命都要保住石美女的饭碗,让她有机会好好的「谢我」。
  在离开眼前这位妩媚动人的秋水明眸时,我没忘记瞄了一眼她桌上的铜牌,嗯!李若梅,名字跟她的人一样妩媚动人。
  公司里的人要生要死都得经过百花齐放陈蔼云那一关,啊!会不会她那个表妹大秘书周璐昨天半夜回去,对她说了被我开苞爽到不知人间何世的经过,然后哭诉在跟我干得天崩地裂飘飘欲仙的时候,被石美女突然开灯打断了兴头,陈蔼云听了一气之下,就叫石美女滚蛋!不对丫?张班长说是咱们公司二龙头唐小姐下旨开除石美女的……难道是……陈蔼云为了取得美人儿表妹今后挨我大屌干的专利权,不让石美女分享,假公济私传了唐小姐的圣旨要石美女告老还乡?
  我就这么胡思乱想的走到人事部经理办公室门口,抬起手正要敲门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要老命了!眼前由门内走出来的是二龙头唐小姐!她看到我举手欲敲门的怪模样也是一楞,那双深邃神秘的猫眼异采闪现,瞳孔好像在收缩,我养的大白猫雪球每次看到老鼠的时候,就是这种眼神。
  「呵呵~唐小姐!早啊~」
  看到我嘻皮笑脸毫不在意的打招呼,大摇大摆的架式,好像我才是大龙头,她那对还没有收缩完成的瞳孔里闪出一道无名火焰,每次在我捉弄雪球的时候,雪球的眼神就是这德性。
  「嘿嘿……今天天气不错,唐小姐看起来越来越年轻了……」
  我讲完这句,又想打自己一个耳光,他妈的什么屁话,这意思岂不是说她之前看起来比较老吗?像这种美绝天下,艳盖当世的大美女,只怕死了变成一堆白骨,那堆白骨看起来都是年轻的!
  「李望星!你很好……」
  嘴上这么说,她的眼神可透着我一点都不好,不但不好,还是她从未见过的痞子下三滥。
  「呵呵呵~谢谢唐小姐夸奖,我对您的崇拜像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您的每一句教诲都是仙音妙乐,是我信心的泉源,您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会录起来一听再听,是我精神的粮食……」
  我边说边由裤口袋中拿出那个袖珍录音机,在她眼前晃啊晃的。
  「如果唐小姐能够对石文静高抬贵手的话,唐小姐您就是我的圣母玛丽亚,或者观世音也行……只要您大人大量,我就叫这个小机机(录音机)闭嘴……」
  我边说边打开了录音机的开关,响起了只有近距离的她才听得到的精彩录音片段。
  「呃~你别再用舌头……我受不了……呃……」
  看到眼前不到一尺晃蕩的袖珍录音机发出她在办公椅上被我扳开大腿舔弄胯间蜜穴的呻吟,剎时白嫩的瓜子脸上布满红云,柔腻的耳垂上挂着的紫水晶耳堕子颤动着,猫眼中的无名火焰更加炽热,如果她真有一双猫儿的利爪,只怕我当场就被撕成碎片。
  我笑咪咪的关上了录音机的按钮,那姿势可比美007。
  「李望星!你是我见过最下流无耻的东西……」
  称我为「东西」,在她眼里我不是人!她咬牙切齿气得全身发抖的离去,我还是忍不住转头笑容可掬的看她,正巧她也愤然回头,猫眼中射出的无边恨意与我的嘻皮笑脸一触即回,唉~如此美女的回眸,就算是恨重如山也能倾国倾城,我这回眸则啥都不是,只怕连垃圾桶都倾不了。
  她的仙姿背影依旧是那么窈窕,长直的秀髮如瀑布般的披在肩后,今天依然是一身黑,每回看到她黑绒短裙下那双无瑕的美腿,丰美又有弹性的俏臀随着走动轻摇慢曳,她今天意外的在如凝脂般的玉颈上繫了一条红丝缎领巾,红黑相映,冷中带艳,这有什么涵义?是不是思春了?哈!我知道了,她是用红领巾遮盖住昨天我在她凝脂白玉般的颈部吸出的红印记,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我完蛋了!这家公司从上到下无一不美,要是再待下去,肯定会精血枯楬而死!
  「李望星!进来……」
  就在我被唐小姐的仙姿背影弄得神魂颠倒,一肚子龌龊,又忘了石美女告老返乡的大事时,大经理陈蔼云的娇脆的叫唤声传入了耳际。
  人事经理办公室的装潢虽然比唐小姐的办公室稍逊,但也气派十足,桌上放着鲜花,墙边是绿色植物,唐小姐那间虽奢华豪丽却冷得像冰库,这儿显得生气漾然多了。陈蔼云那不到160的娇小身躯坐在大办公椅上,招牌笑容百花齐放,她的办公桌侧站着眼眶红红的石美女,看样子我错过了闹得凶的时间,现在是珠泪暗藏,像小媳妇儿似的垂着头不看我,可是由她那柔若无骨的身段上散发出来的恨意,却让我寒毛直竖,就算她没爱上我,可也忍受不了我亲眼目睹我压在别的美女身上干那档子事,尤其那个挨插的美女在她眼里还是烂花瓶。
  「李望星!这两天工作还习惯吧?」
  嘿!这是什么词儿?我们这位大经理怎么还能够像没事人一样。
  「哦……还好,还算习惯……」
  「嗯!只要习惯就好,一回生,二回熟嘛……」
  啐!她什么意思?难道她真的不知道我干嘛来的?还是她的美人儿表妺昨夜回去没好意思告诉她与我盘腿大战两回合的事?
  「你跟石文静的事,唐小姐跟我都知道了!」
  我才以为她屁事儿不知,却又突出惊人语,就在我惊楞间,她脸上又绽出百花齐放。
  「其实男女之间,两情相悦是很平常的事,可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在唐小姐的办公桌上……」
  说到这儿,她脸一红,毕竟现在是光天化日,干那档子事儿不好说。
  而站在桌侧的石美女脸像抹了胭脂般的艳红,头低的下巴都要抵到她的乳沟了,含羞带怯惹人怜的媚态,如果不是现在大事待办,我当场就会把她压在百花齐放的办公桌上,再表演一出「巫山神女会襄王」。
  「陈经理!我跟石美女……哦不……石文静这档子事儿是周秘书告诉你的吧?」
  「周秘书?这关周秘书什么事儿?噢!我忘了告诉你,周秘书是我亲表妹,昨天她下班跟我一块儿回去的,她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儿家,什么都不知道!」
  他妈的!这下子我栽定了,美人儿秘书昨晚明明在我眼前加班,她现在居然说是下班的时候跟她一块儿回去的,摆明了帮周璐脱罪,只怕我现在说出昨晚摸黑在接待室开了周璐的苞,还大干两回合,她也不会承认有这档子事儿。
  「哦!陈经理是不是记错了,周秘书昨天晚上有加班,我还留下来等着关公司大门耶~!」
  「李望星!恐怕你记错了吧?公司里任何人加班,这儿都有记录,你看!通勤表上并没有周秘书加班的记录啊?」
  陈蔼云百花齐放的把公司通勤记录册推到我的面前,我知道不必看了,好家伙!跟我来这一套偷天换日死不认帐,看我怎么修理你。
  「呵呵~对不起!那一定是我记错了,没错!周秘书没加班,是我迷糊了,我脑子有毛病,最近记性很差,真是的……」
  陈蔼云没想到我转得这么快,虽然转得硬了点,但周璐没加班是她先说的,所以对我的话挑不出骨头,不过她惯有的百花齐放笑容变得有点僵倒是真的。
  「哦……是……你是记错了……」
  「陈经理!我没弄明白,你是从哪儿知道我跟石文静光着屁股在唐小姐办公桌上「干」那档子好事儿的?」
  「哦……」
  没想到我说的这么露骨,用词又刻意不要脸,陈蔼云脸蛋剎时变得像块红布,诱人的红唇微张,呼吸变得急促,挺秀的胸部微微起伏,而石美女更别说了,地上现在要是有个洞的话,她肯定朝里钻。
  「陈经理!听说唐小姐要开除石文静?」
  「这是唐小姐的决定……」
  「陈经理!我进公司虽然没有几天,就到处都听到人家说你是公司最亲切最乐于助人的主管,大家都受到你的栽培,说你是公司的擎天柱,如果有您出面跟唐小姐说一下情,我跟石文静的事一定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不知道您可不可以大人大量……」
  「李望星!人要适可而止,你没有被开除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别再为她说情,没有用的!」
  他妈的!这个偷天换日坑人的百花齐放软硬不吃,老子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陈经理!那档子事要一男一女才干得来,没有我那根东西,是搞不出水来沾到唐小姐办公桌的,只开除她不公平,要开除她,就得开除我,不过……如果你或者唐小姐要是今天开除了我,我肯定会把你陈经理为了保护自己表妹,假公济私篡改通勤表的事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当然我也不会忘记把你表妹周璐昨天晚上在公司接待室的大理石地上,跟我你侬我侬的好事大大的宣传一番……」
  我说的话又黄又辣,简直是不要脸了,但为了保住石美女的饭碗,我不能不耍无赖,毕竟石美女是我进到公司来的第一炮,男子汉大丈夫不能「拔屌无情」,再说这死娘儿们敢在我面前仗着她是人事部经理,明摆着玩儿偷天换日的手法弃石美女保自己表妹周璐,简直是把我当个屁,我没什么好客气的。
  原本已经僵化的百花齐放笑容突然转变为冷如寒冰,动人的娇靥竟能在剎那间变得阴狠似狐狼,本来一派纯真的明眸射出来的竟是妖异的诡芒,令人不寒而慄,嘿!我终于看到百花齐放的真面目了。
  低垂着头委屈的像个小可怜虫的石美女也被我这一番拔屌有情的坦白惊呆了,原本幽怨的眼神突然间焕发出一股令人悸动的光采,她身上像突然披上了朝霞般炫丽,女人唯有在释放出隐藏在内心的真爱挚爱时,才是最美的。
  「李望星!你要为你说出的每一个字负全部责任!」
  陈蔼云真面目的阴狠与石美女的容光焕发形成强烈的对比,可我李望星也不是被吓大的。
  「没问题,我对我说的每一个字绝对负责,你不信我现在就去董事长办公室当面对唐小姐再说一次……」
  我说完转身走向经理室门口,身后传来陈蔼云冷厉的叫声。
  「站住!」
  「你改变主意了?嘿!我就知道你陈经理大人大量,天官赐福……」
  我站住转身立即嘻皮笑脸,马屁连天,希望能有转机,而她的脸可被我气得煞白,身子微微颤抖,比之刚才咬牙切齿的唐小姐不惶多让,我真有气死美女的天份。
  「李望星!你想都别想……」
  这个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她不得不压抑着满腔怒气拿起听筒。
  「喂!我陈蔼云……哦是!唐小姐……」
  原来是那位仙姿俪影打来的。
  「是……好的!唐小姐,我清楚了,我知道……」
  看陈蔼云接电话的语气,我知道刚才在门外对唐小姐那番丢死男人脸的威胁方法奏效了,忍不住对石美女眨眨眼,她回了一个狠狠的白眼。
  「你们出去吧……」
  陈蔼云挂下电话,像是洩了气的皮球,由牙缝中并出这句话。
  「出去哪儿?是被开除走出公司,还是走回自己的岗位干自己的活儿?」
  「唐小姐说查无实据,你们回自己的岗位做自己的事吧……」
  陈蔼云有气无力的说完,颓然靠在椅背上,不再看石美女与我。
  一场我的大屌惹出来的风波就这么突然平息了,在我跟石美女一块儿走出陈蔼云办公室的时候,我忍不住悄悄捏了她纤柔的手心一下,被她轻轻的甩开。
  「讨厌!」
  这就是我拚着背上无数罪名,捥回石美女饭碗之后,她对我说的头一句话,不过当我伴着石美女回到她座位的时候,我忘不了李若梅的秋水明眸中透出的欣赏讚佩的眼神,嘿!我该怎么要求她「好好谢我」?
  当天一直没有再见到唐小姐,她应该从未被人用我这种无赖的下三滥手法要胁过,可以想得到她对我是如何的「恨之入骨」,一念及此,我竟然莫名其妙的失落起来,只怕我跟她最亲蜜的接触,就是前几天在她办公室里强迫的亲吻她胯下鲜嫩的花瓣,啜饮她馨香美穴中流出的处女元阴玉液了!想再有搞头,可能真要等下辈子了。
  下午三点,是我清理办公室众美女桌边垃圾桶的时候,这是我这小工友最有兴致做的工作之一,因为每个人都习惯将垃圾桶放在腿边,所以我可以看到数不尽的美腿,当我躬着身子,一路陶醉在如林美腿中的时候,一只揉成一团的笔记纸打在我额头上,我抬头一看,不知不觉已经来到石美女的桌边,原本傲气凌人的石美女,经过我两天三的调教,再加上早上在人事部经理辨公室内表露对她的情深义重,忠肝义胆,她现在看我的眼神柔得使我全身骨头变成三两重,她的眼神与我一触即离,像受惊的小兔子。我看了地上团纸一眼,那是她传给我的信,她一直悄然观察到我将那团纸放入口袋中之后,才放心的开始工作。
  当我由石美女辨公桌往前移到李若梅的桌旁时,她似乎早已经在等着我了,我假装没发现已经到的是她的桌边,习惯的半蹲身拿起她腿边的垃圾桶,将桶内的废纸垃圾倒入我手拖着的黑色大垃圾袋里,虽然没有看她,但感觉得到她那对秋水明眸正在深深的打量着我。
  我半蹲着,慢慢的拿出新塑胶袋套入垃圾桶内,离她的下半身不到一尺的距离,她的右大腿交叉着搭在左大腿上,粉蓝色迷你窄裙的裙摆因大腿的交叉而撩高到约膝上二十公分。近在咫尺的大腿在玉色的透明丝袜称托下如凝脂般的雪白,隐约间似乎嗅到她腿根交叉处飘出令人血脉贲张的淡淡幽香,圆滑润的膝头下的小腿弧线均匀而修长,我想她是知道半蹲的我正盯着她的如玉美腿馋涎欲滴,故意将搭在左膝上的右小腿前后晃动,细緻白嫩的脚背套着的淡蓝色细根高跟鞋在我眼前像钟摆似的滴搭~滴搭~摇得我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如此活色生香的美景,东方不败看了,一定后悔为什么要练葵花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