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十景缎 第六十八章

时间:2018-06-14
蓝灵玉见到慕容修,先是一阵惊愕,随即想起当日几乎失身于他的情景,心中登时又羞又怒,想要发作,偏偏他却是来相助自己,一听到 他自表身份为大慕容,更不知如何是好。
  慕容修目光冷冷地扫视四周众人,冷笑几声,说道:「敖四海,你还不快过来?凭这些龙宫派的虾兵蟹将,再我大慕容手下只有一死而已 .本大爷今天特地来到这里,你这老家伙可以安心寿终正寝了罢?嘿嘿,嘿嘿!」
  龙宫弟子听他出言不逊,尽皆大怒,但刚才见到他击退睚眦、饕餮两太子的身手,谁也不敢贸然出手。敖四海摸摸鬍子,道:「武林传闻 ,大小慕容是当今极厉害的一对魔头,那小慕容怎地没和阁下一起来到?」慕容修冷笑道:「是你这老糊涂有眼无珠。小妹,出来罢!」
  话才出口,巾帼庄诸侍女之中忽尔飘出一名少女,身法轻灵如羽,面貌娇俏秀丽,落在慕容修身边,笑嘻嘻地道:「大哥,你来晚啦!」 这侍女便是小慕容所变装,藉以欺敌,三派不少好手只道她是一名普通侍女,武功有限,轻敌之下,大半丧生于小慕容剑下。她一表明身份, 许多人纷纷惊呼,显然都是先前受骗而未死之人。
  蓝灵玉颤声道:「慕容姑娘,这……这是你……你的兄长?」小慕容道:「是啊。」蓝灵玉身子微微颤抖,握紧双戟,狠狠盯着慕容修, 慕容修却笑了笑,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敖四海嗯了一声,一对目光朝着小慕容上下打量,喃喃自语道:「难得,难得。」向小慕容说道:「你就是小慕容?不错,果然是挺美的。来来来,你到我龙宫之中,必定不会亏待你,还可以让你享受到人间至乐。」说话之间,脸上满是色瞇瞇的神气。
  小慕容月眉一扬,道:「大哥,你说怎么样?」慕容修嘿嘿冷笑,道:「这老头子一只脚都进了棺材,我们便帮他一个忙罢。」小慕容嫣 然一笑,道:「好啊。」莲步轻移,往龙宫派诸人走去。
  敖四海又摸了摸鬍子,笑道:「大小慕容名头响亮,倒也很识相啊。」
  小慕容眨眨眼,笑道:「敖龙王,你知道我要帮你什么忙么?」她字字说来,娇柔悦耳,敖四海听得神魂颠倒,笑道:「是什么?」
  小慕容抿着嘴,一双明亮的眼睛霎了一霎,轻声道:「帮你的另一只脚也进棺材啊。」一句话才说出来,两道身影飘风逝电般闪至,大小 慕容一前一后,晃眼之间抢过大批龙宫弟子,直攻敖四海,迅捷凌厉已极。
  赑屭太子叫道:「保护掌门!」龙宫弟子立时重重阻挡大小慕容来路。
  螭吻太子已死,蒲牢、狴犴、睚眦三太子身受重创,狻猊太子与华瑄激战不下,余下的大太子赑屭、五太子饕餮、六太子趴夏、九太子椒 图一齐飞身上前,拦截大小慕容。
  慕容修纵声长笑,叫道:「敖四海,你不亲自动手,这四条小虫可马上要横尸就地了!」长剑一起,大纵横剑法使成「卍字剑」招数,剑光闪过四方,又硬生生四下转折,四声惨叫几乎同时响起,四名龙宫弟子已被开膛破肚,死状极惨。
  赑屭太子身为九龙太子之首,见得慕容修剑法快得惊人,且兼狠辣无比,虽然心中大骇,却也不能临阵脱逃,大喝一声,发掌凌空击到。 饕餮太子举起铁鼎,握住鼎足,向慕容修没头没脑地砸来,看似笨拙,却是十分刚猛的招数。趴夏太子、椒图太子功力较弱,但是四名龙宫太 子合攻之下,声势倒也非同小可。
  小慕容短剑在手,身形飘忽,幻化无定,剑尖影影绰绰,漫天洒向椒图太子,姿态曼妙之极。椒图太子一呆,但见眼前点点光芒,眩惑耳 目,不知如何应付,慌忙闪避。
  慕容修叫道:「小妹,快快解决,还要杀那老头哪!」小慕容笑道:「知道啦!」兄妹两人并肩齐上,双剑一长一短,纵横杀气之中,穿 梭着无数幻丽剑芒,两种剑法相辅相成,互补破绽,叠增攻势,剑路越行越快,数不尽的光圈光环飞腾而出,扫过何处,那一方的龙宫弟子便 即遭殃。
  饕餮太子以铁鼎意图硬攻,不料甫一撞上慕容修剑刃,青锋陡然折返,又如闪电一般直劈饕餮太子手腕。饕餮太子骇然失色,叫道:「啊 唷!」情急之下,唯有放鼎缩手,方来得及保住一手,却已画出一道极深的伤口。咚地一声,铁鼎也已落地。
  大小慕容一经联手,剑法威力出奇凌厉,两人如入无人之境,双剑轻易将龙宫弟子一一斩杀,直有无坚不摧之势。但听连声惊呼,赑屭、 趴夏接连中剑受伤。
  狻猊太子瞄见已方不利,急于相救,当下虚晃一招,想脱出华瑄缠斗,接应龙宫四太子。华瑄哪容他回援,叫道:「别想走!」长鞭陡然 间如飞絮飘散,霜雪漫天,乃是八方风索之中至为奥妙的「阊阖风式」,玄幻缥缈,不可捉摸,长鞭似化飞仙云裳,将狻猊太子去路轻飘飘地 阻住,鞭身如烟如雾,竟不似原形。
  狻猊太子看出鞭法厉害,无奈之下,只有竭力拆解,想要援助抵挡大小慕容,却是万万不行了。敖四海看在眼里,却依然毫无动静。
  蓦地一股冷风飒然飘至,黄仲鬼轻功快绝,疾步来到大小慕容之前,冷冷地道:「大慕容,你也来了。」慕容修见来人是黄仲鬼,低声冷 笑几下,道:「本大爷特地来到这儿,有两见大事,其中一件便是宰掉你这只恶鬼。出手罢!」
  黄仲鬼一声不响,双臂先后弯起,十指併拢,骨骼「喀啦喀啦」一阵轻响,双掌隐隐笼罩一层霜气,寒意逼迫四方。但听他沉声道:「龙 宫太子,统统让开。」
  赑屭太子等早已支持不住,见黄仲鬼出手,尽皆大喜,各自退开。慕容修也不追杀,脸上狂态敛起,长剑一立,低声道:「小妹,準备好 了罢?」
  小慕容轻挥短剑,道:「我可不想死呢,大哥,尽全力啊。」慕容修嘿嘿而笑,一弹剑刃,嗡嗡之声直震开来,叫道:「黄仲鬼,拿出本 事来斗吧!」
  黄仲鬼脸上陡然一暗,口中轻吐冷气,身子如箭而至,快得不可思议,双掌行如翼展,两招「太阴刀」左右分劈大小慕容,萧然寒气于身 前数尺之地扫开,阴风大盛。小慕容不敢硬接,飘起退让,慕容修转身迴避,抢近身去,一声狂啸,「十字剑」纵横画出。黄仲鬼眼光锐利, 退后一步,两道冷芒险之又险地在他身前寸许带过,未能削中。
  不料慕容修剑势未尽,紧跟着又是一招十字剑,「嗤」地一声,黄仲鬼又是一退,衣衫却带出两道极小的破缝。慕容修十字剑绵绵而出, 横而又纵,纵而又横,赫然组成了极其繁密的「华字剑」,剑风破空之声不绝于耳,黄仲鬼接连后退,每一剑都只在他身前闪过,约略被劲风 划破衣带,于极险恶剑法下,却未曾受一点伤,「华字剑」一到尽头,太阴刀猛然反劈慕容修颈部。
  慕容修步法一滑,诡异莫名地绕开一旁,小慕容正在此时挺剑刺出,「霓裳羽衣剑」妙招尽出,剑锋轻盈起舞,后着之变化亦极尽奇奥之 能事,黄仲鬼单掌翻飞,太阴刀以简破繁,内力所到,小慕容难以逼近,攻势大大受挫。慕容修疾运内功,回剑一蕩,大纵横剑法越发凌厉生 威,层层变化,「口字剑」「品字剑」
  「晶字剑」「轰字剑」,一招狠过一招,黄仲鬼目不转瞬,空手拆解两人夹击,两手太阴刀运转如环,绝无分毫破绽,大小圆环如涟漪圈 蕩,冰寒内力透将出来,三人身周隐然为迷濛雾气覆盖。小慕容内功有所不及,不禁打了个寒颤,连忙加摧内劲护身。
  三组激斗之中,向扬正奋力突破流沙手的束缚,九转玄功发挥已达极致,骆天胜却依然气定神闲,显然雷掌巨力仍旧不断被其化解。背后 石娘子叫道:「向少侠,小心脚下,前头山路更窄了!」向扬一听,更加小心戒备,忽地灵光一闪,陡然发觉一事:「石姑娘的声音怎地隔得 远了?」心思急转,立时了然:「是了,他内功虽强,也不能源源不绝地卸尽我的掌力,所以每隔几招,便得后退一两步,藉此来化解雷掌余 劲,难怪越走越远。」
  他发觉了这一点,脑中已浮现破敌之道,当下慢慢侧过身子,逐渐背向山壁出招。骆天胜不自觉跟着转身,一边以流沙手化解向扬掌上威 力,一边又退了一步。这一退之下,落脚处离山崖边只余三四尺,骆天胜察觉,登时大骇:「不好!
  这小子想把我逼落山崖?「然而惊觉已晚,向扬佔住了山壁一面,骆天胜已然斜斜背对万丈深谷,情势凶险无比。
  向扬使足内劲,雷掌拍出,骆天胜冷汗涔涔而下,手上招数仍然是流沙手的化劲手法,却已不能再退一步,只有以本身内功承受雷掌余威 ,虽只一二成劲道,依然十分难受。
  向扬得势不饶人,九通雷掌后劲奔腾击出,一段接着一段,骆天胜接得脸色苍白,眼见支撑不住,忽然远远一个男子声叫道:「姓向的, 你别轻举妄动,否则这两个丫头性命不保!」
  向扬目光一扫,但见十来名神驼帮帮众远远来到,两名男子各自架住一个女子,竟是该在地窖中休养的凌云霞和杨小鹃。向扬这一惊非同 小可,心中想道:「怎地神驼帮会知晓地窖之秘?还是凌姑娘她们出来地窖,而后被这些人擒住?」
  不及细想,那人又叫了起来:「想要她们活命,就快停手!」
  胜败关头,竟然生此巨变,向扬心中一乱,掌下登时不由自主地缓了。
  骆天胜看出机会,大喝一声,凝聚全身功力,猛然双掌齐至,对上向扬双掌,一举将向扬推向山壁,「砰」地一响,向扬背部已撞上坚硬 山石。骆天胜瞪大双眼,流沙手反客为主,内劲如风沙蔽天,吞没雷掌劲道,已是内劲比拚,欲将向扬一举击毙。
  向扬失了先机,被压得气息窒闷,双臂未能挺直,内功难以反扑,经脉大乱,五内如焚,转眼间就要被骆天胜掌力震回内力。
  骆天胜察觉向扬内功反攻不得,大喜之下,正要鼓足真力将其震毙,蓦地头上一道阴影盖下,一个身影自高峰绝壁之上俯冲而下,落势奇 快,风声呼啸,转眼间落至向扬上方,一掌重重按在向扬肩头。
  向扬陡觉一道巨力自肩上贯入体内,夹带着俯冲急劲之势,大得异乎寻常,却是跟自己一路的「九转玄功」内力,登时成为一股沛然不止 的强援,不及惊喜,大喝一声,「夔龙劲」崩天裂地般悍然爆发,骆天胜掌力被狂推而回,身子直被震飞四五丈远,断线风筝般飞落断崖,这 次却没有黄仲鬼来救了。群山万壑之间,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呼,渐渐不闻。
  向扬全力出尽,一时身子有如虚脱,缓缓坐倒,一见那人,却是一个青年男子,左臂抱着一个少女,右手还按在自己肩头。向扬勉强一笑 ,低声道:「师弟,来得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