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二章 各存心机

时间:2018-07-10
清晨,当大地刚刚从微微寒意中甦醒过来时,东方的太阳已经缓缓地升出了地面。十一月的洛美,满眼儘是秋天的气息。官道两边的平平丘陵地带,一望无际的金黄色;在远远山峰中倾泻下的一条山涧,有如鬼斧神工凿成般,形成一道美丽的瀑布,发出了清亮的声音。
  叶天龙就是在这样的清晨踏进了洛美城,他们大张旗鼓地开进洛美城,按照计划贴出了招募士兵的布告。
  很快的,洛美城的大街小巷传遍了招兵的消息,而叶天龙帐下的将领都带着随从将士到各个城镇去招收兵马,一时间洛美的各条道路上都有法斯特士兵的身影,热闹非凡。
  另一方面,龙灵儿和她部下的六百名近卫团战士,在索沖的带路下,抄小路来到翠峰山下,开始做翻越翠峰山脉的準备工作,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行军计划,很多的情况都是没有先例的,他们必须做好各种準备。
  叶天龙在晨月的帮助下,会见几个在青州拥有庞大利益的大商团,展开了一场软硬兼施的会晤,在答应给他们一定的优厚条件下,顺利地将他们也拉上了自己的战车上,从他们身上弄到了足够的资金来招募大批的佣兵。
  当晚,洛美城内最大最豪华的酒楼「春风楼」灯火通明,洛美城主在此宴请法斯特的东督叶天龙叶大人,陪客皆是洛美的名流。叶天龙在席上豪情大发,和众人杯来盏去,又和陪酒的侍女调笑自若,一派风流模样。这样的形象落入有心人的眼中,自然产生了十分明确的效果。
  青州临河地区,同样是个晴朗的不眠之夜。
  在天河和翠峰山脉之间的高地上,近三万的盗贼兵扎下了数目庞大的营帐。向来狂放不羁的盗贼兵并不因为这次史无前例的集结而变得更有组织纪律性,东一堆西一堆的营火看起来有些杂乱无章,但若仔细观察,可以看得出来,盗贼兵的营地分成了非常明确的六块。这种情况明显地说明,这个盗贼军团是由六伙盗贼团组成的。
  在重重的营帐之中,插着烈焰旗的营帐特别醒目,它就是盗贼军团的中军营帐。在营帐的外面,六面代表着六大盗贼团的旗子猎猎飘动。
  精神抖擞的警卫毫无声息地站立在各处的路口,完全控制外人可以进来的每一个路口。
  足以容纳百人的大型营帐里面灯火通明,六大盗贼团的大头目围坐在一起,透过厚厚帐门,从营地各处传来的盗贼笑闹喧哗声听起来有些飘忽渺茫,彷彿是从遥远的地方飘来一般。
  「刚刚得到消息,叶天龙的军队到达洛美城了!」
  发言的是坐在主席位上的美丽女人,火红的头髮好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而她说到叶天龙的名字时,那种发自骨子里的恨意让人不寒而慄。
  「我也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叶天龙的人马不到五千。」坐在右首第一位子的男人不满地说道:「火娘子,你把我们全部召集到这个荒凉的地方,就为了对付这样一个荒唐好色的男人,实在有些小题大作了!」
  火娘子望了一眼这个脸上有两道交叉剑痕的男人,淡淡地说道:「孙,你要明白那个男人即使只带着五百个人,也是不容忽视的!」
  孙哈哈大笑起来,火娘子脸上的怒色渐浓。
  孙的笑声一敛,轻鬆地说道:「火娘子,你是被叶天龙打怕了吧?我手下的儿郎们可是个个以一当十的好汉,别说是五百,就算来了五千人,也不是我们的对手!」说罢,又是一阵大笑,坐在一边的几个盗贼团头目也随之笑了起来,笑声中满是不屑的味道。
  火娘子心中暗怒,但她知道现在不是和这个家伙翻脸的时候。如果说自己的实力仍在,当然不用对孙客气。可是,在艾司尼亚袭击东督府一役中她手下的精英全军覆没,使得她实力大减,现在勉强拼凑起来的二千人马根本无法和孙的六千马贼相抗衡。
  不过,不压下孙的气焰,情势可能会更糟糕。因为,孙这个实力派人物,老早就在窥觑她这个总头目的位置。而且,他又跟六大盗贼团中的两个盗贼团结盟。
  这次组成强大盗贼军团的六大盗贼团并不单单在青州活动,他们的势力範围甚至到达法斯特的东南部以及别的国家。当然这个地区的盗贼并不仅是这六大盗贼团,只不过其他的盗贼团根本无法和它们相提并论。
  数年前,火娘子在某位强力人士的支持下,促使六大盗贼团组成一个相当严密的联盟,划分各自的势力範围、协调各盗贼团之间的行动和冲突,以期获得更大的利益。
  几年下来,他们的成绩斐然,众盗贼团的实力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所以在青州出现叛乱时,他们才能光明正大地出现在青州的势力之中,佔据了一定的地盘,使得天河新军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存在。
  「孙,你不要忘了,叶天龙是受到美女战神于凤舞青睐的男人。不管是谁,也不管别人怎么说、传闻怎么样,只要是知道美女战神的实力,就应该知道这个男人绝对不容小觑!」
  坐在左首第一位的断眉大汉喝住了众人的笑声,为火娘子出头了。断眉大汉说的话有一种莫名的气势,让人不容反驳。面对这样的威势,孙的气焰顿时为之一窒,几个附和他的盗贼头目也不由得怏怏闭口。
  火娘子微微侧面,朝这个断眉大汉投以感谢的目光,同时从这个大汉眼中读到了一种异样的眼神。
  她会意地一笑,不动声色地回头,正听到孙不服气地说道:「基达,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和火娘子一样胆小了?就算是于凤舞亲自出马,凭她那区区五千的人马,也不是我的对手。」
  基达的脸色微变,他听出了孙话中的含义,不禁冷笑道:「你真是好勇气,好胆略啊!美女战神名震大陆的时候,不知道你在哪个山里混呢?如果你真的能击败她,那么不管是帕里还是亚素都会把你视为上宾,给你封候裂土,那样的话总比当盗贼强上百倍吧?」
  孙被讽刺得脸红脖子粗,他自然知道基达是暗中嘲笑他自不量力,不禁怒声道:「不要以为抱住这个女人的大腿,你就可以成为联盟的总头目!」
  基达的脸色一沉,有些挂不住地怒吼道:「你在说什么?以小人之心来度君子之腹,不要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
  孙嘿嘿冷笑,慢悠悠地说道:「这几天你没有和她在一起吗?你是想连人带位子都想得到吧?」
  「你这个混蛋!」基达拍案而起,「不要以为有了云阳的支持,就可以为所欲为!」
  火娘子也恶狠狠地盯着孙说道:「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啊?」她眼中闪过的浓浓杀机,让孙的心头一阵发寒。
  他知道自己的武技并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他所依靠的是他手下的那六千马贼,但现在火娘子一方有了基达的加入,要知道基达拥有将近八千的盗贼,是盗贼团中人数最多的一位,而且其本身的武技也极为高超,至少比起他来要好上一两分。
  但现在骑虎难下,太过示弱的话,也会被其他人看不起。于是,孙也是强悍地说道:「火娘子,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不是吗?」最后的一句话是向基达发问的。
  火上浇油,基达的手放到了腰间的剑上,他身后的几个护兵也腾地站起来,虎视眈眈地望着孙。
  这时候,孙的身后几个护兵也是站起来,手按在武器上,帐中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剑拔弩张,双方大眼瞪小眼,这种关头,是谁也不肯输这一口气的。
  「住手!」
  火娘子娇叱一声,手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木製的厚厚桌面立时四分五裂。
  「你们想造反吗?还没有和敌人对阵,自己就先来一场内讧!让别人知道了,岂不笑掉大牙!如果真的想打架,就来找我好了!」
  母老虎发威,果然气势迫人,双方各自怒哼了一声,没有做声。这时候在一旁看热闹的其他盗贼头目知道该自己上场演出了,连忙上去劝解。
  基达怒气沖沖地坐下来,孙是藉此机会体面的下台,恶狠狠地瞪了基达一眼,转身走出了中军的大帐。原本準备进行军议的会议就这样没有一点成绩的结束了。
  众人散去的时候,火娘子叫住了基达。
  「基达大人,我还有一事相商!」
  基达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但还是停住了脚步,背对着火娘子,站在变得空空如也的营帐中。
  细碎的脚步声在后面轻巧的响着,突然耳边传来一声轻笑,带点魅惑、带些蕩意。
  「你还在生气啊!」
  随着柔腻的声音,一双温润的手轻轻抱住了基达的熊腰,那两团软玉般极富弹性的肉球压在他的虎背上,透过衣衫传递出无限美好的触感。
  基达微微歎了一口气,反手搂住火娘子的蛇腰,沉声说道:「孙这个人的狼子野心已经是昭然若揭,若不好好打击一下他的气焰,我怕将来会成为我们的心腹之患。」
  火娘子一挺胸,用坚挺的双峰厮磨了两下基达,在他的耳边呼了一口气,用十分感激的口气说道:「我知道你是真心对我好,不过孙他想靠云阳的人来控制我们整个联盟还不够格,只是现在正是用他的时候,先让他猖狂几天吧!」
  基达的精神一振,不经意地说道:「哦,这么说来,你还另有伏兵?」
  嘴角浮起了一丝笑意,火娘子的一只手滑到了基达的腰下,轻巧地抚摸起来。
  「刚才的事情真的要好好谢谢你!若不是你的话,孙不知道会如何的猖狂呢?」
  随着小手灵巧的动作,基达的口中发出粗重的呼吸,这个俏丽的女人有着让男人疯狂的手段和技巧,这也是他乐意为她效力的原因之一。才几下的工夫,他已经感到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往下面流去,一种发自内心的原始冲动倏然涌起。
  口中低低的吼了一声,基达猛的转身,一把抱住了火娘子的娇躯,将嘴巴在她的俏脸上乱嗅乱闻,大手也不停地在她的酥胸上摸索起来。那弹跳浑圆的肉峰即使是隔着衣衫也让人感到它的诱人之处。
  在火娘子那极其魅惑的呻吟声中,基达感到自己的慾火直冲脑门,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一把抱起火娘子那诱人的娇躯就往后面的寝帐行去。
  铺着厚厚羊毛的毯子上,雪白丰满的胴体有如一条灵蛇般的蠕动着,纠缠着结实有力的男人身躯,两条修长健美的大腿时分时合,每一次合拢的时候,都让身上正在忙碌的男人发出舒服的歎息声。
  女人身体深处那奥妙无穷的吸引,让身上的男人无比兴奋地驰骋着,恨不得整个人都可以进入女人身体里面。
  汗水从男人的身上不停地流下来,和女人胴体上的汗水汇合,流在身下的羊毛毯上,现出了一个清晰的轮廓。
  「开战的时候,就让孙的部队打前阵,你和我就坐镇中军!」
  火娘子看到基达的鼻息粗重起来,知道他已经差不多了,便在他的耳边轻声细语的道了一声,然后翻身坐在基达的上面。
  因为正不断地向快乐的高峰攀登,基达想也不想的点头,于是火娘子满意的媚笑起来,她长吸了一口气,以两个人的接触点为中心,开始猛烈狂野的旋转起来。她的动作就像她的人一样,炽热如火、迅疾似风。
  一阵一阵有如触电般的美感不断的从下身传来,基达的呼吸越发的浊重起来,他的大手一合,将火娘子那扭动不已的蛇腰扣紧,从下面进行最后的冲刺。
  在火娘子彷彿要断气的呻吟中,基达攀登到了快乐的最高峰,大喊一声,身体猛的一紧,然后整个人软了下来,只有口中发出好似拉风箱一般的喘息声。
  ……
  基达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火娘子的寝帐,自从火娘子回到青州之后,他就和这个女人好上了,他也知道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是在利用自己,但没有到最后的时刻,谁知道哪个人才是真正的赢家?
  更何况,火娘子的手下精锐尽失,就连她的男人也被于凤舞击毙了,现在就算她的武技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而已,再怎么讲也不是本方的对手。所以他才放心大胆的享受火娘子动人的肉体,反正这是一件不吃亏的交易。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前脚离开火娘子的寝帐,一道瘦长的身影马上闪了进来。
  「科比斯大人,你回来啦!」
  一见到这个瘦长的男人,火娘子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她从行军床上坐了起来,浑然不顾自己现在还是赤裸裸的模样。
  看到火娘子骄人的玉体上到处是欢爱的痕迹,科比斯的眉头不为人察觉地皱了一下,淡淡问道:「你要不要先去梳洗一下?」
  火娘子蕩笑一声,轻轻的翻身,将自己雪白的胴体面向里蜷曲起来,从科比斯的角度望去,她的窄肩细腰肥臀长腿的优美线条有如翠峰山一般的连绵起伏,十分的柔和协调。
  「真是一个迷人的尤物!!」
  科比斯不禁在心中暗叫一声,但他知道这个女人的狠辣之处,就像是母蝎子一样,他的心中早已把火娘子列为不可深交的人物之一。
  「三太子那边的情况如何啊?」
  似乎是不满科比斯这样默然的反应,火娘子的声音有些幽怨的味道。
  科比斯的脸上恢复了如常的平静,依然用淡淡的口气说道:「殿下已经派出他最为得意的武力,只要这些人一到此地,收拾不听话的那些人简直易如反掌!」
  「说说三太子的要求吧?」
  火娘子轻轻的舒展自己动人心弦的胴体,将一只手搁在高高隆起的雪臀上方,更加强调了臀部的优美曲线。
  科比斯顿了顿,才慢慢说道:「殿下的要求很简单,一是要让叶天龙的队伍全军覆没,将他的头带回;二是要派人去找传说中的神剑。」
  「神剑!?」火娘子的娇躯猛然地一震,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就是传说中,那把创世神用过的圣魔神剑吗?」
  「不错!」科比斯颔首道:「要不然,殿下才不会派出他最强大的人马。这一次绝对要成功的!」
  火娘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怪不得这段时间好像很多牛鬼蛇神都跑到青州来了呢!我也觉得奇怪,以为他们都是冲着青州的战事来的,原来其中还牵涉到如此重要的神器。」
  她猛的回身坐起来,眼睛直视科比斯,高耸浑圆的双峰在美好的酥胸前不住的跌蕩起伏,一时间让科比斯的呼吸为之急促,但他毕竟是城府极深的人,马上调整了自己的心情,恢复一贯的冷静。
  「这样的交易风险实在是太大了,那把神器可是代表着天命,大陆的各大势力全部虎视眈眈,我要是一头撞进去,还不是送死的份!」
  听到火娘子这样的话,科比斯冷笑一声,说道:「如果你不想做的话,我就向殿下稟报了!」
  火娘子的脸色微变,她知道自己目前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三太子的援军,要不然的话,她真的会被下面那些盗贼头目给吃掉不可。
  因为她对这些人物有着非常深刻的了解,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如果真的落到他们手上,就是万劫不复的境地了。
  咬咬牙,火娘子说道:「好!等我活捉了叶天龙后,就带人去找那把神剑。」
  科比斯满意地点头,道:「知道吗?因为你对青州的熟悉,殿下才会让你来执行这次的重要任务,就连我也要随同你去的。只要殿下得到圣魔神剑,天下还不是囊中之物!到那个时候,你就是一大功臣了!」
  火娘子不屑一顾地说道:「谁知米道会遇到什么样的人物,先要留得命再去想这些美事吧!」
  科比斯一笑,「我要去接应来自艾司尼亚的人马了!你记住,暂时先稳住下面那些家伙,到时候一网打尽!」
  火娘子恢复了原来的神情,春意盎然地说道:「科比斯大人,要不要先休息一晚再走啊?我的帐下有几个女孩子是不错的哦!」
  科比斯没有答话,只是微微躬身,然后飞身掠出了帐篷,很快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火娘子坐在行军床上呆了一会儿,发声召唤守在寝帐外面的女护兵。
  「交待你们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颇有姿色的女护兵施礼回道:「小姐,我们的几个姐妹正和孙的帐下亲兵交往,具体情况要等她们回来才知道。不过根据他们以前透露的口风,好像云阳的人就在孙的大营里面,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马、实力如何?」
  火娘子满意的点头,「好,你们做得好!」然后她从床上下来,吩咐道:「给我準备洗澡水,我要好好的泡一下!」
  女护兵应声退下,火娘子也拣起了散落在各处的衣衫,往后面的私帐慢慢行去。很快的,原本春意浓浓的帐中只剩下空蕩蕩的行军床,但上面的痕迹却表明了方纔的一场大战是如何的剧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