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骯髒的交易

时间:2018-08-08
我是个少妇,我爱我的老公,但我也喜欢和老公之外的男人做爱。
  我身体里最特殊的地方就是我的两个小嘴,上面的小嘴看上去和常人没有什么不同,但是你信吗?我能把一根半尺长的阴茎整个都含进嘴里,而且还能用舌头包着它让它连续插上二十分钟,当然了,那得是我喜欢的人的阴茎。
  我下面的那个小嘴,就是我的小穴,外面的肉很丰满,趴上来干我的人会觉得柔软轻盈,总之,趴在我身上干多久都不会硌到人的,阴道里面总是热热的、紧紧的。
  今天我想和各位网友交流的是我的性经历,其实,我的第一次婚外被干和卖淫没什么区别,我是用自己的身体换来了一个我应该得到的工作岗位。后来有那么一阵子,我不但从这里嚐到了甜头,还用这样的办法为自己换来过很多东西。
  不过,实话实说,被老公以外的那些男人操,我也确实从这些干我的人身上学习到了好多宝贵的经验和技巧,干过我小骚穴的人绝对是很开心的,可是被那些人干的我,现在一回忆,感觉也很开心。
  现在,我彷彿已经上了瘾,要是几天没有人用又大又硬的鸡巴来插进我的小骚穴,我的小骚穴大白天都会淫水泛滥成灾,搞得我一天要换好几条内裤。上面的小嘴几天不含进大鸡巴,不让它狠狠地插上几百下,不喝一些精液,吃起饭来都觉得嘴里没有滋味。
  不过,我现在和别人做爱,不是需要用身体来换什么。找人做爱,只是我自己想对得起我年轻美丽和风骚的身体,对得起父母给我的身下这个柔软温热甜美的小骚屄。
  现在和一个陌生人做爱,看着他骑在我身上,用又大又硬的鸡巴在我的阴道里插进来、拔出去,再插进来、再拔出去┅┅我已经不觉得是被他干了、被他操了,或者是被他玩了,因为我一定是比他还快乐!
  我叫晴晴,至于姓什么嘛,姐姐在这里就不说了,反正那也不重要。如果有缘份,你能成为我的特殊朋友,或者成为我的床上伙伴,什么都会知道的。
  我在瀋阳一个区做教育管理工作。最初,我是学幼师的,上学的时候我十分勤奋,那个时候我觉得,只要我学习成绩好,一旦毕业,就会有一份好的工作。现在想起来,十年前的我这个少女的天真想法,在社会上根本就行不通,我那个时期真是太蠢了。
  毕业了,我的好多同学学习成绩比我差了一大截,但是去向都比我好得多。当时的好去向,就是一些瀋阳市排名靠前的那些幼稚园,可是我,一个幼师学校里连续三年的全省三好学生,最后竟然被那些市教委的傻屄官僚们分配到了一个郊区的幼稚园,开始当一个普通的最底层的幼儿教师。
  我从小的家教很严,对性这些问题,一直到了谈恋爱的时候还是似懂非懂。我的第一个男朋友,也是父母给层层把关介绍给我的,后来,他成了我的丈夫。他人非常老实,我直到结婚那天晚上才把自己纯洁的处女身体完整地交给他。
  幼稚园的老师特别喜欢谈论两口子之间床上的事,不过,如果你没结婚,那些结了婚的同事们就一直把你当少妇圈子外的人。这个圈子外,就是她们在谈论性这些问题时会特意迴避我这样的处女。
  结婚后,我的人缘本来就好,很快就加入了少妇行列,成了她们圈子里的铁杆成员。她们开始和我一起交流各自的性经历,通过这种交流,我才明白自己过去那二十多年,在开发女人自身性的快乐上真是虚渡了光阴。
  在大家的开导下,我才发现,自己是个很性感的美人。我的身材不高,但也不矮,皮肤是很白皙的那种;两个乳房不是很大,但由于我在学校里一直是舞蹈课上的最勤奋的学生,所以,乳房是那种非常坚挺的类型。最有意思的是,她们告诉我说,男人们最喜欢的阴道,是那种外阴肌肉饱满、阴道内部紧凑,对男人的大肉棒能形成类似用嘴吮吸效果的的小穴。我听了后暗暗吃惊,自己的小穴就是那样的啊!
  平时,老公在床上干我的时候,常会在射精之后掐着我的乳房,或者拍着我的屁股,夸奖我说:「好晴晴,好老婆,你下面的小穴像一张小嘴,好像一直在吮吸我的大鸡巴,我的精液想不吐出来都不行啊!」
  后来我曾经认真地回忆过,结婚之后,只要老公的鸡巴还能硬起来插进我的屄里,没有一次不是被我吸得射出精液来,即使是他有病的时候,也没法抗拒我身下小穴的魅力。
  和那些结了婚的老师们在一起时间长了,我知道得越来越多,我知道了自己的老公虽然是个好人,但是在床上,他实在是太老实了,也太笨拙了,别的夫妻在床上玩的那些花样,什么乳交、口交,还有肛交,他大概连听都没听说过。我在床上开始向他提这些建议时,他很不情愿,还一再追问我这些不正经的东西是从哪里学习来的,搞得我最后终于没有了再去和他尝试那些性交花样的心思。
  说起我命运的改变,是个很偶然的机会。
  1995年,我已经在那个小幼稚园工作了好几年,每项工作都做得比别人出色,可是,每次到了年底,「先进工作者」这些荣誉称号都没有我的份儿。最初我不明白,后来,结了婚的一些好心的同事,也就是我那个由少妇组成的小圈子里的死党们偷偷地告诉我,这个年月不给领导送礼,不给领导献身,累死也是白干。
  我听了感觉非常恐怖,送礼,我每年都送啊!难道还要和那些领导上床?
  我的死党里有一个叫红姐的,没人的时候悄悄告诉我:「晴晴,我每年的事故都不断,照理早就该开除了,可我一直干到现在也没有人敢处分我。哪个年底我的年终奖金都是一等奖,比你们这些埋头苦干的人多几千块钱,连我们园长对我都挺客气,你知不知道是为什么?」
  她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很奇怪,过去只是以为她每次出事故后的当众检讨都能假装鼻涕一把、眼泪一把,不开除她是领导心太软,现在这么仔细一想,这事情是很古怪啊!我于是开始追问红姐。
  红姐的脸一下红了,我甚至感觉她有些后悔,可是我太想知道谜底了,搂着红姐的肩膀一个劲地追问。红姐歎了口气:「晴晴,你知道咱们区教委的那个主管幼教的副主任吗?」
  我当然知道,那是个平时非常严肃的领导:「知道,他平时特别严肃,检查工作时特别认真,办事也特别公道。」
  红姐突然笑了:「办事公道,严肃认真?晴晴,咱们姐们关係不错,我告诉你吧!我第一次出事故时,园长想开除我,我也知道了,最后决定权在他那儿,就跑到区教委去找他。他当时对我说:『你岁数这么小,被开除太可惜了,但是这是制度啊!我只能想想别的办法了,能不能帮得了你也说不定。我现在太忙,而且在单位我们谈这个也影响不好,你把你的详细申诉材料準备好,星期天到我办公室来谈吧!』
  我一听他话里有话,这事情还有希望。星期天我準备了一千块钱,装到一个信封里,赶到他办公室,没想到他把钱还给了我,对我说:『我不缺钱,但是我一直很喜欢你,小红。』说完,一把把我按到办公桌上,开始解我的裙子。
  我拼命地想推开他,他在我耳边说:『小红,让我舒舒服服地玩一次,这次你就没事了。以后有我在,你也不用怕你们园长了。』一边说话,他已经把我的长裙硬脱了下来,手伸进我的内裤里,开始揉搓我的阴唇,一个手指头直接伸进我的阴道┅┅
  我用尽力气把他推开,从地下拎起裙子往腿上套,他没有扑过来,却突然恶狠狠地对我说:『你等着被开除吧!』我的手一下子软了。我当时心想,不管怎么样,我不能被开除,何况我也不是处女,让他玩一次,虽然我心里一百个不情愿,就当是晚上回家不小心被色狼强暴了吧!」
  「后来呢?」我问红姐。
  「后来他就将我一把拉到怀里,我知道我从心里已经投降了,虽然嘴上一直没有答应,但是身体已经不去反抗了。他那天还算很温柔,用双手揉着我的腰和我的屁股,轻轻的用嘴含住我的鼻子、耳垂,搞得我心里开始觉得痒起来。
  不一会儿,他一只手摸到了我的乳房上,另一只手在解开我的衬衫钮扣,我含糊不清地哼了一声表示想阻止他,结果他一下吻住了我的小嘴,我的舌头被他吸入了嘴里。他用力吸着我的舌头,我根本无法摆脱,当时只觉得脸上是热的,我闭上眼睛,由他胡来。
  他的接吻技术纯熟极了,我当时就感觉到他是个玩女人的老手。后来我开始癡迷地送上我的小嘴回吻他,再后来,感觉到紧绷的乳房突然鬆开了,我悄悄睁开眼,原来我的衬衫已经被他拉到了腰部,胸罩不知什么时候被他解开了,乳房完全展露了出来,他用双手捧着我的乳房轻柔地抚摸着。
  他有节奏地吮吸我的奶头,我终于忍不住开始呻吟起来。他一定是觉得时机已经彻底成熟了,拍了拍我的屁股,我顺从地离开办公桌,他轻鬆地脱下我的内裤,我感觉到他的手在我的阴户上抚摸着。他用指尖将我湿漉漉的大阴唇拨开,在小阴唇上开始又磨又擦、又挑又揉,然后触到了我娇嫩的阴蒂。
  我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他笑着对我说:「小骚货,说,想不想让我干?」我在朦胧中不知是点头还是摇头了,反正最后他把我放到冰冷坚硬的办公桌上,将我双腿架上他的肩膀,让我的屁股向上翘起,他的阴茎就用这样的姿势一下插进我湿润的阴道里┅┅
  那天,他花样翻新地玩了我整整一个上午,最后干得我腿都发软到抬不起来了。他把阴茎插进我的小嘴里又干了不知多长时间,那个时候,我只是在A片里看过口交,第一次被人操上面,没想到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形下。我学着A片里女主角的样子,张大小嘴吞吐着他的大鸡巴,他插得我呼吸急促,口水顺着鸡巴淌得满身都是黏液。
  终于等到他想射精了,阴茎在我口中抽插的速度突然加快,大鸡巴涨得又壮又硬,龟头几乎塞在喉咙里。在我觉得快要窒息的时候,他的精液就在我嘴里喷射出来,不断射出来的精液充满了我的小嘴。他满意地拔出阴茎后,满口浓浓的热浆有一部份流了出来,还有一些已经吐不出来了,我只好皱着眉头勉强咽了下去。」
  听着红姐绘声绘色地讲述这段香艳往事,我不自觉地夹紧了双腿,我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开始发痒,淫水已经湿透了内裤。
  「再后来呢?」我问。
  「再后来,当然不可能就那么了结。这些年,只要他突然间有兴趣了,想玩我,就会让我去,在他的办公室里,在他家里,在他的车里┅┅我都让他干过。
  我现在想开了,反正被他玩一次是玩,玩一百次也是那么回事,无所谓了,我毕竟在别的方面佔到了便宜。所以,你还那么傻,以为送礼就能解决一切?这年头,光送礼不献身,送了也白送;如果献身,不仅不用送礼,好处有的是。再说,现在整个区教委像我这样的,有好多人呢!」
  红姐又恢复了平时嬉皮笑脸的状态,对我传授她的心得,然后还顺便举了好几个和她一样遭遇的女老师为例。我听了之后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全区有那么多女老师平时上班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可是到了年底,什么好处都能得到,原来都是让领导们操才有的倚仗。
  那次和红姐的谈话对我的影响实在是特别大,我真的没有想到,那些区教委平素里道貌岸然的领导们,心里竟然会那么下流和骯髒。
  回到家里,洗澡的时候看着自己美丽挺拔的身材,抚摸着自己饱满多毛的阴部,我在想,那些半老徐娘们就凭着不要脸,能得到那么多不属于她们的东西,我,为什么不能?
  很快,机会就到来了。
  那年,区教委决定从基层选一个幼儿教师到机关工作,论能力、论成绩,我都是第一人选。可是我知道,这些都没有用,没有人替我说话,入选的肯定会是那些肯抢先让领导操的人。
  我给在办公室里操了红姐的那个副主任打了电话,把自己的自然情况向他说了,他在电话里不动声色地告诉我,人选很多,我的希望不大。这时我故意压低声音,装出一种很羞怯的语调,迟迟疑疑地对他说,週日我想到他办公室当面和他谈。停了一会,我听到他在电话里的声音兴奋了起来,对我说:「好吧,週日上午,不见不散。」
  放下电话,我发现自己的心在怦怦乱跳,我在心里悲哀地歎息了一声,又是一个週日,又是在办公室,这个老色鬼又可以玩一个纯清的少妇了。
  週日早上,我赤裸着身体从床上爬起来,悄悄地掀开被子,望着自己洁白光滑的细嫩裸体,突然想到这副身躯马上就要送给那个老色鬼去玩弄了,羞耻、恐惧、惭愧、委屈,一齐涌上心头,不知不觉之间,眼泪无声地流了下来。
  我一把将身边还在熟睡的老公拉起来,一头扎到他怀里,一边哭着一边对他说:「老公,老公,我想要你,快点来嘛!我要你干我,现在就要┅┅」刚刚醒来的老公被我搞得神志恍惚,因为我们几乎从不在清晨做爱。
  过了一会,老公总算清醒了过来,阴茎也被我用手套弄得很坚硬,他把我按倒,阴茎很顺利地就插了进来。我擦乾了脸上的泪水,堆起最妩媚的笑容,不停地浪叫、不停地夸奖他插进我身体里的大鸡巴,让他美美地用各种姿势操了我一个小时,弄得他连续射了两次。最后,累得他把鸡巴从我的阴道刚刚拔出来,就又睡了过去。
  看着熟睡的老公,反覆抚摸着刚刚被他操过的小穴,我把沾满老公精液的手指头伸进嘴里,细细地品味着老公刚刚给我的真诚的爱。我心里五味俱全,老公当然不知道,再过一会,我的小穴就要被那个老色鬼的鸡巴插进来了。
  还好,今天早晨自己身体最美的时候,是让老公干的,而且,我的第一次也是给了老公,我心里一想起这个,又稍微好过一些。
  坐在梳妆檯前,看着镜子里那张俊俏媚气的脸,我细心地化着妆。离开家的时候,我特意为老公做好了可口的早餐,还在他的脸上温柔地亲了好久。
  我準时来到他的办公室,由于是週日,办公楼里空蕩蕩的。走在寂静的走廊里,我好几次都想扭头离开,于是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不能走,不能走,我得让他操,我是没有办法,那个岗位本来就应该是我的。
  进了他的办公室,他果然在等我,我把自己的情况向他详细地介绍了一下。这个老流氓,他听得还很认真,一边听一边做着记录,当时我都有点怀疑红姐是不是和我编故事,冤枉了眼前这个忠厚的好领导。
  最后,说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困难,我终于听到了最想听到但又最怕听到的话:「晴晴啊,这事情很困难吶!不过,你这么可爱,我一定得帮你。现在好多年轻漂亮的女老师都想这个岗位,晴晴,我要是给你办成了,你怎么谢我呢?」
  我当时心里不知为什么,竟然非常非常的镇静,我对他妩媚地一笑:「只要我能离开幼稚园那个破地方,怎谢你都行。」
  他楞了一下,大概没想到我会这么痛快。停了一下,他走了过来把我抱到怀里,嘴向我的脸上压下来,我一把拦住他:「别着急,今天我让你随便玩,但是你如果赖帐,想当流氓,我绝对饶不了你这个老色鬼!」
  他咧开大嘴一边笑一边对我说:「嘿嘿!你放心吧,我是个流氓,但是我是个说话算数的流氓。再说,晴晴你这样的美人,我可不想玩一次就放过你啊!」
  我长长地歎了一口气,心想,既然已经决定和他做这个交易,现在,只要不会亏本就开始吧,用不着婆婆妈妈的。我心一横,把头埋入他的怀里,他知道我已经默许了,就轻轻地在我的眼睛上吻了一下,抱着我的身体把我放到办公室一角的一张沙发床上平躺着。
  他在我耳边淫蕩地笑着:「小骚货,我来帮你脱衣服,还是你自己脱?」我没有回答,也没有拒绝,他心领神会地挪动身体坐到床尾,开始解开我的衣钮,我羞得闭上眼睛,心房里急促地跳动着。
  清晰地感觉到衣钮被他熟练地解开,很快上衣就被他脱去了。他拉下我裤子的拉链,我温顺地配合他的动作,抬起了自己的屁股,他一边不停地摸着我的屁股,一边利索地脱下我的裤子,然后对我说:「小骚货,自己把乳罩打开。」
  我稍稍楞了一下,只好在胸前找到乳罩的扣子,手忙脚乱地把扣子解开,坚挺丰满的乳房一下跳出来,直接落入了他的手掌中。他摸捏着我坚挺而充满弹性的乳房,然后开始在两颗乳尖上轮流亲吻,我的上身不由自主地随着他每一次吸吮产生了颤动。
  亲了一会,他站了起来,开始向我发布命令:「把内裤脱了,慢慢地脱!」
  我战战兢兢地把内裤褪下了,这时,自己的阴部已毫无遮挡地面对着他的注视,我羞得无地自容,再次闭上眼睛说:「你┅┅你别看了,我真的很害羞。」
  「害什么羞?小骚货,一会让我操的时候,你也这么闭着眼睛吗?」
  我听到他脱衣服的声音,然后又是他的命令:「小骚货,把眼睛睁开,看看老公的大鸡巴!」我睁开眼睛,看到他两腿间那条粗壮的肉棍儿朝天直立,说实话,我觉得他的肉棒要我老公的粗长很多。
  他终于爬上床来,我含羞地再次闭上双眼,心里却作好了思想準备,已经到了这个程度,被他操是不能避免的了,但是无论如何都要让我下面的小穴完全容纳他那条粗大的肉棍儿,我既然决定让他操了,就要让他玩得尽兴。
  我尽最大努力分开双腿,暗自咬着牙齿,準备忍受他那根粗长的大鸡巴进入我下身引以自豪的小穴中,可是他没有马上把鸡巴插进来,却把手移到我的乳房上,把我一对坚挺的乳房玩摸了一会儿,接着慢慢向下移动,在我的大腿上来回抚摸;嘴唇也转移到我的乳房上,开始用舌头挑逗我的乳尖,还用嘴唇亲吻我的奶头。
  我的心几乎要跳出来,我觉得小穴中开始有淫水在流淌,但是小穴里那种既渴望得到又害怕到来的猛烈插入却还没发生。我主动把他的大鸡巴握在手里轻轻揉了一下,他敏感地问我:「小骚货,是不是想让我干了?」我当然不肯吭声。
  他又开始下命令了:「快说,说想让我干了!」我满脸通红,以颤抖着的声音说:「我┅┅我想让你干┅┅」
  「不行!声音要大,要喊我老公,要求我干你,求我操你!」
  我心想,反正也要让这个老色鬼操,就痛快地听他的话吧!「老公,求你,求你干我吧!求你操我吧!求你把大鸡巴插进来吧!快点来玩我吧┅┅」说完之后,我自己都有些不相信这些话是从我嘴里喊出来的。
  因为这个老色鬼的调情手法确实好,他的亲吻已经使我的阴户产生难以形容的骚痒和空虚,我恨不得他立刻把他那根粗壮的肉棍儿插入我的阴道,充实我已经春水泛滥的小肉洞。
  突然,他竟把嘴贴在我的阴户上舔吻,我立刻冲动到极点。平时我让老公亲我的小穴,他每次都说那里髒,不肯亲,没想到这个老色鬼竟然肯亲我的小穴,那一刻,我心里对他的好感开始萌生了。
  他有条不紊地把舌头伸进我的阴道里搅弄,还用嘴唇分别吮吸我的阴蒂和小阴唇,我兴奋得浑身乱颤,不禁用手去揪扯他的头髮,这次,是发自内心的喊了出来:「好老公,求你了,快插进来吧!快点操我,我受不了了┅┅」他这才下床,把我的身体移到床沿。
  他双手捉住我的脚踝,把我的大腿分开,挺着一支笔直的坚硬大鸡巴向着我的阴户顶进来。我没敢睁开眼睛看,只觉得他那火热的龟头在我的阴蒂上撞了几撞,拨开阴唇后就一直向我的子宫钻进来,使我又有涨热感,又有充实感。
  他进入后并没有一下子插到底,而是反覆地抽送,每次进多一点儿,终于把他那支又粗又大的肉棍儿整条塞进我的阴道里。我觉得他那筋肉怒张的龟头挤磨着我小穴里的嫩肉,阵阵的兴奋不停地传遍全身,阴户里淫水横流,让他抽送时逐渐地滑溜起来。
  这个老色鬼挺直了腰板,开始尽情舞动着他的大肉棍儿,在我小穴中左冲右突、横冲直撞。我的双腿已经酥麻起来,彷彿没有了知觉,我用双手死死地抱住他的腰,嘴里竟然不由自主地浪叫起来。
  我想到自己早上刚刚被老公干过还不到一个小时,现在就在离自己家不到几百米的地方,赤身裸体地张开双腿让另一个男人玩,不禁羞愧地合上双眼,我感觉到自己的全身都在发烧。这时他把我的双腿大大地掰到两边,一边用力地抽插着我的小穴,同时腾出双手来粗暴地掐着我的乳房。
  我睁开了眼睛看着他一脸的细细汗珠,心里转念一想:既然已经给他插进来了,何不放鬆一点,舒舒服服地享受一下这个老色鬼的玩弄呢?
  他干了好一会,见我望着他,笑着问道:「我的大鸡巴好吗?告诉我,你觉得怎么样?」我细声细语地对他说:「你的大鸡巴好极了,我觉得里面有点涨。不过不要紧,你放心地玩吧!我能挺住,我┅┅我要让你好好的开心┅┅」
  他听了之后似乎更加兴奋了,又狠狠地操了我一会,突然低下头来吻着我的脸:「我想在你体内射精,射到屄里行吗?」
  我心想,这种情况下他是完全可以不和我商量的,只管自己舒服就可以随意射到我身体里了,可他竟然低声下气地来问我,和他刚才的那些粗暴行为转眼之间判若两人,真是个古怪的人。
  其实,我这两天是安全期,在里面射精当然没有问题,可是为了让这个老色鬼觉得我肯为他作出牺牲,我故意假装犹豫了一下:「你真的这么想射到我里面吗?」
  「当然了,射到里面,老公就不用在关键时刻拔出来,那多舒服啊!」
  「那┅┅既然你这样射精舒服,就射到里面吧,我回去吃药避孕好了。」
  他听我这样说,脸上立刻充满了笑容,身体好像也受到了鼓励,粗壮的大鸡巴更加急剧地抽插着我湿润的阴道。我感觉到他那又大又硬的龟头刮得我的阴道内壁产生一阵阵连续的快感,我第一次大声呼叫出来,只感到面红耳热、浑身酥麻,脑子轻飘飘的,简直像要飞起来一样,双手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臂,开始自觉地挺着小腹把阴户向着他的阳具迎送。
  他开始满头大汗,越操越快了,喘着粗气对我说:「小骚货,说,你是不是我的小骚货?是不是?你感觉到舒服了吗?我马上要射了!」
  我也喘着粗气说道:「好老公,我是你的小骚货,是你的┅┅你的小骚货舒服死了┅┅你快射吧!你尽管射进来吧!」
  他继续挺起腰板狂抽猛插了几十下,终于把下身紧紧贴着我的小腹,我觉得他的肉棍儿深深插入我肉体的最深处一动不动,只有龟头在一跳一跳的把一股股滚烫的热流有力地灌进我的阴道。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眼睛湿润了,我第一次让老公以外的男人把阴茎插进身体里,并且操了我这么长时间,最后还在我的肉体里这样尽兴地发洩。那种心情,是羞愧、兴奋和满足交织在一起,我把他的腰抱得紧紧的,好让他的阴茎留在我肉体里多停留一会儿。
  最后,他的阴茎慢慢地滑了出去,我赤条条地跳下床,去自己的手提包里取出纸巾替自己揩拭后,想给他也揩拭乾净,他一把拦住我说:「用嘴给我清理乾净,好不好?」
  在此之前,我从红姐那里已经知道他有这样的嗜好,射精后喜欢让女人用嘴替他吸吮,把鸡巴上的秽液舔乾净。尽管我从没有为男人做过口交,可是我看过A片,知道大致的要领,现在他要我替他口交,我知道自己是没法躲避的,只是觉得第一次为男人做口交,对方竟然不是自己的老公,心里既酸楚,又羞愧。
  可又一想,他连我的下身都肯去舔弄,这可是我那笨拙的老公不肯为我做的啊!就算投桃报李,我也应该让他满足。何况已经让他这样操都操过了,何必最后关头惹他不开心呢!同时我心里也有一个念头在悄悄地涌动,为男人口交到底是什么滋味?自己也真的希望亲口尝试一下。
  于是,我满脸娇媚地回答:「亲爱的,我从来没有试过给人口交,不过既然你喜欢,我当然愿意啦,你喜欢怎么样人家都随你嘛!」其实,这多少也是一句心里话,刚才在被他操的过程中,至少我的身体已经彻底被他降服了,自从结婚后有性生活以来,这是我被操得最兴奋、最享受的一次高潮。
  他站起身来,把床上的被子拉到地上,然后把我引到他身前,捧起我的脸一边细心地亲吻着,一边对我说:「晴晴,小骚货,口交你竟然是第一次,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下面的第一次我没得到,上面的第一次我能得到,我也很开心。」
  我一边回吻着他,一边对他撒娇说:「人家没有做过口交,你一定要温柔些啊,我心里好怕的。」
  不料,他竟然很严肃地放开我的脸:「你如果很怕,就算了吧!」
  这真的是很出乎我的意料,我想,刚才被他操时,他玩得我那样舒服,就算我为他服务一下也是应该的呀!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禁一阵子春情蕩漾,情不自禁地搂住他,嘴对嘴对他甜蜜地深吻了好一会。
  「好老公,我愿意为你做口交,真的很愿意,只要你开心,我为你做什么都愿意。来吧,告诉我怎么做。」
  他把我按倒在地上的被子上,跪在他面前。由于是第一次给男人做口交,这个姿势让我感到很屈辱,可是跪在柔软的被子上,膝盖很舒服,我才想到他刚才想得有多週到,心里又多了一份小小的感动。可是转念一想,这个老色鬼在这些事情上想得如此週到,这说明不知有多少女人在我现在跪过的这个被子上被他这样玩过。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已经把粗大的阴茎送到了我的嘴边,看着那上面他和我的分泌物混合在一起,我的脸一下子又红了,我马上想到自己刚才被他干得那么开心的淫蕩摸样。
  这时,头上传来他的命令:「小骚货,别磨蹭了,张开嘴,把老公的鸡巴含进去!」
  说实话,他这种一会温柔体贴,一会粗暴蛮横的方式,我不仅开始习惯了,而且竟然在心里有一点喜欢了。这个想法,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我张开嘴,用手握着他的阴茎,把他的阴茎含进来。最初很费劲才只能含进一半,这时,他突然没有了怜香惜玉的温柔,抱住我的头用力把阴茎向我的嘴里捅进来,我觉得小嘴被这个大鸡巴塞得满满的,外面还有一小半,而他已经急不及待地开始抽插起来。
  被他这样插了一会,大概我天生就是个口交高手吧,也可能是长期舞蹈训练使我的身体柔韧性和协调性都比一般人要好得多,我好像很快就掌握了要领,用舌头包住他的阴茎,配合着他的抽插左右舔弄,他兴奋得大声呻吟起来。再过了一会,我开始通过尝试着调整头与喉咙的角度,让他的阴茎能更多的插进来。最后,竟然把他那又粗又长的阴茎全部含进我的小嘴里。
  只是这个时候,龟头已经抵到了我的喉咙,我开始感觉有些噁心,可是,他也在这时发现了自己的阴茎已经全部插进了我的嘴里,他既感到惊奇,又感到更大的兴奋,大声喊着:「你太了不起了,你┅┅你竟然能把我的鸡巴全部含进嘴里!啊┅┅啊┅┅我好舒服啊!我想射出来┅┅我想射到你嘴里,好不好?小骚货,告诉我,行不行?」随即,抽插的频率开始加快。
  看到他这么开心,我想,他如果想在我的嘴里射精,原本也无须徵求我的同意,现在这样和我商量,我还能说不行吗?看来,他一定是射在我嘴里会觉得非常舒服。于是我告诉自己,无论怎么噁心都再忍一会,让他痛快地再射一次吧!
  于是,我一边含着他的大阴茎,承受着他的粗暴抽插,一边点头示意他可以在我的小嘴里射精,他见我同意了,抽插的频率越发快了起来。而第一次给男人做口交服务的我,则拼命回忆着A片里女主角的那些口交花样,更加卖力地把他的阴茎横吹竖吸。
  他兴奋得双手发抖,突然停止了抽插,龟头好像骤然变大了,滚热的精液开始喷进我的口里。我想让他把阴茎拔出来,使我好把含在嘴里的精液吐出来,于是用目光乞求他,不料他脸上满是真诚,死死地把阴茎顶在我嘴里,温柔地对我说:「今天是我为你的小嘴第一次开苞,别吐出来,吃了它,好不好?」
  我含着浓浓的精液,稍稍犹豫了一下,心一横,眼一闭,就一口把满嘴的精液都咽了下去。还好,那东西只是有些鹹和辣,并没有我想像的那么难吃。
  他见我一滴不剩地喝了他的精液,更加温柔起来,充满感激地轻轻抚摸着我的头髮和乳房。而我,一不做,二不休,继续带着一脸的淫蕩妩媚跪在他面前,彻底把他龟头上的精液舔舐得乾乾净净。随后,极度疲惫的我们互相搂抱着在那床被子上昏昏睡去。
  这就是我婚外的第一次性交。那个老色鬼确实是个说话算数的流氓,不久我就离开了那个幼稚园,成了一名教育系统的真正管理干部。再后来,由于近水楼台,加上那时候我的床上经验也少,我自己也很喜欢让他玩,和那个老色鬼的关係一直是藕断丝连。
  但是很快,我就有了很多性伙伴,由于我选择的性伙伴大都是机关的干部,他们不仅嘴巴很严,而且大多身体健康,即使是偶尔参加人数众多的集体乱交也不会得病。我如鱼得水,这些年一直让自己的小穴能得到各式各样的雨露滋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