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母爱的耻辱

时间:2018-08-09
夏雪一个人在家,坐立不安的。都快半夜12点了,女儿还没回家。夏雪辗转反侧,内心焦急如火。
啷门开了。一个少女托着疲惫身躯走了进来。夏雪一下就迎了上去。
「你去哪了?你看看都几点了,才回来」夏雪面带温色
少女摇晃了下乌黑的披肩长发「妈,我和朋友出去玩玩,我都22岁了,你还这么管我」说着无精打采的走进了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小雪,我不是反对你交朋友,关键是看你和谁玩。又是那个叫天籁的小混混吧。」
「她不是小混混」小雪异常的激动,维护着自己朋友的地位。
「妈都多大了,还能看出来人吗。那个叫天籁的不是个什么好人,一天也没工作,东游西逛的,不干正经事……」
「你说谁不干正经事啊,你就都没见过他,怎么那么污蔑人呢」小雪打断了母亲的话,嚷了起来。
「小雪,你要听妈话,妈都是为你好,妈……」
「我不听,不听」小雪捂住了耳朵,夺步沖了客厅,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
夏雪一脸惊讶,随即显出了焦虑的神情。看来女儿一定是喜欢上了那个叫天籁的小混混了。
其实小雪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见过天籁的。早在他们交往初期,夏雪就发现了端倪,并跟中自己的女儿,看见夏雪和天籁幽会的场景。夏雪是过来人一眼就看出天籁不是什么好人,并多方打听得知他一直游手好閑,游蕩在社会。看来单纯的小雪是被这个甜言蜜语的小混混给迷惑了。
「不行,小雪这单纯,不能让这个小混混耽误了我的女儿。」夏雪想保护自己的女儿,可偏偏正直青春期的女儿有不相信自己。如何是好呢?夏雪悄悄的打开了女儿的房门。也许是女儿真的玩累了,憨憨的睡着了。看着女儿清秀的脸庞,夏雪下定决心要有所心动了,她偷偷记下了那个小混混的电话,準备去会会这个勾引自己女儿的人了。
三天以后,夏雪来到了天籁的家。天籁给他开了门。夏雪发现天籁长的还算端庄。穿着上似乎有意打扮了下,显得很帅气,不怪乎能把自己女儿迷住
夏雪深呼吸了一下,走了进去。站在了这个男人的身旁。天籁凝视了夏雪一下,心头一惊,一个美颜的少妇站在自己的身边,一头乌黑的烫发散发着母性的气味,清秀的面孔根本显现不出年龄的岁月,皮肤异常光滑白皙。丰满的胸部若隐若现。细长的美腿包裹在丝袜下边。
天籁咽了下口水,回过神,调整了仪态。笑容可掬的说「您就是夏小雪的母亲妈?」
「我是,你叫天籁?」
「是我,阿姨你好,请坐吧」
夏雪坐了下来。
「阿姨,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天籁客气的问道
「听说,你在跟我女儿交往?是吗」
天籁笑了一下「小雪都跟你说了?」
夏雪想佔据说话的主动,冷冷的说「没有,是我发现的。我知道你和我女儿交往都快一个月了,我也知道你的一些底细。」天籁煞有其事的听着眼前这位少妇的谈话。「我希望你和小雪分手,离开她」
天籁的脸微微抽动了下说「为什么?」
「难道还要我说的更明白点吗,我早就看出来你是什么样的人了。你就想骗骗小雪。作为她的母亲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阿姨,你这什么意思啊,我是真心爱小雪的。」富有戏剧性的说
「少说这个,我都是过来人,难到这点还看不出来?」
「阿姨,不管你怎么说,我看你是误会我了,我和小雪是真心相爱的,希望你不要阻拦我和小雪,好吗?」
「你到底要怎么才能放过我女儿?啊」夏雪激动了起来。话语的主动权渐渐
的转向了对方
「阿姨,不管怎么说,我都是爱小雪的,小雪也爱我,我是不会离开小雪的」
夏雪紧邹了下眉头,从包里掏出来一个厚厚纸包,推给了天籁「这个是3万快钱,你不就是想要钱吗,都给你,请你离开我女儿好吗?」
天籁发现眼前这位美少妇居然在哀求自己了「阿姨,你当我是什么人了」,说着把钱推了回去。
「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小雪啊」这位母亲护女心切,彻底急了。
「阿姨,你别费心了,我是不会离开小雪的」
夏雪低下了,牙齿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全身微微的颤抖着。随即慢慢的抬起了头。
用妩媚的眼神瞅着天籁,手指在天籁的手背上轻轻的划着。「只要你离开我女儿,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干。」
天籁惊呆了,居然显得不知如何是好了。天籁闻到夏雪头发散发出来的阵阵发香,手背被划的痒痒的,仿佛划在自己的心上。天籁隐隐看见夏雪胸口里若隐若现的胸罩,和双腿裙底间得神秘地带。
夏雪突然抓住了天籁的手「怎么样,只要你答应离开我女儿,我什么都能做」
「靠,白送上门的羔羊,还不享用?」天籁想,「今天还能和少妇做爱,真是赚了」
天籁站了起来,拉找夏雪的手,走到床边
夏雪听话的趟在了床上,由于体位,胸部更显得丰满了。
天籁咽了口水,急不可耐开始脱衣服了。
夏雪无奈的瘫软在床上,内心万分的羞愧,看着对方一件一件脱掉自己的衣服,想着一会自己的贞操就要丧失在这小混混的手里,可又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儿,又不可奈何,隐隐的留下了一滴眼泪。
天籁最后除掉了自己内裤,巨大的肉棒已经坚挺无比了,像枪一样支在双腿中间。天籁低下头满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肉棒,坏笑了一下。说「坐起来」
夏雪万念俱灰,听话的坐了起来。天籁开始脱夏雪的衣服了。外衣被脱了下来,内衣也被向上拉离了身体。天籁抚摸着夏雪的肩膀「阿姨,想不到的皮肤如此的滑啊」
夏雪身体颤抖着,咬紧双唇忍受着。天籁缓慢的退去了夏雪的胸罩。整个胸部都蹦了出来。夏雪本能的用手挡在了胸前。可是她发现天籁一下将自己压在了身子底下,凶猛的吻着自己的嘴,天籁想用舌想翘开夏雪的牙齿,夏雪拼命抵抗着。随着天籁的不断拥吻,夏雪渐渐的放弃了抵抗,牙齿慢慢的张开了。夏雪紧闭双眼,任由天籁吻她的嘴唇。天籁身体紧压着夏雪的胸口,乳房都被压扁了。
这时天籁的舌头已经伸进了夏雪的口腔,缓慢地深入。夏雪头发散落在枕边,双眼紧闭,迎接着天籁的进入。天籁舌头在夏雪的口腔中不断打转,不断搜索着。
夏雪忍不住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天籁一边吻着夏雪,一边用手伸向夏雪裙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裙子上的拉链已经被拉开了。
天籁可以很轻易的伸进夏雪的内裤,不断的抚摸着。天籁不断用手感受着浓密的阴毛,手指摩擦着夏雪的阴唇。
天籁站了起来命令道「做起来」
夏雪眼楮通红,坐了起来,发现与自己头平行的是对方坚挺的阴睫。夏雪当然知道天籁要做什么,感到万分的恶心。阴睫散发的热浪一阵一阵仿佛吹到自己的脸上,可是想到自己的女儿,不能满足他,他就会一直纠缠自己女儿。夏雪眼楮一闭,张开小嘴,一下将整根的阴睫都含了进去。「啊!」天籁感到自己的阴睫被温暖湿润的口腔紧紧包含着,快感令他忍不住呻吟起来,他开始有意将阳具在夏雪的口腔内抽插,随着阴睫的进出,夏雪的嘴被撑的大开着,口水从嘴角渗出,一条水痕从嘴角流淌至胸前。夏雪渐渐的感觉到天籁的阴睫越加膨胀坚硬,抽插的频率不断提升,夏雪推断他要射精了,想到混浊的精液将要射进自己嘴内,她惊恐扭动挣扎身体,竭力欲摆脱天籁的口内包浆。
快到射精关头,天籁怎么放过夏雪,双手更加用力按紧夏雪头部,可怜她的挣扎全属徒劳,浓浓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在了夏雪的舌头上。强烈呕吐感觉令夏雪十分难受,她用力推开射精后的天籁,弯腰呕吐起来。
「不许吐,给我咽下去」天籁一下抓起了夏雪的秀发,提起了她的脑袋。浓浓的精液味道呛的夏雪不住的呕吐,不过为了自己的女儿,他还是咬紧牙关,狠命的咽了下去。但残留在口腔的精液味道,还是令夏雪感觉极度不适。
「哈哈……」看到夏雪狼狈样子,天籁忍不住流出了满意的坏笑。
「躺下」,天籁狠狠的推了夏雪一下,将他推倒在床上。夏雪感觉天籁流氓的性格现在已经完全展现出来了。
天籁开始撕扯夏雪的丝袜和内裤,很快夏雪的阴部就完全展现在天籁的面前了。天籁用力的分开了夏雪的腿,仔细端详着夏雪的阴部,仿佛在分辨夏雪的和别的女人的阴部的不同。
这些年,夏雪一直小心得呵护着自己,柔顺乌黑的阴毛,覆盖在粉嫩嫩的阴唇上。
天籁终于忍不住了说「趟平,我要上你的了,」终于要被污辱了,夏雪绝望的瘫软在床上,含泪等待着即将迎来的耻辱,多年前只被丈夫访问过的私家重地,今天被迫向一个小自己很多的小混混开放。
天籁握着已经重新坚挺的阴睫,在夏雪的的阴唇上下摩擦,两片阴唇已经被阳具翻开了,露出粉红色的嫩肉,巨大的龟头不停地在乾涩的阴道口摩擦,渐渐地,身体本能反应令阴道渐渐湿润,突然间,天籁腰部突然发力,「噗」的一声龟头部位已整个插入夏雪的阴道内,
「啊……」隐隐发出了呻吟的声音,但还是紧闭双眼,咬紧牙关忍耐着……
天籁可不管夏雪的痛苦,两手握着夏雪小蛮腰,屁股向前一送,将阴睫整根插人了眼前少妇的身体之中。
「呵……呵,爽,想不到一个少妇还能夹的我这儿紧,今天就让我好好慰劳慰劳你吧。」粗大的阴睫一钻进夏雪的阴道,便急不及待进行活塞运动,每一下抽插都用尽全力,狠劲的插着。
可怜夏雪的身躯随着阴睫的沖刺前后摇晃身体承受着天籁的撞击,发出 啪的声音,阴道内娇嫩褶皱与阴睫不断磨擦产生刺痛感觉,她双手握紧被单,抿着嘴忍受被禽兽强奸的痛苦。天籁正直壮年,血气方刚,阴睫居然在夏雪身体里抽插了近百下还没射精,原先阴道内分泌的液体已经干涸了,阴道缺少水的润滑,随着天籁的每一刺的抽插,都令夏雪痛入心脾,但是,这使天籁变得更加的兴奋,因为干涸使阴道变得更加狭窄,巨大的阴睫被阴道紧紧夹住的滋味,令他的抽插频率更加的快了。
「啊……不……饶了我吧」,剧痛令夏雪忍不住哀求起来,抽插了近百下,
天籁突然
面部僵直,身体开始抖动。夏雪感到阴道内传来一股股热浪,夏雪知道天籁吧精液射精了自己的身体里了。
连续射了两次精,使天籁疲惫的趟在夏雪的身体上,气喘吁吁的。躺在夏雪身体上的天籁仍不老实,整个人软瘫在夏雪身上不住的抚摸着,胯间瘫软了的阴睫依旧软软的浸在阴道之内,不肯拔出。
「鸣……」夏雪小声的哭着,夏雪感觉到下体剧烈的烧灼感,非常难受,肉体的苦楚还可忍受,心灵的耻辱创伤却是无法填补,她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默默承受陌生人的奸污。无助的泪水淌流了一脸。
她推开趟在自己身上的天籁,抓起了扔的满地的衣服,胡乱的穿了起来。天籁就躺在床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少妇梦游般得穿戴。
当夏雪终于将衣服都穿到了正确的位置上时,天籁突然拉住了她的手「明天,还来。我等你」
「什么……」夏雪怒目而视,「我都满足你了,你应当兑现诺言,别在纠缠我女儿了」
天籁光着身子,一脸坏样「阿姨,亏你还是过来人,男人的话还能信?我原想和你做一次,但没想到和你做还这么销魂。我不骚扰你女儿也行,但你得继续满足我啊」
「你,你个流氓」
「对,我是流氓,不过是你自己来找我的,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吧,哈哈…
…「
夏雪哭着跑了出去。至此以后夏雪每周都要到天籁的住所,天籁每次都拼命折磨夏雪到虚脱。夏雪默默的承受着。不过可怜的夏雪不知道,天籁是个彻头彻尾的流氓,他一方面佔有着夏雪,一方面又继续暗自和她的女儿交往,他做的很隐蔽,可还是被夏雪察觉了。
一个晚上,当天籁在夏雪身上发泄完了兽欲,累的夏雪已经是大汗淋灕了。
「我发现你还在和我的女儿交往啊」
天籁似乎没有听见「怎么了?」
「你说话应当算数啊」
「靠,算了屁数,妈的你还和我讨价还价,你信不信我把你我的事情告诉你女儿,看看她会是什么反应。」
「你,你是个恶魔,佔有了我,还想怎那样,我甚至为你打胎」夏雪哭着说。
「那又怎样,都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天籁若无其事的抚摸着夏雪的乳房。
夏雪全身颤抖,几个月的屈辱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夏雪知道这个恶魔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为了女儿,她必须反抗了。
「我和你拼了。」说着夏雪一下铺到了天籁的身上,狠命的掐住了对方的脖子。天籁触不及防,没想到眼前的少妇竟没有被驯服。夏雪越掐越紧,天籁的身体不断的挣扎,随着意识的模糊,挣扎渐渐的停止了,他死了。
由于天籁由有强奸行为,夏雪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她向警方和女儿描述的是他与天籁见面,是想见见未来的姑爷,随之对方见色起意,强奸了自己,导致杀人行为。
夏小雪相信了母亲的解释,也相信自己看错了人。自己喜欢的人居然强奸了自己的母亲,她懊悔不已,好在母亲生命没受到伤害。之后母女两变卖了家产,离开了这个城市。
【全文完】